进取财政的积极效应:救济法案将为中低收入家庭平均减税3000美元

2021/03/10 09:30
收藏
有孩子的低收入家庭平均将减税近7700元,使他们的税后收入提高35%以上。

本文由智堡翻译,原文为公开版权内容,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智堡的立场和观点,译文仅供教育及学术交流目的使用。

智堡现已支持黑金会员补差升级元会员(现定价998元/年,可开票),推荐在网页端升级。

原文标题为"Pandemic Bill Would Cut Taxes by An Average of $3,000, With Most Relief Going to Low- And Middle-Income Households",作者Howard Gleckman系美国税收政策中心 (TPC) 高级研究员,2021年3月8日发布于TPC博客TaxVox,原文链接:https://www.taxpolicycenter.org/taxvox/pandemic-bill-would-cut-taxes-average-3000-most-relief-going-low-and-middle-income-households

根据税收政策中心 (TPC) 的最新分析,参议院版本的《美国救济计划》(ARP) 将在2021年平均减少3000美元的联邦税负,并将家庭的税后收入提高3.8%;有孩子的家庭更将平均减税6000多美元。目前该法案已递交众议院做最终批准。

单纯从减税对象来看,该法案与2017年的《减税与就业法案》(TCJA) 形成了鲜明的对比。2021年,中低收入家庭(收入9.1万美元或以下的家庭)将从参议院的措施中获得近70%的税收优惠。在有孩子的家庭中,减税的近四分之三归于这些中低收入家庭。相比之下,2018年TCJA减税的近一半,都归于收入最高5%的家庭(他们当年的收入约为30.8万美元)。

比较拜登救济(浅色)和特朗普税改(深色)在不同收入人群当中的减税效应,收入分布由左至右从低到高排序 来源:TPC

TPC对主要的个人所得税条款进行了建模,包括每人最高1400美元的“经济影响支付” (EIPs,也就是通俗说的救济支票),以及扩大儿童税收抵免 (CTC)、所得税抵免 (EITC) 和儿童及受抚养人护理税收抵免 (CDCTC)。在分析当中,TPC没有模拟企业税的变化,没有模拟对下岗工人的医疗保险、带薪病假和家庭假的相对温和的税收补贴,也没有模拟扩大的个人医保保费税收抵免。TPC没有模拟2020年收到的部分失业救济金的所得税豁免。

根据TPC的数据,ARP在2021年的平均减税额3000美元,几乎是2018年TCJA平均减税额1600美元的两倍。如果仅把TCJA中个人所得税的平均减税额1200美元拿出来比较,差距就更大了。

两项法案的一个关键区别在于,TCJA的个人所得税减税措施将持续8年——到2025年。相比之下,ARP的减税措施要么是一次性的,比如新一轮的救济支票,要么计划在今年年底到期。国会税务联席委员会估计,ARP将在2021年减税约4670亿美元,10年预算窗口内减税约5900亿美元。

不同收入人群之间的差异

到目前为止,参议院法案中最大的一项减税措施是下一期的直接救济支票。它们平均为家庭减税约2300美元,占整体减税额的三分之二以上。虽然CTC、EITC和CDCTC等可退税抵免额的扩大都是临时性的,但民主党人正在寻求令这些措施永久化。

与由共和党国会通过并得到时任总统特朗普支持的TCJA的另一大区别,是减税额的分配。仅凭民主党人投票通过的ARP将超过三分之二的减税额分配给中低收入家庭,而在TCJA下他们只获得了约17%的税收优惠。

在TCJA下,低收入家庭(收入2.5万美元或以下)第一年的平均减税额为60美元,占其税后收入的0.4%。收入最高0.1%的家庭(收入340万美元以上)第一年的平均减税额为19.3万美元,占税后收入的2.7%。

有子女的低收入家庭减税多达7700元

相比之下,在ARP下,低收入家庭今年将平均减税2800美元,使其税后收入提高20%。但对于收入350万美元的家庭来说,平均税额不会有任何变化。有孩子的低收入家庭平均将减税近7700元,使他们的税后收入提高35%以上。

中等收入家庭的差异也很明显。TCJA使他们2018年的平均税额减少了约930美元,占其税后收入的1.6%。ARP则将使中等收入家庭今年的平均税额减少3350美元,或占其税后收入的5.5%。

正如常言所说,选举必有因果。而很少有法案能像共和党的TCJA和民主党的ARP这样,显示出如此鲜明的对比。


译者:张一苇

评论
ZHOU CHENER
2021/03/10 11:34
劫富济贫 替天行道?
微信扫一扫
问题反馈更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