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美联储FOMC议息会议笔记

2021/04/29 03:59
收藏
通胀的分歧并不在于所谓的基数效应,大家都知道基数效应会带来今年通胀的上行,但是市场和联储就“供给瓶颈”的预期是有较大差异的,市场参与者当前非常担心供应的瓶颈问题(无论是劳动力还是商品)受制于产能新增的约束将无法迅速出清,但是鲍威尔认为至少劳动力市场的瓶颈是可以被迅速抹平的。
欢迎大家参加我们的元会员在线会议,今晚8点与大家一起探讨本次联储会议的重要信息(形式:腾讯会议)。
FYI:“大篇幅引用”或“换个法子演绎”本笔记内容的行为不会遭到本人的指责,但请记住一点,你分发的对象(比如你的领导和客户)很有可能一大早已经看过这份笔记了。

Mikko的笔记

本次议息会议没有经济预测,仅提供声明文件,鲍威尔会后发布会提供了不少的增量信息(建议大家阅读问题8和问题12,请参考后文)

笔者认为,自3月的FOMC以来,联储已经进入了一个“数据依赖性至上,提前顺畅沟通”的高透明度期,因此大家不必对联储政策过分关注。从记者的提问和鲍威尔的回答来看,未来两个月(6月份议息会议以及经济数据预测以前)的核心将聚焦于以下几点:

1.双重使命(通胀与就业)

通胀与就业情况是否符合新框架的承诺。也就是通胀超过2%一段时期,并且就业复苏至疫情前的水平。目前通胀是当下市场的核心关注点,我在之前的札记中已经提到了。从鲍威尔的论述来看,联储目前对通胀的预期仍然是“临时性”的,主因还是基数效应所致,去年4、5月通胀很低迷,那么今年就会很高。此外,鲍威尔还认为“供给瓶颈”影响了通胀

对比当前的市场预期来看,通胀的分歧并不在于所谓的基数效应,大家都知道基数效应会带来今年通胀的上行,但是市场和联储就“供给瓶颈”的预期是有较大差异的,市场参与者当前非常担心供应的瓶颈问题(无论是劳动力还是商品)受制于产能新增的约束将无法迅速出清,但是鲍威尔认为至少劳动力市场的瓶颈是可以被迅速抹平的

这是未来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重点,因为一旦通胀因为供给瓶颈问题而出现持续的大幅走强,那么根据鲍威尔在本次会议上的表态,美联储必须对通胀有所反应,因为通胀目标不是保持在高于2%。出现对2%目标的大幅偏离联储需要紧缩应对。

2.缩减资产购买(Taper)的触发条件

请注意,达到通胀目标和就业目标并非联储缩减资产购买的触发条件,疫情只要受控而非全面好转就可以Taper。

触发条件的前提是鲍威尔认为经济已经达成了substantial further progress,我预计即便联储提到经济已经符合这个条件也会在当次会议立刻开启Taper的沟通,所以届时市场也不会感到特别意外

那么什么是substantial further progress?个人认为,通胀和就业持续一个季度的迅速好转就符合这个条件了。根据这个时间表,如果美国经济到年中都无虞,三季度启动Taper的沟通是合适的,今年四季度末,也就是12月的议息会议上,配合最新的SEP来宣布实施Taper是非常合适的。当然,因为本轮周期有加速的特征,不少研究者认为9月就会宣布,10月开始实施Taper,假设联储按照这个节奏Taper,这也意味着加息会前移。

声明措辞的微妙改变

在本月的政策声明中,美联储使用的措辞是:

Amid progress on vaccinations and strong policy support, indicators of economic activity and employment have strengthened. The sectors most adversely affected by the pandemic remain weak but have shown improvement. Inflation has risen, largely reflecting transitory factors.

April 28, 2021 FOMC statement 

对比上月的措辞:

Following a moderation in the pace of the recovery, indicators of economic activity and employment have turned up recently, although the sectors most adversely affected by the pandemic remain weak. Inflation continues to run below 2 percent.

March 17, 2021 FOMC statement

再来看一段:

The ongoing public health crisis continues to weigh on the economy, and risks to the economic outlook remain.

April 28, 2021 FOMC statement

对比上月的措辞:

The ongoing public health crisis continues toweigh on economic activity, employment, and inflation, and poses considerable risks to the economic outlook.

March 17, 2021 FOMC statement

问答环节

问题1:是时候讨论讨论Taper了吗?

答:还不是!(斩钉截铁)如果Taper一定会提前很多和市场进行沟通。

问题2:达不到群体免疫的话,政策常态化的计划是怎么样的?

答:专业的疫情问题要问专家。但人们必须确定经济活动是安全的,经济才可能能完全复苏。

劳动力市场上的边缘人们可能会回归,除非他们觉得回到原来的工作很安全。

问题3:有关通胀和就业和利率。

答:通胀上行和就业水平的恢复会同时发生,两者倾向于同向变动。需要看到通胀持续上升才可以改善通胀预期,这需要一些时间,而且我们很可能需要一个非常强劲的劳动力市场才能实现这一点。在关于我们新的政策框架声明中,我们提到,当这两个目标(就业/通胀)发生冲突时,我们会权衡各种因素。

问题4:疫情与政策常态化的问题。

答:再提we would have to have made substantial progress in getting the virus under control, not necessarily fully under control.

问题5:有关经济的长期创伤。

答:联储非常担心经济的长期创伤——比如劳动力市场上很多人可能会告别就业市场很长一段时间。但现在相比于一年前的情况好多了。我们还需要更多的人回到劳动力市场。

问题6:房地产市场和价格问题。

答:联储在密切关注房地产市场。自上次金融危机以后,居民部门的财务状况好多了,不再是高杠杆和房哥房姐满地走的状态。但目前房地产市场不至于构成金融稳定问题。目前不存在坏账和不可持续的价格变动。

问题7:还是劳动力市场问题,有关招不到人(各种各样的理由),这是劳动力市场的短期瓶颈还是长期性的问题呢?

答:有很多原因造成了招不到人的问题,比如学校没有重启,导致得留在家里看孩子。还有很多人声称自己退休了。但我坚信劳动力市场存在供给弹性,就不用特别担心招不到人,我们也从未碰到过这种情况。劳动参与率还得以维持,人们会不断进入劳动力市场。我的判断是短缺问题会随着人们回归劳动力市场而解决。

问题8:通胀大问题,并提到Summers之前的表态,我们现在的通胀和60年代有何不同?为什么你这么自信联储有能力控制通胀?且不超过2%的通胀目标太多呢?

答:通胀会有上行的压力,但是我认为通胀压力是临时性的,是伴随着经济重启的进程提升的。一次性的临时性提升和未来长期的通胀提升不是一个问题,也和我们的长期目标不符。联储要确保通胀不会长期性地高于2%。如果通胀预期因为通胀的上行而超过了2%,联储有义务遏制这种上升。(重要承诺)

通胀上行的原因很简单,其一,基数效应,去年四五月的通胀非常低,基数效应贡献了70%,但之后就会消退。其二是供应链的瓶颈导致的,我认为这个因素也会消失,所以也没必要用货币政策去解决。基数效应很快会消失,但瓶颈问题难以预测(什么时候消失)。

我们一直专注于低于2%的通胀率不达目标。我们积极地使用我们的货币政策工具,以保证通胀回到2%。

如果我们看到通胀持续在2%以上,且通胀预期有可能上升,那么我们将利用我们的工具引导通胀和预期回落至2%。

任何人都不应该怀疑这一点。

问题9:有关“String”的含义和通胀、就业问题。

答:肯定不是一个月的数据,光看到3月的就业数据好还不够。强调Taper不一定基于政策目标的全部达标。并重复有关通胀基数效应的回答。

We don't have to get all the way to our goals to taper asset purchases. We just need to make substantial further progress. It's going to take some time. On largely, there are a bunch of factors. I was really thinking -- we were thinking of the base effects and the energy effects.

问题10:有关对冲基金爆仓和银行业监管问题。不重要。

问题11:像是在问鲍威尔会不会去参与某个公益活动。不重要。

问题12:有关CBDC与中国的竞争,美联储动作太慢有什么风险?

答:我们首先得先全面了解CBDC,它会在我们的货币体系内扮演什么角色?所以我们需要通过技术和政策角度去考虑。

这么说吧,美元是世界储备货币,这意味着美元在世界范围内的全面交易和使用完爆其他货币。这是因为我们最棒的法治与民主机制、我们的经济还有劳动人民确保的。这才铸就了美元储备货币的地位。我们的资本项目是开放的,这也对于储备货币至关重要。

我不太担心其他国家先行推出世界货币。我就问问你,如果你的国家在做国际业务,你会选择新的CBDC还是用其他人都在用的美元?我根本不担心(CBDC的竞争)

我担心的是正确地利用CBDC。我们现在的支付体系已经很发达了,移动支付也是,所以CBDC在这个环境内能扮演什么角色?要明确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没必要其他国家抢跑就需要对这个问题急于下定论。

至于中国的CBDC,只是为了帮助政府部门实时监控支付的信息。这是他们自身金融体系的问题,跟全球竞争关系不大。

问题13:有关通胀预期的问题。

答:通胀预期有起起伏伏,但是目前的水平与我们的政策使命还是比较吻合的。我们确实希望通胀预期能高一些且维持长一些,不是1.7%而是2%的水平,所以我们需要通胀预期锚定在2%。我们还未看到这一点。

问题14:金融稳定的问题。市场现在逐险行为很明显,联储提供了很宽松的环境,担心对市场构成金融稳定风险吗?

答:我们的金融稳定框架是个系统性框架(又开始上课了,建议大家看联储的金融稳定报告,笔者注)。一些资产价格确实有点高。但顺便说一句,我认为提供良好的金融环境,保持宽松有助于支持经济,我需要看到去年失去工作的850万人找到工作!这才是关键点。

问题15:为什么不调整IOER?

答:确实财政部现金账户的下降和资产购买导致利率有下行压力,但是目前还不必要调整IOER,有需要会调整的。

问题16:还是估值问题,包括经济过热。会不会调整对非银的资本要求或者扩大监督来遏制金融稳定风险?

答:强调了美债市场结构的问题,以及交易商的资本需求问题。

问题17:有关经济自立以及财政支持(通胀)问题

答:强调了Taper会做好沟通

That is we'll continue asset purchases at this pace until we see substantial further progress. And we're going to communicate well in advance of any decision. We're going to let the public know that that's what we're thinking. So there will be a lot of warning. Substantial further progress toward our goals. It doesn't have virus-related specific requirement.

有关财政,取决于国会,我们不是国会的顾问。

评论
Bazinga
2021/04/29 10:23
已经被好多卖方借鉴了😬
生活还得继续
2021/04/29 09:41
跪求加一个 阅读功能这样可以闭上眼睛听...开车听....
rust 回复生活还得继续
2021/05/06 17:17
Android texttospeech
平兄
2021/04/29 08:51
新闻报道说会上说目前的通胀率为1.3%,但看网上数据,截止4月13号,通胀率为2.6%,后者可靠吗?请问
微信扫一扫
问题反馈更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