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重铸】美国GDP去哪了?爱尔兰!

2021/06/08 09:00
收藏
由于美国大型公司的税收策略,美国GDP的一部分出现在了爱尔兰的数据中...

导读:

近日,七国集团(G7)通过了全球税收改革方案,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加拿大和日本的财长达成了全球最低企业税率的两项原则:

其一,跨国公司不仅需要在总部所在地纳税,还需要在其运营的业务所在国纳税;

其二,以国家为基础,征收最低15%的公司税率,以此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打击避税。

该协议还支持授予各国对利润率超过10%的企业征收20%及以上税收的权利。

全球最低企业税率意味着,如果一家公司在某个国家支付的税率低于最低税率,它将需要向其母国支付额外的税收差额。

跨国企业(如谷歌、脸书、亚马逊、微软等)往往通过迁往低税率国家来避税。据联合国数据,跨国公司转移利润导致各国政府每年损失的税收高达5000亿美元至6000亿美元之间。全球最低企业税率可能终结“避税天堂”的存在,有望促使数千亿美元流入各地国库,为大规模财政刺激提供支持。

经济学家Brad Setser就发现,由于美国大型公司的税收策略,美国GDP的一部分出现在了爱尔兰的数据中...

智堡现已支持黑金会员补差升级为元会员,所有黑金重铸文,可在本专题内浏览。

原文标题为Ireland Really Shouldn't be Driving the Details of the Euro Area's GDP Data,作者为Brad W. Setser,发表于2020年4月27日,原文链接:https://www.cfr.org/blog/ireland-really-shouldnt-be-driving-details-euro-areas-gdp-data

Brad Setser长期在跟踪与国际金融、国际收支有关的前沿话题,包括贸易政策、离岸避税活动对一国国民收入账户的扭曲等,由于加入了USTR,现在已经不再在公开场合发表他的研究成果。

篇幅原因有删节改编,译者:原野,校对:陆雅珉

爱尔兰的GDP数据越来越多地体现了美国大公司的税收策略,而不是欧元区的经济活动。美国公司将自己转变为爱尔兰的纳税居民,在购买自己的知识产权上进行了大量投资,这也对整个欧元区的经济数据产生了影响。

百慕大的统计数据并不说明所有百慕大纳税居民的活动。对开曼群岛(Caymans)、泽西(Jersey)、格恩西岛(Guernsey)、马恩岛(Isle of Man),或者任何其他的大型避税中心岛屿来说也是如此。

爱尔兰不仅仅是企业的避税天堂。2018年,爱尔兰的跨国税务居民(主要是美国企业)的“爱尔兰式”增加值达到1250亿欧元——这是一个相当惊人的数字,相比之下,爱尔兰曾经是一个2000亿欧元的经济体。

爱尔兰GDP数据的细节展现了美国大型跨国公司税收策略的实时路线图。我相信,欧洲企业也在寻求减轻公司税负,但它们可能没有这么明显。这一结果以相当明显的方式影响了整个欧元区的GDP数据。

图1 欧元区知识产权投资 vs 荷兰知识产权和爱尔兰固定投资

双层爱尔兰架构

在过去,有一种常见的避税技巧,叫做“双层爱尔兰”。它的关键是创建两家爱尔兰公司——一家(A公司)是爱尔兰的税收居民(支付爱尔兰12.5%的企业税率),另一家(B公司)是法律意义上的爱尔兰公司,但从爱尔兰税务当局的角度来看,它不是爱尔兰的公司。

谷歌的B公司是百慕大的税收居民。Facebook的B公司是开曼群岛的税收居民。苹果进一步优化了这一策略——它的旧爱尔兰运营公司,从爱尔兰税务机构角度来看是美国的税收居民,从美国税务机构角度来看是爱尔兰的税收居民,因此,从理论上说,它不是任一地方的税收居民。美国公司喜欢这一点,因为根据当时的美国税法,海外利润可以无限期地推迟向美国政府缴纳离岸利润税(尽管理论上,如果他们将资金汇回美国,他们需要向美国政府缴纳全部的美国企业税)。

“双层爱尔兰”实在太好了——作为税基侵蚀和利润分享(BEPS)程序的一部分,爱尔兰承诺到2020年逐步取消所有“双层爱尔兰”税收结构,所有爱尔兰公司都必须是爱尔兰的税收居民。

然而,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在苹果的新税收策略之后,爱尔兰税务当局允许公司批上被税务公正倡导者称为“绿泽西”的外衣。简单来看,爱尔兰税收居民可以购买同一母公司的另一家子公司的离岸资产(从爱尔兰的角度来看),然后在未来15年从他们的爱尔兰税收账单中扣除(高)购买价格。最重要的是,这笔交易理论上可以让爱尔兰子公司的贷款来融资,而支付给海外子公司的利息将进一步减少爱尔兰公司的税收账单。

译者注:“绿泽西”(Green Jersey)又称无形资产资本备抵(Capital Allowances for Intangible Assets,CAIA)BEPS工具,它使爱尔兰成为未征税利润的终点,例如,爱尔兰成为百慕大,最后的“离岸金融中心”。

苹果是第一个,其他公司,如微软、赛门铁克等也纷纷效仿。

一个国家 两种GDP

一系列以前(大部分)是无属地的税收居民公司(至少不是合格地区的统计机构——开曼群岛、百慕大群岛、泽西岛和根西岛不算合格)突然变成了爱尔兰的税收居民。

这些开始进入爱尔兰的GDP。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称其为“妖精经济学”(Leprechaun economics),这是一个颇具挑衅意味的词,但我认为,这个词有助于促成人们对爱尔兰经济的理解产生更广泛的转变。

译者注:美国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用“妖精经济学”一词来解释爱尔兰国民经济账户与现实之间的差距:爱尔兰的GDP远远超过国民收入,而且差距越来越大。原因是爱尔兰较低的企业税率,它既吸引了资本密集型行业的实际外国投资(这些投资提高了GDP,但对工人几乎没有帮助),也创造了一种动机,让人们利用转移定价来让利润出现在爱尔兰,尽管这些利润与爱尔兰的经济活动没有多大关系。

突然间,爱尔兰的GDP数据变成了两种不同事物的综合体——传统的爱尔兰经济(农业等)和现代的“爱尔兰”经济(都柏林金融中心,科技公司税务部门,药品生产中心,用以在爱尔兰记录美国销售产生的利润和一些其他的东西)。

爱尔兰人其实很清楚这一点。“双层爱尔兰”对爱尔兰人来说是显而易见的。而且,这种扭曲已经变得如此之大,基本上影响了欧元区的整体GDP数据,所以全欧洲的统计人员现在也不得不与之斗争。

举个例子:爱尔兰2019年经常账户赤字占GDP的30%。这接近欧元区GDP总量的一个百分点,而爱尔兰的经济约只占欧元区总产出的3%。爱尔兰的服务业进口在第四季度跳升至接近爱尔兰GDP的100%,爱尔兰的投资亦跳升同样幅度。

图2 爱尔兰服务进口和投资,占GDP比例

这意味着,在第四季度同比的基础上,爱尔兰服务进口的增长从欧元区的贸易数据中扣除了一个百分点以上的欧元区GDP(这抵消了投资对国内需求的提振)。

图3 爱尔兰对欧元区GDP的扭曲

基本上,最近欧元区经常账户的波动几乎都可以归因于少数几家大型美国跨国公司的税务交易——成为爱尔兰公司的过程意味着从其他避税天堂的子公司进口大量知识产权。

图4 欧元区商品和服务贸易余额,占GDP比例

这与当前的传统观点相悖,即仅看商品贸易是具有误导性的,而现在包括服务贸易在内的做法实际上在很大程度上搅乱了欧元区的数据。特别是季度同比的数据(下图表使用美国的同比季度数据年化来说明这一点)。

图5 欧元区GDP增速贡献

现在爱尔兰的实体经济运行良好,但爱尔兰的经常账户赤字并没有达到GDP的30%。这里所需的大量融资来自美国和其他跨国公司,它们从自己借钱购买自己的知识产权。为了产生大量的折旧补贴,他们有动力实际支付这个公平的价格。

但最终结果是,你或多或少需要把爱尔兰从欧元区数据中剔除,以了解“真正的”欧元区经济状况。

欧元区没有出现投资热潮。欧洲也没有从世界其他地方吸收服务进口,来为服务生产商带来一大笔横财。

欧洲央行完全明白这一点。他们明白,你需要剔除爱尔兰对欧元区需求部分的影响,才能看到潜在的趋势。

图6 欧元区内需变化

在冠状病毒肆掠全球经济之前,欧元区的需求增长就已经停滞。

图7 欧元区内需对GDP增速贡献

美国GDP出现在了爱尔兰

但我不确定特朗普政府和美国财政部是否理解,向爱尔兰的大规模转移是美国税收改革(注:指特朗普税改)所产生的激励机制的一部分。我不认为税收改革的目的是推动爱尔兰GDP大幅增长,但这就是效果。

旧的税收游戏是在爱尔兰建立销售子公司,并让它支付红利给在技术层面上不是爱尔兰税收居民的爱尔兰公司,然后推迟美国企业纳税义务。

新的税收游戏是建立一个爱尔兰居民公司,可以利用CAIA税收结构来获得爱尔兰个位数的低税率,然后支付美国最低的全球无形资产10.5%的税率(净实际爱尔兰税的80%)。

从公司的角度来看,这并不是很大的变化。

但这或多或少意味着,美国现在的GDP中有一部分出现在爱尔兰的数据中。一旦与“双层爱尔兰” 相关的企业重大会计优化逐渐结束后,这一点就会变得更加清楚,持续扭曲的本质也变得更加清晰。随着时间的推移,2019年的巨额“投资”将提高爱尔兰公布的GDP,它不会真的成为爱尔兰的GDP。

图8 爱尔兰GDP及其关键成分

而且,随着新冠疫情的影响冲击数据,影响欧元区2019年数据的税收扭曲将很快被人们遗忘,但他们不应该被遗忘。他们的影响太大了,当世界恢复正常时,有些事情需要得到解决。

图9 爱尔兰和欧元区(除爱尔兰)GDP

评论
微信扫一扫
问题反馈更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