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熊熊的巴菲特年会问答笔记(下)

2021/06/09 14:47
收藏

此为原作者授权发布,作者微博:野比小熊熊。笔记内容非机翻。

智堡现已支持黑金会员补差升级为元会员,感谢对我们的支持

问:比特币市场最近很疯狂,您觉得它还没有价值吗?

巴菲特讲了个冷笑话,表示自己要躲避这个问题。芒格认为虚拟货币非常的令人厌恶,比特币的一大使用场景是黑产,绑架勒索等。比特币的成功对社会文明的进步是有伤害的。 

问格雷格:德州经历了大停电,伯克希尔提出要在的德州投入90亿美元来扩建发电厂,但是马斯克认为这个方案是错误的,应该使用电池作为储能系统来解决能源问题,您怎么看待马斯克的建议。

格雷格:今年德州的能源危机持续了7天,伯克希尔的解决方案是可以持续的产生电能的,而马斯克的储能方案只能持续几个小时,目前来看我们的方案更合适。当然,如果有更加高效廉价的方案,我们也会很高兴的推荐政府使用更好的方案,毕竟我们提出这个方案的目标是为了解决问题。

巴菲特补充:任何方案都应该有限制性的条款,如果这个方案最终被证实行不通,企业也要承担后果。能源行业一个特点是需要留出冗余,如果极端情况发生超出了能源供给的设计上限,是会死人的。

问:伯克希尔是否会为马斯克承保?

基恩认为不会,并且强调对马一龙这种客户承保要非常非常的小心。巴菲特认为应该先给马一龙开一个价格,价格合适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问巴菲特:您提到最好投资机会来自于那种资产很轻但是盈利增长很快的公司,这些公司往往是科技公司,以前伯克希尔会回避科技公司,但是现在加大了科技公司的投资比重,比如苹果和snowflake,这种趋势是否会持续?

巴菲特认为自己一直明白理想中最好的投资就是轻资产、重回报的公司,比如喜诗糖果就是这种公司。脸书、亚马逊、苹果,都是非常好的例子。但是投资这样的公司时也需要有一个好的价格,我们一直在寻找这样的机会。伯克希尔目前的资产收益率是9.63%,这个数字是少于美国企业的平均资产收益率的,因为我们投资了大量公共事业的公司。 

问芒格:对比亚迪的投资十分成功,而且最近也大举买入了阿里巴巴,考虑到目前阿里面临的监管环境,怎么看待未来中国的投资机会?

芒格认为中国特色的共产主义是了不起的创举,帮助了10亿人走出贫困,并且创建了一些世界级的公司。他认为中国的监管政策不会阻碍商业的发展,因为从历史来看,中国的监管层很愿意接受新的思维。

问:Todd 和 Ted(伯克希尔管理层)目前在伯克希尔担任重要岗位,包括管理苹果的头寸,但是目前这两位还没有在股东大会上跟投资者交流,未来是否有计划让两位走上前台?

巴菲特:我认为Todd 和 Ted是伯克希尔的宝贵财富,这也是为什么不希望他们走到台前的原因,我不希望他来教大家怎么做投资,正如默克和辉煌(制药公司)不会让他们的科学家告诉你配方是什么。

问:经济学家Larry Summers批评了拜登的刺激法案,认为它毫无必要且会引发通胀,是过去40年中最不负责任的经济计划(所以40年前有更不负责的?)。

巴菲特认为宏观预测没有那么重要,好的投资应该是在任何宏观环境下都能得到不错的结果。宏观预测真的很难,上个世纪大家认为日本政府的做法不可持续所以很多人做空日债,日债在所罗门一度被称为“寡妇制造者”(很做空者爆仓)。Larry Summers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但是站在对立观点的人里面也有非常聪明的。芒格认为Larry Summers聪明且勇敢,他这种看法导致了他在拜登政府不会有任何岗位,但是仍然勇于表达。

问:今年伯克希尔卖出了大部分银行股,但是保留了美国银行的头寸,您怎么看待银行业?

巴菲特认为目前的银行业要远好于10年前,虽然他也很喜欢美国银行,但是伯克希尔要控制在银行上的头寸,在出现流动性危机的时候,央行会救助银行,但是不会救助伯克希尔。

问:最近伯克希尔购买了大量Verizon(电信运营商)的股份,在5G时代,运营商会产生大量的资本开支,但是得利的是轻资产的互联网的公司,为什么要做这样的投资呢?

巴菲特觉得这个问题很好,但是他的责任并不是投资咨询,而且以这位朋友提问的水平来看,完全可以自己分析好这个问题。

问:最近的反垄断提案希望禁止超过1000亿美元的收购,这会对伯克希尔有怎样的影响呢?

巴菲特认为这个法案如果通过,对伯克希尔肯定有影响,就像税率的改变也会对伯克希尔有影响一样,但是并不会去量化这个影响,比如是否把风险提高了23%。巴菲特认为如果你是一个年薪百万的董事会成员,那么花时间讨论这些政策影响会让你看起来物有所值。但是在伯克希尔,我们把时间花在挑选好的公司,好的管理者上面,这种文化是需要维持的。

问:巴菲特曾经提过,伯克希尔保险具有极强的风险承受能力,这是一大优势,但是这个优势近几年变得没有那么重要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

巴菲特认为是需求减少了,911之后很多航空公司如果没有大额保险根本没法开展业务,而且当时只有几家保险公司有能力做这种量级的承保。现在需求增长的没有那么快了。

基恩补充:供给侧的竞争也加大了,现在可以好几家保险公司一起联合承保,相当于参与者增加了。

问:卡夫亨氏的表现在疫情后表现很好,但是之前表现不尽人意,如何其看到未来的长期表现呢?

巴菲特:当年我们跟3G资本一起做亨氏的并购时,我们更像是财务投资人,而3G资本负责运营。我不确定是否应该对公司的运营做评判。

克雷格补充:我们到目前卡夫亨氏的管理层非常满意,他们正在积极的调整自己的资本结构并减少负债,我们对公司未来很乐观。

巴菲特补充:过去30年企业CEO身上有一个普遍问题,CEO往往跟证券分析师群体交往密切,他们往往会一直重复一个观点,以至于即使发现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也会碍于面子继续执行下去。而且这种错误路径会遗传到下一个CEO身上,因为往往现任CEO是由前任来挑选。

问:伯克希尔,JP摩根和亚马逊曾经联合起来想改变美国的医疗行业,但是最后失败了,从中能获得什么教训呢?

巴菲特认为改变一个巨大的行业真的很难(医疗行业占美国GDP的17%),尤其是在成本是隐性的行业,即公众感知不到这种开销,就像预扣税一样(发工资之前扣掉税,所以大家感知不到)。医疗保障开销就是这种类型,如果由公司支付变为由个人支付,大家的支付愿意就会下降。目前的制度对个人支付医疗保险也不友好,公司支付是可以获得税收减免的,但是个人不行。不过在过程中,我们确实发现了自己企业中的一些低效环节,这一点上摩根和亚马逊要比我们做得好,他们毕竟是更加中心化的公司。后续提升这些低效环节能够节省一些成本。

问:人们讨论伯克希尔的时候经常聚焦于保险业务和几个特别大的投资,比如苹果。但是伯克希尔也有很多下属企业,大部分的企业信息从来没有被公开过。这是否说明伯克希尔本身已经过于庞大和复杂了呢?

巴菲特: 伯克希尔确实很大,比如现在就没有时间去覆盖1亿美元以下的投资机会。但是并不觉得过于庞大导致难以管理,比如我们有一个已经投资15年的房车公司,我从来没有去过那里,但是现在管理这个公司的人还是15年前那个人。也许这个人连续骗了我15年,每年发假的数字给我,但是我觉得不会是这样,我足够了解这个公司。我们有一套方法,适用于优秀的公司和优秀的管理人,我们的工作就是找到这些生意和人。比如管理创科集团的的Paul Andrews,他是一个白手起家的创始人。他每天都很开心,他的员工也很开心,我们也很开心。有时我会给他打电话说:你真是太棒了,我想给你发一大笔奖金。他会说:沃伦,明年再说吧。。。保罗是真心的热爱这个企业。我根本没有办法想象保罗这样的人能够做出伤害企业的事情。我们希望能有更多像保罗这样的管理者和TTI这样的企业,虽然随着伯克希尔变大,这样的机会会更加难以发觉,但是还是会有的。

芒格补充:伯克希尔采用了去中心化的管理方式,所以不会因为体量变大而难以管理,这跟其他大企业都不一样。目前来看我们这种去中心化的管理方式运行的很好,而且我们会继续采用这种方式。去中心化的管理方式需要合适的企业文化才能推行成功,我们有这种文化,而且格雷格以后能够继续保持这种文化。反之,如果我们的经理人都只希望给自己多挣钱,那么这种管理方式会带来灾难。伯克希尔的文化能够保证伯克希尔的管理模式持续有效很长很长时间,就像当年罗马帝国一样,也是去中心化,而且持续了很久很久。

问基恩和克雷格:巴菲特闲暇的时候喜欢读年报,你们会选择读什么?你们是怎么做投资决策的?

基恩:自己会花很多时间在读合同的文本,然后再阅读中形成自己的观点。我不会去读企业年报因为我并不在投资业务线,但是我会关注保险行业的发展。

克雷格:我会花时间去读我们投资企业的相关材料,然后思考对我们投资的公司有哪些颠覆性的因素,我也会把这些思考跟投资团队交流。巴菲特补充:这两个人吸收知识的能力让我感到惊叹,而且他们热爱自己做的事情。他们从来没有考虑过去寻找更好的工作机会,这也正说明了伯克希尔的企业文化可以让热爱自己工作的人茁壮成长,不是所有的组织都这样。 

问:怎么看待罗宾逊(Robinhood)这种面向散户的金融科技企业?

巴菲特说自己非常想读一读罗宾逊的S1报告(券商的专项披露)。罗宾逊现在更想一个赌场,尤其是去年一年中,很多赌场的客户开始参与到股票交易中来。我担心这种不向客户收取费用的券商,会不会用不道德的手段去产生收入,所以我想看看他们在S1里面是怎么描述自己的收入来源的。他们现在吸引了大概13%的赌场客户参与到期权交易中来,比如苹果,很多14天期的期权成交量是从罗宾逊来的。他们在博弈苹果的短期股价走势,虽然这个并没有什么法律和道德问题。但是我不觉得这个业务对社会有什么贡献,有点像我们几十个人流落到荒岛上,大家都为生存努力,但是我在岛上开了一个交易所,这并没有什么贡献。在一个富裕的社会中,如果有人能够利用人们的赌博天性,那他们能赚到很多钱,这是美国伟大企业产生的副产品,你可以买入这些优秀企业,当然也可以用这些企业当筹码来赌博。罗宾逊有点像提供筹码的人,很多人在这次的救济中第一次银行账户里面有了点存款,然后罗宾逊告诉他们你可以来做交易,而且不收费,当然会有人来。但是我也想看看罗宾逊自己是怎么看待这个行为。

芒格认为罗宾逊的行为是非常错误的,他们是利用人性的弱点来挣钱,提供的产品对客户有害。(巴菲特这里插话:但是政府也卖彩票)。政府确实卖彩票,但是我觉得卖彩票也是不道德的。政府在这个事情上跟罗宾逊是一丘之貉。(巴菲特:这是对希望收税)。不只是对希望收税,这种业务以前是黑手党发明的,然后政府出面把黑手党赶走了,变成了自己的业务。我认为做这种业务赚钱的人不应该得到尊重。

问:巴菲特先生成交说过好的投资应该永远的持有,但是最近来看伯克希尔的投资组合的换手率增高了,是买入并持有不再有效了吗?

巴菲特回到:我不认为最近换手率提高了。。

芒格:换手率确实太高了!

巴菲特:额,查理你说什么?

芒格:换手率近期并没有提高,但是我一直觉得你买卖太频繁了。

巴菲特:好吧。。。我同意交易频率可以再降低一些,我们有大概5000亿美元的头寸是从来没有卖出过的,但是查理总是认为如果我们交易频率再低一点,现在的结果会更好。

问:在2013年的股东信中,您预测未来10年的养老金将会是个灾难,现在离2023年只剩下两年,您怎么看?

巴菲特:从某种程度来说,新冠疫情略微改善了这个情况,首先没有那么多领养老金的人了。其次,州政府可以借着这个机会来向联邦政府要钱,但是这个只是拖延了问题,有些州的养老金缺口非常大,这种情况并没有改善,而且富有的个人会倾向于搬出养老金缺口大的周来节省成本,这会加重这些州的问题。从企业层面来看,养老金缺口并没有那么严重。从资产端来看,养老金投资经理在利率下行的环境下开始变得绝望,他们现在开始听从一些不太靠谱的投资建议。从投资的角度来说,企业应该规避那些养老金缺口大的州,个人可以很容易搬离,但是企业不能把厂房搬走,这样的州会面临养老金缺口和人口锐减的双重压力。

问:您在去年学到了哪些新东西?

巴菲特说:我认识到了应该多听从查理的意见,大部分意见不同的时候,查理的意见都是正确的。

芒格说:到也不一定,但是如果去年你没有感到迷惑的话,那么一定是你没有真正的理解去年的情况,去年是前所未见的。

巴菲特:去年像一部有趣电影,我们很享受这种探索的过程。我们的核心原则是为投资人管理好他们的财富,去年的事件强化了我们探索并理解世界的决心,我们希望100年后的伯克希尔能够像今天一样强健。 

评论
启初
2021/06/09 15:10
马一龙,哈哈哈
微信扫一扫
问题反馈更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