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能源价格暴涨的教训与启示

2021/09/29 09:00
收藏
人们总是希望一套低碳系统可以自给自足,从而免受冲击。但自给自足的系统不具有韧性,反而需要更多的闲置产能来独力应对冲击。

本文由智堡翻译,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智堡的立场和观点,译文仅供教育及学术交流目的使用。

如您尚未付费订阅,可考虑成为智堡黑金会员,获取更多原创优质内容。

原文标题:Lessons from the Rally in European Energy Prices,作者:Nikos Tsafos,来源:CSIS - Commentary,发表日期:2021年9月24日

译者按

天然气也好,煤炭也罢,把文章里的玩家换一换,能源转型的“陷阱卡”到哪里都一样。

其他方面见仁见智,有兴趣的话会专门开一个选题,“央妈该管气候变化吗”。

正文

近几个月来,欧洲的能源价格急剧拉升。这一激增恰逢欧盟在夏季发布的"Fit for 55"一揽子计划(译者注:欧盟设定的到2030年至少减排55%的目标),旨在2050年前实现碳中和。不出所料,价格上涨已被政治两翼用作相互攻讦的借口:作为加速欧洲能源转型的理由,以及对转型步伐过快的警告。这两种视角都值得认真对待。但是两者都不完全正确。

能源价格缘何飙升?

价格暴涨发生在三片市场上:电力、天然气和二氧化碳排放凭证(以下简写为“碳价”)。反过来看,这些市场又会受到本地和全球动态的驱动,它们之间存在鲜为人知的全新互动模式。例如,在2010年代的大部分时间里,碳价一直在10欧元/吨以下交易;现在已升至60欧元/吨上下。我们无法依靠历史来了解是什么推动了这些价格的暴涨及其蕴含的意义。天然气市场也在变得更加互联互通:过往概念中的本地性或区域性冲击,现在会造成全球后果。我们正在步入未知的领域。

欧洲天然气(蓝)、电力(黑)和二氧化碳排放凭证(绿)的价格暴涨史无前例
单位为欧元/兆瓦时(天然气和电力)或欧元/吨(二氧化碳) 来源:CSIS

尽管存在这种复杂性,最近电力价格的暴涨与天然气价格的激增亦步亦趋,但并非一直如此。在前几年,天然气价格的变动对批发电价的影响不大(例如2018-2019年)。2021年年初天然气价格下降的时候,是碳价推动了电价。但最近,自2021年5月以来,电价出现激增,而碳价保持不变。因此可以说,2021年电价升高的部分原因是碳价,但最近这轮激增似乎是天然气市场紧张造成的结果。

天然气市场本身正经历着几种动态的影响。在液化天然气(LNG)市场,今年(截至8月)供应量增长了约5%。这样的表现已很稳健,但远远低于2016年至2019年10%左右的年增长率。部分原因是几个关键供应国的低迷表现:年初至今,挪威的出口下降了93%,特立尼达的出口下降了37%,尼日利亚的出口下降了19%。这些国家占到2020年全球供应量的10%,因此它们造成的是实质性的供给缺口。

LNG供应没有快速增长的另一个原因,是2014年至2016年的油价崩盘。建设新的LNG供应项目需要四到五年的时间,所以不论今天的缺口有多大,原因都能追溯到2010年代中期发生的事情。事实上,承诺投入该领域的新投资在2016年和2017年出现大幅下滑。这段投资不景气的时期,比任何油气项目融资的最新趋势或任何加快能源转型的措施,都更能解释2021年的供给动态。

与此同时,需求一直很强劲。截至8月,中国的LNG进口量已经增长了22%。按进口体积算,中国的需求已经吸收了全球LNG供应量增长的80%。换句话说,2021年新生产的LNG有80%流向了中国,迫使世界其他国家摊派剩余的份额。欧洲的份额被挤占,其进口量下降了20%。亚洲的进口量增长了11%,美洲的进口增长了59%。欧洲是LNG的最后接盘人。在2020年价格崩盘的时候,这意味着承接市面上无人问津的LNG;在2021年,这意味着争取到的LNG捉襟见肘。

欧洲管道天然气市场的现实情况同样扑朔迷离。俄罗斯的出口量低于预期,主要是因为需要满足国内需求和补充国内储存。欧洲设施中的天然气储量比前几年要少。这滋生了对即将到来的冬季的担忧,推高了价格,但还不足以吸引LNG离开亚洲或南美。再结合冲击个别电力市场的局部事件,这导致了整片大陆的电力价格上涨。无论各国电力系统的绿色程度或碳密集度如何,它们都受到了影响。这场天然气危机,俨然已成为一场电力危机。

给欧洲留下的教训

讽刺的是,欧洲当前面临的窘境,部分缘于欧洲多年来鼓励的两大结构性转变。第一,从与石油挂钩的天然气价格,过渡到由LNG枢纽设置的天然气价格。第二是世界各地天然气市场之间的更紧密联系。两者都有利于能源安全:天然气价格应当反映天然气市场的基本面,而不是石油市场。在全球范围内快速运输天然气的能力,也使各国更容易抵御冲击。

但是,在一个天然气价格对近期基本面作出反应且市场紧密联系的市场中,欧洲更容易受到全球事件的影响——中国的需求激增、巴西的干旱、挪威的停产或特立尼达的产量下降。它也更容易受到俄罗斯产量波动的影响——不管出于故意还是偶然。关键在于,无论北溪2期管道的命运如何,后一种脆弱性——俄罗斯的市场力量——始终存在,这也是为什么北溪2期管道赋予俄罗斯对欧洲市场施加影响的新力量的论点从来没有任何意义。俄罗斯已经拥有这种力量了。

这一市场现实,也暴露了近年来受众颇多的另一个观点的缺陷:美国LNG可以保护欧洲免受俄罗斯的影响。该主张本身一直存疑,它将一套复杂的系统简化为两个玩家的博弈。在今天的市场上,它更显空洞。美国LNG和其他LNG一样,会对市场动态作出反应,如果其他市场愿意支付比欧洲更高的价格,欧洲根本没有即时的补救措施。新的供应,包括来自美国的供应,可以为欧洲提供一个讨价还价的工具,控制住中长期的价格。但这不足以构成对短期冲击的反应。

这是欧洲能源安全面临的更广泛困境。欧洲一心一意地专注于解决一个片面的问题:如何应对天然气供应的突然中断。这是对2000年代危机的合乎逻辑的反应。在这样的构思中,解决方案是强化跨境连接和LNG获取渠道。但是,如果LNG过于昂贵或无从获得,就像今天这样,上述战略无法提供安全保障。欧洲需要的是针对当今世界的能源安全学说,而不是拘泥于它在2000年代面临的挑战。光靠能源转型无法满足欧洲的战略诉求。

能源转型会降低价格波动性吗?

没有理由认为能源价格的波动在低碳世界中会更平缓。

首先,化石燃料在能源转型中继续发挥着作用:在国际能源署(IEA)的“2050净零排放”路线图中,石油和天然气在2050年仍然提供约20%的世界能源(主要是作为工业给料,与碳捕获和储存相搭配)。化石燃料的价格将持续波动,甚至比现在更剧烈,因为在一片不断萎缩的市场当中没有理由追加投资,供需失衡的风险更大,并可能诱发短期暴涨。

第二,能源转型需要大量的大宗商品,这些大宗商品的价格波动剧烈。其中一些品种是制造过程中的输入要素,所以波动可能不会立即影响终端用户(例如锂、钴、镍、铜)。但其他产品会直接冲击终端用户价格。例如,生物燃料的价格会随粮食市场的行情出现波动。碳价会上下起伏。能源转型将在很大程度上依赖氢气,部分原因是它可以被储存——而任何涉及储存的商业案例都免不了波动。

第三,电价在短期内往往比燃料价格更不稳定,因为失衡的代价更严重。汽车可以稍后再加油。工厂可以取消一班岗。但是限电和停电的成本很高,确保电力系统的时刻平衡也很昂贵。随着间歇性能源(例如光伏、风能、潮汐能)市场份额的增加,这一挑战将变得更加严峻。对于固体和液体燃料以及天然气,世界拥有庞大的储存容量。通过电池、氢气和其他可调度技术来复制这种储存容量和交割能力,将花费数十年。波动性是必须面对的现实,也是上述选项实现商用的必要前提。

第四,气候变化将对我们的能源和电力系统造成压力。在过去的几年里,世界经历了一些让策略分析师们彻夜难眠的噩梦事件:沙特阿拉伯的阿布盖格油田遭到攻击,美国的一条主要输油管道遭到网络攻击。然而,极端天气产生的破坏性影响要严重得多,这提醒我们需要为那些真正动摇整个系统的事件制定计划,而不只是关注那些轰动性的新闻头条。一套靠间歇性能源运行的电力系统和一个以极端天气为特征的需求环境相结合,必然是极度不稳定的,并会产生巨大的短期压力。

归根结底,欧洲必须现实地看待能源转型能够为其带来的好处。能源转型不能将欧洲从混乱的能源地缘政治中解脱出来,也不能让欧洲与世界其他地区隔绝。人们总是希望一套低碳系统可以自给自足,从而免受冲击。但自给自足的系统不具有韧性,反而需要更多的闲置产能来独力应对冲击。通过贸易和互联互通将风险集中在一起,也让安全更容易得到保障,这样的现实将把欧洲与世界其他地区联系起来。无论欧洲在碳中和方面的进展如何,平衡能源系统的需要以及这一诉求所带来的所有挑战和价格波动,都将继续存在下去。


译者:张一苇

评论
Cony静静
2021/09/29 10:53
陈剑云
2021/09/29 14:22
尾随大佬
2021/09/29 09:53
微信扫一扫
问题反馈更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