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ko休假笔记(2):美国的财政到底无耻不无耻?

2021/11/01 16:06
收藏
无耻的,但无耻不是第一天了。

最近我开始休假了,或者说转入不活跃状态,期间不会影响在线会议

休假期每天我都会在社区发一些我的随想和笔记,这部分内容是碎片化的,过脑程度比较低

这个系列是“临时性的”,会在我恢复活跃状态以后终止。

有朋友昨天看完了休假笔记(1)来问,说联储是不是被财政部坑了才会丧失独立性。

顺着这个思路我来给耶伦奶奶洗个地。她老人家从联储主席的位子上退下来接了财政部长这个位子,其实已经间接说明了货币从属于财政。但是呢,财政部并不是整个货币权力链条的终点。因此把“高债务”和“主张取消债务上限”的骂名安在她的身上有些过分了。

谁的锅最大?

真要分锅的话,美国行政当局分到的锅肯定是最大的,耶伦只能分到一个小锅,因为她只是一个执行者,去执行为行政当局所确定的支出方案来“找钱”的工作。

美国的“找钱”跟我们国家的“找钱”还不太一样。美国是“由支定收”的财政体系,对应的体系是“量入为出”。

所谓由支定收,就是你先定花多少钱,然后再去“找钱”支持这个支出;而“量入为出”,则是你有多少钱办多少事儿。

在“量入为出”的体系内,行政当局要尽可能优化自身的“税收融资”,因为多到手的税,就意味着更多的支出空间。

在“由支定收”的体系内,行政当局要尽可能优化自身的“债务管理”,因为更多的支出往往难以找到足够的税收融资,只能通过发行债务来获取资金。

由支定收绑架央行

问题来了,由支定收的体系中,财政部门实际上被迫影响了货币当局的货币发行。我们来举个简单的例子。

假设美国政府现在需要花费5万亿美元,但是疫情导致了税收融资阻力重重,国会的加税方案一方面受到反对党的阻挠,另一方面由于激进的征税提议,导致了本党派支持率的下降。

因此,最终所有的支出都必须通过债务融资来完成。

通常我们想象中的债务融资,都是可以通过存量的资金(储蓄)来支持的。比如老百姓手里的储蓄,债券基金手里的“干火药”以及银行手里的富余准备金。政府只是作为一个融资主体在市场里融资而已。

但是,如此大规模的融资,会让大量的资金都涌向财政部的口袋,导致市场里的钱越来越少,市场利率越来越高。

这时候,就需要联储出马,来实施“债务货币化”,只不过这个债务货币化是间接的。

联储不可以直接向财政部认购债务,但是债券一级交易商可以,债券一级交易商没钱,拿着美债去找联储“借钱”。

这个借钱的过程是联储增发的货币。那么明面上联储没有债务货币化,但是实际上只是联储经由“一级交易商”这个通道完成了“债务货币化”。

这就是为什么2019年美国融资市场出现“波澜”的原因。美联储当时的“缩表政策”已经不断地在销毁体系内的富余流动性。结果财政部还在不断地从体系内“抽水”——债务越发越多。这个时候,市场利率就绷不住了往上走。

因此,问题的关键在于“由支定收”的体系本身无法限制支出无法限制支出自然无法限制债务无法限制债务就无法限制货币量

因为只要一个支出法案通过后成为了法律,这个钱就必须花,财政部就必须发债去满足,市场就必须去承接这些债务,流动性缺口就自然转化为了联储的宽松压力

管好支出

我个人非常喜欢的一位经济学家Laurence J.Kotlikoff曾经表态“美国已经实质破产”。

现在,美国的债务/GDP指标已经突破了100%,债务上限危机也给美国的行政当局敲响了警钟。

但是这一切都还没有指向整个债务管理问题背后的根源性症结——很多支出实际上是温水煮青蛙。

我们这里要区分两种支出,一种是即期性支出,一种是长期性、定期的支出

即期的发钱补贴和支出政策,只是一次性的支出,虽然看着规模大,但是忍忍就过了。

但是那些长期、定期的,看着规模不大的支出反而会让你感到痛苦——房奴是被房贷奴役的,那么奴役美债的长期、定期的支出是什么呢?

社会保障体系!

换个思路,社保是一种政府融资行为

Laurence J.Kotlikoff认为,社保其实是一种政府融资行为,虽然它看上去确实是一种税收(想必大家也一定是这样想的)

但是它所强迫的百姓的“定期支出”,并不是没有代价的,而是在未来需要以“定期支出”的形式返还给老百姓(给你发社保和养老金)。

因此,现在收的社保其实是政府“问你借钱”,等你老了失业了,政府要“还你钱”。

还你的钱相比于你缴纳的社保的差额,如果是更多了,那么就是政府的“融资利率”

在2015年,Laurence J.Kotlikoff做出的测算结果是,如果回溯所有的社保税,并将之视为政府的借款,公众持有的美债可不仅仅是13万亿美元,而是38万亿美元,是美国GDP水平的211%。

换句话说,我们现在看到的突破天际的美债,还没有算上政府未来的“或有债务”。

细思极恐是吧?不要忘记一点,美国的人口年龄结构还算比较平衡的。还没有面临欧洲和日本这样的老龄化问题。

对于那些老龄化程度很高(或者未来会很高)的经济体而言,政府的潜在支出义务会非常高,现在还没有反应在债务上。

算上那些铁定要政府花的钱,可能早就符合“破产”的标准了。

那怎么办?

别担心,当局总会想到办法的。

对于财政部而言,合适的策略有三。

  1. 通过通胀来施加“违约”,通胀时,由于绝对货币规模的上升,之前的债务价值被稀释了。这是一种隐性的违约。(哈哈,通胀是“暂时性的”)
  2. 收取更高的税收。所以耶伦才要力推富人税全球税制,她对美国的财政状况了如指掌。
  3. 削减支出。这是耶伦无可奈何之事,或者说,光靠一届政府小打小闹做不成大事。当然我们至少看到一点好转的迹象,至少BBB缩减到1.75万亿的规模了。

美国财政很无耻哟

对了,美国的财政史,可以说是非常无耻了。无耻的事情有三,大家可以细品。

第一件事儿,1861-1864年在林肯内阁任财政部长的Salmon P. Chase戏耍美国银行体系,大通银行Chase Bank(现摩根大通的前身)即为纪念他而命名。

1861年8月,Chase前去会见纽约的大银行家们,向他们申请一笔贷款(当时没有美联储)。最终Chase获得了1.5亿美元的信贷,这部分货币是银行记账在自身表内的新货币——Chase获得了这笔银行存款。

银行购买了政府债券,支付了一笔新增存款(跟量化宽松没区别)。

政府债务增加了贷款负债(支付了欠条),获取了一笔银行存款。

Chase在拿到这笔存款以后,并没有在美国境内使用——如果在境内使用,银行实际上不会受影响,因为存款总是在银行体系内流通周转,逃不出银行体系。

Chase申请了提现!他让银行兑付为1.5亿美元价值的黄金。

银行只能满足他的要求,使用自己的黄金储备兑付给了他价值1.5亿美元的黄金。

Chase使用这笔黄金,在国际市场上采购物资。为什么要用黄金?因为当时谁会接受美元呢?只有黄金才是国际货币。

财政部空手套白狼,能说不无耻吗?

第二件事儿,1933年6102行政令以及1934年的《黄金储备法》

为了美联储操作便利,可不能让老百姓手里拿着黄金。6102号行政令以及《黄金储备法》是罗斯福的手笔,法案规定:

1.禁止老百姓囤积黄金资产

2.立刻把黄金卖给联储,联储给你“法定货币”(类似金圆券)

经此,黄金成为了给美元信用体系开路的牺牲品。(拿来吧你)

我做过一个百年联储资产负债表的视频,大家可以看看黄金的占比是怎么一落千丈的

第三件事儿尼克松终结布雷顿森体体系,黄金兑付终止

这件事就是第一件事的翻版。Chase在掏空了银行体系的黄金以后,银行也终结了黄金的兑付。

结果美元信用受到黄金兑付威胁的时候,尼克松果断终止了黄金的兑付。

实际上这就是政府债务的违约行为了…因为美元也是美国的债务…

那是真的牛逼

最后给大家普及两点,很多自媒体天天骂美元,然后喜欢出点脑瘫主意比如抛美债,因为美国有可能违约。

这种说法很滑稽。

第一,美债从来不需要偿付,一直是滚动发行的,还你的钱是新发债借来的钱。本来这个钱就没想着还,要是钱真还了,债务怎么可能越垒越高?应该越还越少才对。

第二,你抛掉美债,换到的是美元,美元是什么?还是美联储的隔夜债务。美债说白了就是远期的美元,你抛不抛手里都是烂着美元,只不过一个是远期的一个是即期

就算你把美元抛了,换成什么货币?欧元还是日元?你说说哪种货币让你感到安全?他们没有债务问题吗?

第三,不要害怕美国违约,因为美国一直在违约(通胀、黄金窗口……)

就写这么点儿吧,明天跟大家说货币当局怕什么。

评论
国石STEIN
2021/11/01 23:40
蟒斯特
2021/11/01 23:21
朱尘Mikko 回复蟒斯特
2021/11/02 17:22
蜀山森林
2021/11/01 19:59
StockMan45度 回复蜀山森林
2021/11/01 20:20
朱尘Mikko 回复蜀山森林
2021/11/02 17:24
156******93
2021/11/01 16:41
张一苇 回复156******93
2021/11/01 16:43
微信扫一扫
问题反馈更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