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ko休假笔记(3):哲学三问,钱是啥?钱从哪里来?钱到哪里去?

2021/11/02 22:12
收藏
前两天的笔记算是解答了有关货币哲学三问之一。今天就来谈谈后两问。

最近我开始休假了,或者说转入不活跃状态,期间不会影响在线会议

休假期每天我都会在社区发一些我的随想和笔记,这部分内容是碎片化的,过脑程度比较低

这个系列是“临时性的”,会在我恢复活跃状态以后终止。

前两天的笔记算是解答了有关货币哲学三问之一。

今天就来谈谈后两问。

钱从哪里来?

信用货币的创造,无非基于三家机构的扩表行为产生。

其一是货币当局,央行可以直接凭空创造货币,因为央行可以随便购买任何他想要的资产,然后凭空创造一笔存款给到他的交易方,这就是直接的货币创造。

其二是财政当局,我们在昨天的文章中已经提过,财政发了债,就把体系里的钱虹吸到了自己的财政账户当中,请注意,此处不包括州及地方政府,因为他们发行的债券不是“国债”。

其三是银行体系,也就是在央行持有准备金并开展信贷业务的金融机构,银行可以通过放贷、购买债券等方式直接给借款人创造新的存款,其货币扩张规模受到监管规定和一系列的指标约束。

中央银行是一家特殊的银行,或者说银行的银行,早年间的央行实质上就是一个银行业工会的老大,或者说清算联盟主席。请注意,即便没有从属于政府的中央银行,市场也会存在一家声誉最佳且负责“银行业工会”内部流动性协调的“龙头银行”。这类“龙头银行”的性质跟现在的“中央银行”大相径庭。

所以,所谓流动性分析说难也难不到哪里去,对于一个封闭的经济体而言,你把央行、财政和银行的表摸透了,也就大致了解钱会多还是少,央行如果没有扩表,财政又在那里搞盈余(政府要挣钱那么谁在赔钱?),银行体系又找不到有贷款需求的人,钱自然而然就不可能多。

钱到哪里去?

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

首先明确一点,货币的移动不是点对点的单向货币资源转移,而是双向的货币资源转移。银行给你贷款可不是手里摸出一箱子钱给到你手上这样传递的。一个十年期的贷款,是一种货币资源的互换。

银行说我现在欠你100万,你十年后欠我100万+利息。

你说我未来欠银行100万+利息,银行现在欠我100万(存款)。

这就是信贷的本质,你用远期的偿付义务(支付贷款本金和利息)换取了即期的存款,而银行用即期的存款负债(你可以使用)置换了远期的信贷偿付(赚取利息收回本金)

所以,当我们在思考“钱到哪里去”这一问题的时候,其实是在问:

  • 这笔存款到了谁那里?
  • 未来的偿付款到了谁那里?

债务人/债权人缺一不可。信贷的创造是一种双边的经济活动,你光有货币创造能力没有用,还得有人愿意承担负债。

进一步思考:

这笔存款到了谁那里?这是一个货币流向的问题。实质问的是谁会成为整个经济体的债务人?

未来的偿付款到了谁那里?这是一个信贷创造权力的问题。实质问的是谁会成为整个经济体的货币配给者?

前者是货币政策的“流向”问题(directional),对应后者的“分配”(distributional)问题,隐含的贷款期限则是一个“久期”问题(duration)

这是Goodhart的3D框架,我个人非常喜欢这个框架。

3D框架

货币流向(directional)问题,无解。

理由很简单,货币在不断的流动。我们以银行贷款为例:

贷款人获得的存款,会被花费掉,他花费这笔钱的对手方也可能继续花掉这笔货币。我们唯一能确定的是,这笔钱会留存在银行体系内(或者以现金形式取出后留存),但是它没有一个终点,它只是不断的在不同的流动主体间的资产负债表内迁移。

信贷方的贷款资产,也有可能没有留存在自己的表内,比如被证券化了……因此,信用货币创造的结果,无论是资产端还是负债端,最终都是在不断地迁移。

因此,定向宽松的货币政策,只能保证货币创造的第一道关口是定向的,之后难以干预。这种优惠的定向货币政策将导致该名目的贷款不断地创生出新的货币,但是货币最终的用途可能根本与政策当局的目标毫无关联

货币分配(distributional)的问题,目前已经形成较大的争议。

从疫情以后,货币的分配效应开始受到大家的关注,理由很简单,凭什么有些人可以前置货币资源(比如获得信贷),有些人却只能打工换钱呢?

是否现在货币资源的不平等是由不平等的信贷获取权和货币创造权力催生的呢?

疫情以后,大家发现央行/财政部成为了货币分配者,金融体系已经退居二线,财政部催生货币创造以后直接MMT给到私人部门,央行的货币创造可以直达自己所想要维持的金融市场(比如企业债)

最近舆论关注联储官员炒股问题,就是因为大家发现你TMD可以直接对自己持有的资产进行基于货币创造的买入活动,你还搁这装什么独立性?

美联储/美国财政部的大幅介入市场,使得银行体系不再是负责货币资源市场化配置的核心了,银行要做的就是承接国债。

这就是现在颇具争议性的问题。

你有什么看法呢?

货币资源的分配,到底应该由谁来做呢?

如果本质上没有人能管理流向和人类的货币创造冲动,是否谁来做都是一样的呢?

而有关久期(Duration),这是我最近一直非常困扰的问题。我们择日再聊吧。

评论
狂奔中的鲸鱼
2021/11/03 11:30
柯卫平
2021/11/04 11:12
微信扫一扫
问题反馈更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