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美联储FOMC议息会议笔记

2021/11/04 04:41
收藏
Taper了,市场进入谈论“充分就业”模式。市场关注加息的问题,但鲍威尔对此斩钉截铁——没考虑过。
今晚9点,智堡元会员在线会议解读本次联储议息会议(腾讯会议)。会议链接请在智堡App或访问网页wisburg.com获取。

懒人摘要:

  • 不想看文字的可以看视频版
  • Taper了,市场进入谈论“充分就业”模式。Taper节奏完全符合市场预期。
  • 承认对通胀和供应问题的判断不准确,但还是相信自己的基准判断
  • 市场关注加息的问题,但鲍威尔对此斩钉截铁——没考虑过。
  • 目前市场的预期笔者认为过分了,极端类似今年一季度的长端利率,预期更快和更猛烈的加息不如预期更快和更猛烈的Taper
  • 从PMI和ADP来看,就业市场重新开始高速增长、服务业复苏接棒制造业似乎有朝鲍威尔料想状态演进的趋势。
  • 整体偏鸽,未来关注12月的点阵图和经济预期。

声明全文

美联储致力于在时下这个充满挑战的时期使用其全部工具来支持美国经济,从而促进其充分就业和价格稳定目标。

在疫苗注射以及强有力政策支持的帮助下,经济活动与就业指标得以继续加强。受大流行病影响最严重的部门在最近几个月有所改善,但夏季疫情的病例增加放缓了它们的复苏。通胀处于高位,主要反映了临时性因素。疫情和经济重启的因素引发了供需失衡,导致一些部门的价格大幅上涨。整体金融条件仍然宽松,部分反映了支持经济的政策措施和流向美国家庭和企业的信贷。

经济的发展路径继续取决于病毒的走向。疫苗接种的进展和供应限制的缓解预计将支持经济活动和就业的持续增长,通货膨胀则将相应回落。经济前景的风险仍然存在。

委员会寻求在较长时期内实现充分就业和2%的通货膨胀率。由于通胀率持续低于这一长期目标,委员会将致力于在一段时间内使通胀率适度高于2%,以便通胀率在一段时间内平均达到2%,长期通胀预期保持在2%。委员会预计,在实现这些结果之前,将保持货币政策的宽松立场。委员会决定将联邦基金利率的目标范围保持在0-1/4%,并预计在劳动力市场条件达到与委员会对充分就业的评估相一致的水平,以及通胀率上升到2%并在一段时间内适度超过2%之前,保持这一利率目标区间将是适当的。鉴于自去年12月以来经济朝着委员会的目标取得了实质性的进一步进展,委员会决定开始放缓其每月净资产购买的步伐,国债减少100亿美元,对MBS则减少50亿美元。削减将从本月晚些时候开始,委员会将每月至少增持700亿美元的美债,每月至少增持350亿美元的MBS。从12月开始,委员会将每月至少增持600亿美元的美债,每月至少增持300亿美元的MBS。委员会判断,每个月类似的净资产购买步伐的减少可能是适当的,但如果经济前景的变化需要,委员会准备调整购买的节奏。美联储持续购买并持有证券将继续促进市场平稳运行和宽松的金融条件,从而支持信贷流向家庭和企业。

在评估货币政策的适当立场时,委员会将继续监测所收到的信息对经济前景的影响。如果出现可能阻碍委员会目标实现的风险,委员会将准备酌情调整货币政策的立场。委员会的评估将考虑到广泛的信息,包括对公共卫生、劳动力市场状况、通货膨胀压力和通货膨胀预期以及金融和国际发展的解读。

发布会要点

鲍威尔承认目前就业市场的恢复有异常。参与率低迷,就业复苏缓慢的主因不仅仅是因为老龄化与退休,连黄金年龄段的就业恢复也不达预期。但他坚称就业市场的负面情况将伴随疫情的消褪而消失

鲍威尔提到,供给问题确实比预想的持久,并致使高通胀持续更久。同时,他直言“我们的工具无法纾解供应限制”,但“相信经济将适应供需失衡”,随后,通胀将会回落。

话音未落,他又强调说供应限制的持续时间、以及对通胀的持续影响很难预测。因为“全球供应链问题很复杂”,但“终将回归常态”,只不过“时间点高度不确定”

在宣布Taper以后,再次强调了Taper与利率政策两不相干。加息所需达到的经济条件更为严苛。

问题1:有关加息,市场预期联储将在明年加息1-2次,他们错了吗?

答:我们聚焦于我们可控的东西,在未知环境中做到清晰的政策沟通需要我们传达在面临不同境遇时我们对经济前景、风险平衡、以及政策演变的想法。

本次会议的重中之重是Taper,而非加息。Taper意味着我们达到了SFP的标准。但我们不认为加息是合适的。我们距离充分就业的目标还很远,无论是就业还是参与率。

回到你的问题,我们认为,供应瓶颈、短缺问题以及伴生的通胀问题将延续至明年,但随着这些问题的改善,通胀也会从高位回落,时间点不确定,可能是明年三季度或者四季度。

加息的节点取决于经济状况,时候到的时候我们不会犹豫的。

追问:基于你们对劳动力市场的展望,你是否认为明年下半年就业市场就可能达到充分就业?

答:如果就业市场像去年那样的节奏持续改善,那么答案是“对!”,我也认为这很有可能。

问题2:请问在这个节点你是怎么看待工资的?工资的增长很强劲,尤其是对于低收入阶层。你认为这是积极的变化还是工资通胀螺旋的迹象?

答:工资增长确实强劲。但如果从上周五的ECI指标来看,他们比通胀涨得少,所以实际工资没涨。

工资上涨通常是好事。只有超出生产力和通胀的工资持续上涨才是异常的。但目前我们的处境显然并非工资-通胀螺旋。

问题3:能谈谈联储政策在通胀和就业之间的折衷吗?你需要就业再增长500万的同时,美国人民却得忍受高通胀。这样的折衷取舍划算吗?现在加息抵抗通胀会不会比执着于就业目标更明智?

答:目前我们面对的是一条非典型的菲利普斯曲线。目前的通胀不是由于紧凑的就业市场所致。是因为短缺和强劲需求的供需失衡导致。所以,在这种环境中谈取舍并不合适。

如果这两者需要我们做出取舍,我们会考虑就业的不足和通胀的偏离程度(程度问题),以及两者将在何时回归政策(时间点问题)。我们曾经称之为“平衡方法”(balanced approach,出自前联储主席耶伦之手,译者注)

目前是个风险管理的问题,尤其是更高的通胀。

问题4:什么样的经济状况会开启更快的Taper?你怎么看待加快Taper的风险?

答:声明里写了。我现在不会给你一个明确的细节。如果有些事真的发生了,我们会开诚布公。但现在我想就以声明里的内容作为答复给你。

至于第二个问题,我只能说如果经济前景的变化有需要,那么我们随时可以加速或者放慢Taper的节奏。如果真的有事情发生,那么我们会保持透明,和大家沟通,不至于让市场感到意外。

问题5:你说通胀是临时性的,然后又说你知道很多人在通胀中生活困难,你想传达给他们什么样的信息?

答:目前的通胀确实称不上物价稳定,但就业也没有达到充分状态。我保证我们会使用工具来保持通胀可控。目前我不认为是加息的好时间,因为我们需要看到就业市场进一步恢复。

问题6:你能定义下联储语境里的“充分就业”是个什么基准吗?之前说是回归疫情前的状况,还有说是要比疫情前更好的。现在你又强调说就业市场里有退休等各色各样的问题。能给个准数吗?到底看什么?黄金年龄段的就业率?还是别的什么指标?

答:组成充分就业的要素有很多。不可以被直接衡量,也会伴随很多因素改变。没法明确细化到某个目标,要统筹考虑。就业水平、参与率等等,还有其他指标比如工资、离职、岗位空缺。我们基于这些指标做出综合的判断。

我们确实要以2020年2月的水平为基准目标。随后我们得看到劳动力市场在不受疫情干扰时的不断改善——我认为我们将看到更进一步的大幅改善(a lot)。然后我们就知道很多情况是否是后疫情时代的常态了。比如,现在很多人不参与就业,因为需要照看家人,还担心疫情干扰。

我们原以为学校开放和就业补贴的到期将导致就业市场供给增加。但有趣的是这并未发生。我认为,当我们在思考充分就业是个什么情况的时候,这里有很多灵活的空间。我们将不得不在Delta之后的某个时间看到什么是可能的(充分就业状态)。

我认为对于我们这些经历过上一个周期的人来说,学到的东西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就业市场)的充分水平可以到达那些看起来不可能的地方(这里主要指上一轮周期时就业市场不断在改善)。但我们现在的状况截然不同,高通胀来了。我们需要平衡通胀风险,因此这是一个复杂的环境。明年上半年我们会对经济发展以及疫情后的特点有更明确的看法。

问题7:有关加息的两个测试你觉得达到标准了吗?

答:这是由委员会决定的。当我们达到委员会判断的劳动力市场条件处于充分就业的状态时,有可能我们也会通过通货膨胀的测试。 这听起来有点脱离实际,但我们还没有达到充分就业。 当这种情况出现时,我们将看看是否通过了通胀测试,如果你看看过去一年半的通胀演变情况,很有可能会通过。

追问:所以你不想承认说目前的通货膨胀水平和它们的持续高企已经满足了你们所谓“适度的通胀”和“一段时期的通胀”。我们应该如何解释什么是适度和 --

答:现在这不是我们眼前的问题,我们现在想的是Taper。我们也就此作答了。所以还没考虑经济的“加息测试”。没考虑、没讨论加息问题,因为没有充分就业状态,根本轮不到谈论加息测试。

问题8:当你在评估美国经济是否处于充分就业状态这个问题时,你是否是独立于通胀情况做判断的? 如果不是这样,鉴于现在通胀的不确定性,且人们倾向于相信高通胀与劳动力市场的产能利用率无关,这是否会使这种评估变得复杂?

答:我们不定义什么是充分就业,但通胀有目标定义“2%”。充分就业的目标要与稳定的物价吻合。所谓充分就业状态,可能失业率很低但还有大量的人进入劳动力市场。

问题9:你提到了联储两个政策目标之间可能存在冲突,现在通胀风险那么高,如果就业不足持续存在的话怎么办呢?

答:这是风险管理范畴的问题。你需要覆盖所有的可能性,而非仅仅是基准情况。现在的风险确实是高通胀。但现在保持耐心是合适的。我们需要看看就业和经济好转以后的情况。Delta影响了就业增长,也导致了结构性问题,服务需求无法得以满足而商品却面临供需失衡。我认为人们一旦开始消费服务那么消费商品的量就少了,通胀就会往下。

问题10:气候变化问题

通篇废话。

问题11:有关联储官员炒股和自律问题

不重要,场面话。

问题12:还是有关通胀和加息问题

答:重复之前的回答。在正常时期预测经济就已经很难了。全球供应链破坏更是难上加难。我们没有什么经验。预测难所以设定政策很困难。我觉得我们并没有“落后于曲线”。现在的政策落位很合适。现在加息太早了,这毫无争议性。

问题13:这轮Taper比上一轮快,为什么?

答:因为经济状况和2013年大不相同,当时我们距离充分就业很远,而且通胀很低。现在则是需求非常、非常、非常的强劲,就业岗位比失业的人多。因此,现在我们所需的宽松不比2013年了。

问题14:你考虑过资产负债表的终点吗?Taper结束后是保持现在的规模还是开始被动缩表?联储买资产到底对经济有用吗?

答:我们没考虑这些。慢慢来吧,我们迟早会讨论再投资政策的。

有关资产购买有没有用,学术研究者众说纷纭,当你无法进一步降息的时候你需要通过资产购买降低长期利率。更低的利率促进了经济的借贷活动。

问题15、16、17:有关连任和提名问题

答:场面话,没有什么重要信心。

评论
Zeratul
2021/11/04 08:32
917*****73
2021/11/04 08:16
微信扫一扫
问题反馈更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