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苇
智堡作者
最新
资本主义vs.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当今经济辩论的错误框架
“资本主义的真正敌人不是社会主义;它是悲观主义。今天我们看到的,是一套相反的、向心的资本主义制度。更多的权力正被集中到特定的企业和地区。这就是为什么人们会有这种被落在后面的感觉。与其考虑资本主义在收入分配方面的问题,今天更重要的分配议题存在于企业和社区之间。”
解锁
美国人的婚姻观:同居渐成主流?
在美国,与恋人同居过的成年人的比例,现已超过已婚/离异人士;大多数人并不认为婚姻是过上充实生活的必要条件。
解锁
民主也不能贪多:美国党派的初选实验路向何方
总统候选人提名制度若要正常运作,初选只是成功的一半。另一半是来自政治内幕人士和专业人士的意见。这看似是鼓吹精英主义贬低民主主义,但是当前的制度只是形式上的民主,而不是实质上的民主。需要改变的,是反身性地将普票选举视为选择候选人的唯一合法途径的这种思维方式。
解锁
农耕,税收与国家:人类文明究竟为何而生?
谷物与其他作物不同的特别之处,就在于它易于征税。正是从农业产出中榨取剩余价值的征税能力,促成了国家的诞生,派生出等级制度的复杂社会。
解锁
回望德拉吉:“独立并不能保证主权”
“欧洲联盟想在没有主权的地方建立一个全新的主权。”
解锁
富人真的有逃避巨额税务吗?驳Saez&Zucman《不义的胜利》
确实,老年人和更富有的人往往有更多的资本收入,但这些“资本收入”源于储蓄,而储蓄又源于早已被征过税的工资收入,这是不争的事实。资本收入实质上是你为未来消费省下部分收入(而不是马上将它全部花掉)而获得的回报率。从任何角度上说,都不应该对资本收入征税。
解锁
大陆漂移?魏德曼谈动荡时代的跨大西洋经济关系
欧洲货币联盟有一个强项和一个弱项。从一开始,它的强项就是中央银行的独立性,以及欧盟条约体系对政府货币融资的明文禁止。而它的弱项,是其财政和经济政策框架,这方面的决策仍主要由成员国定夺。一个真正的财政联盟,需要联盟成员能够恰当处理好行动和责任之间的平衡。
解锁
并非“奇迹”:中国的崛起符合每一种经济发展模式
1978年以后,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主要得益于国内储蓄的增长和资本生产率的提高。然而,最近资本生产率开始下降,中国的增长率也随之下降。过去的十年中,中国加倍押注于公共投资主导型增长的战略,而人力资本投资在非沿海地区和农村地区尤其落后,创新技术扩散也更加有限;其结果是实体投资回报率的下降,全要素生产率则在过去十年中下滑了一半以上。
解锁
在中国生男孩:那些你不知道的代价
中国女性与男性的劳动力参与率在过去25年间均呈现下降趋势。这种下降趋势在农村女性当中尤其明显,将自己登记为家庭主妇的农村女性数量的急剧增加,而这与性别比例失衡加剧的宏观趋势具有潜在的联系。
解锁
中国企业在国际上究竟占据着多大地位?
中国最大的企业目前的营收数以万亿计,通过评估它们在国际市场中的存在,可以洞悉中国不断扩大的经济影响力。
解锁
  • 1
  • 2
  • 3
  • 4
  • 5
  • 6
  •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