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苇
智堡作者
最新
2020大选追踪 | 弹劾日程表:走走过场的纸老虎
在短短九天(还包含一天休会日)的时间里,21世纪的第一宗、美国历史上的第三宗总统弹劾案就将画上句号。
解锁
2020大选追踪 | 总统初选 vs. 党团会议,区别在哪儿?
随着初选季的不断推移,宣誓代表数量众多(即人口规模最大)的各州初选结果逐渐明朗,也会有候选人掉队宣布退选,【2020大选追踪】将持续关注与更新。
解锁
没什么可看的:中国不再是“汇率操纵国”
美财政部的报告警告,“美元的持续强势令人担忧”,而更加疲软的美元,可能会诱使美国贸易伙伴干预外汇市场,以打压本币汇率,届时干预数据的如实公布将变得更加关键。
解锁
资产泡沫与全球失衡:一个自我强化的反馈回路
是什么导致了2000年代初的房地产繁荣与破灭?从新兴市场向发达经济体的资本流入,可能助长了资产价格泡沫的形成。这些泡沫进而鼓励了债务的积累,而当泡沫破裂时,债务的去杠杆加剧了经济活动的下滑。
解锁
为什么没有一个“亚洲货币基金组织”?
亚洲应当摸索出自己的一套区域性金融合作安排。
解锁
BIS季刊:一文纵览全球外汇市场
全球外汇交易量已从上一轮BIS三年调查中录得的低点中恢复过来。外汇互换交易的强劲回升,尤其是在小型银行,很大程度上归因于这些工具在银行融资流动性管理中的关键作用。在非银金融客户需求增加的推动下,自2015-16年以来,主经纪商行业已基本恢复。
解锁
BIS季刊:从《三年调查》看外汇与场外衍生品市场(综述)
外汇和场外衍生品市场的交易量,在2016年和2019年调查之间经历了显著回升。继2016年的下滑之后,外汇交易量回归其长期上行趋势,到2019年4月已增至每天6.6万亿美元。利率衍生品交易量则一反此前颓势,飙升至6.5万亿美元。
解锁
资本应该从富国流向穷国吗?
如果各国可以采取共同行动对人力资本和物质资本进行再配置,以使它们的边际回报在各国之间均等,那么相对于物质资本是唯一流动要素的场景,物质资本流动的方向可能会发生逆转。
解锁
发达经济体不平等现状的十大事实
自1980年代以来大多数发达经济体的收入不平等一直在恶化,最高边际税率的降低和公共财富的衰落让政府越来越穷,难以制衡私人财富的“王者回归”。在美国,财富集中度已经逼近镀金时代以来所未见的水平。
解锁
博里奥:国内与全球金融周期的“双城记”
遭受外溢效应的国家的政策制定者,最初可能会通过外汇干预做出回应,但最终他们会发现将利率维持在与核心国家不同的水平上非常困难。不论他们希望抵御升值的初衷为何——通胀低于目标水平、金融稳定考量或保证国家竞争力,这种困难都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结果,这些国家的货币政策也有所宽松,造成各国金融周期的同步共振,并放大危机带来的冲击。
解锁
  • 1
  • 2
  • 3
  • 4
  • 5
  • 6
  •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