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失衡
主题

全球失衡犹如阿喀琉斯之踵,困扰着国际货币体系。无论是贸易失衡还是金融失衡,都对市场构成了相当的风险。
最新
没什么可看的:中国不再是“汇率操纵国”
美财政部的报告警告,“美元的持续强势令人担忧”,而更加疲软的美元,可能会诱使美国贸易伙伴干预外汇市场,以打压本币汇率,届时干预数据的如实公布将变得更加关键。
解锁
资产泡沫与全球失衡:一个自我强化的反馈回路
是什么导致了2000年代初的房地产繁荣与破灭?从新兴市场向发达经济体的资本流入,可能助长了资产价格泡沫的形成。这些泡沫进而鼓励了债务的积累,而当泡沫破裂时,债务的去杠杆加剧了经济活动的下滑。
解锁
发达经济体不平等现状的十大事实
自1980年代以来大多数发达经济体的收入不平等一直在恶化,最高边际税率的降低和公共财富的衰落让政府越来越穷,难以制衡私人财富的“王者回归”。在美国,财富集中度已经逼近镀金时代以来所未见的水平。
解锁
博里奥:国内与全球金融周期的“双城记”
遭受外溢效应的国家的政策制定者,最初可能会通过外汇干预做出回应,但最终他们会发现将利率维持在与核心国家不同的水平上非常困难。不论他们希望抵御升值的初衷为何——通胀低于目标水平、金融稳定考量或保证国家竞争力,这种困难都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结果,这些国家的货币政策也有所宽松,造成各国金融周期的同步共振,并放大危机带来的冲击。
解锁
主权与人的境遇 - 企业治理视角看日本近代经济体制变迁(终)
我们或许可以想象这样一副图景:全球各国的主权部门通力合作,协调行使主权,打碎跨国企业与当地社区之间的利益分化。
解锁
大陆漂移?魏德曼谈动荡时代的跨大西洋经济关系
欧洲货币联盟有一个强项和一个弱项。从一开始,它的强项就是中央银行的独立性,以及欧盟条约体系对政府货币融资的明文禁止。而它的弱项,是其财政和经济政策框架,这方面的决策仍主要由成员国定夺。一个真正的财政联盟,需要联盟成员能够恰当处理好行动和责任之间的平衡。
解锁
富人不可能永远富下去吧...可能吗?
随着世界经济在1980年代逐步开放,新的移动资本往往会流向提供最高回报的地方,而这些地方往往是税赋最低、监管最宽松的国家。为了留住这些资本,各个国家发现自己不得不向他们的贸易伙伴有样学样,实行自由市场政策。这种政策转变进一步导致了更加失衡的收入分配。减税措施力度越大的国家,不平等加剧的程度越深。
解锁
中国的海外放贷:对发达经济体的“区别对待”(终)
中国的资本输出遍及全球,且债权高度集中在十多个国家,其中既有富国也有穷国。对国际金融体系的研究,有必要超越西方资本市场的私人部门流动,纳入一个相对较新但极具系统重要性的债权人——中国。
解锁
中国的海外放贷:“消失”的债务违约(三)
中国的放贷总量在2016年和2017年确实有所下降,但对低收入国家的放贷仍然保持在相对高位。发放给发展中国家的中国国际贷款发生违约事件的数量,明显超过了欠外国债券持有人和银行的债务重组的数量。
解锁
中国的海外放贷:钱到何处去?从何处来?(二)
截至2017年,接受中国官方专项资金或贷款的国家占比增长至近80%,中国海外放贷的金融影响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大。大部分中国海外贷款都以美元计价,并以能够反映风险溢价的利率发放,契约特色也与私人银行贷款相似。
解锁
  • 1
  • 2
  • 3
  • 4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