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治理与协同
主题

全球治理与协同对应全球的无政府状态。
最新
富强的是谁的国:企业治理视角看日本近代经济体制变迁(二)
维新中,日本的国家权力转移到了新生权贵手中,资源分配向与政府勾结的财阀倾斜,现代化与工业化得以加速的同时,财富停留在财阀和政府的手中,滋生了内部问题。
解锁
当资本遭遇政治:CEO亲共和党倾向的深远影响(终)
CEO可能是在攀爬升职阶梯的过程中发展出了亲共和党的政治偏好,并养成共和党政策能够更好满足的利益取向。另一种可能性是,能成为CEO的人,可能从一开始就具备亲共和党偏好;而为什么从一开始就具备共和党偏好的个人更有可能成为CEO,是一个值得商榷的话题。
解锁
“菊与刀”的“功与过”:企业治理视角看日本近代经济体制变迁(一)
战后日本企业的内部治理制度,即所谓的三神器“年功序列”、“终身雇佣”和“企业工会”,既有其文化根源,亦有其经济理性。在终身雇佣制下,被雇佣者忠于企业并提升劳动技能,是该制度造成的附带效应,而非成立该制度的决定因素。
解锁
全球化如何改变资本流动?
穿上了马甲也依然是美国“国籍”。
解锁
富人不可能永远富下去吧...可能吗?
随着世界经济在1980年代逐步开放,新的移动资本往往会流向提供最高回报的地方,而这些地方往往是税赋最低、监管最宽松的国家。为了留住这些资本,各个国家发现自己不得不向他们的贸易伙伴有样学样,实行自由市场政策。这种政策转变进一步导致了更加失衡的收入分配。减税措施力度越大的国家,不平等加剧的程度越深。
解锁
中国的海外放贷:对发达经济体的“区别对待”(终)
中国的资本输出遍及全球,且债权高度集中在十多个国家,其中既有富国也有穷国。对国际金融体系的研究,有必要超越西方资本市场的私人部门流动,纳入一个相对较新但极具系统重要性的债权人——中国。
解锁
中国的海外放贷:“消失”的债务违约(三)
中国的放贷总量在2016年和2017年确实有所下降,但对低收入国家的放贷仍然保持在相对高位。发放给发展中国家的中国国际贷款发生违约事件的数量,明显超过了欠外国债券持有人和银行的债务重组的数量。
解锁
中国的海外放贷:钱到何处去?从何处来?(二)
截至2017年,接受中国官方专项资金或贷款的国家占比增长至近80%,中国海外放贷的金融影响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大。大部分中国海外贷款都以美元计价,并以能够反映风险溢价的利率发放,契约特色也与私人银行贷款相似。
解锁
中国的海外放贷:不容忽视的“隐藏”巨头(一)
中国官方放贷和投资的大幅增长在和平年代的历史上几乎可以说是前所未有,唯一具有可比性的是在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海外放贷活动的崛起。实际上,债权的迅速增长已经使中国政府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官方债权人。
解锁
美元是一切问题之所在
长远来看,美元霸权无法永远存续。但任何单极体系都已不适合多极世界,这意味着不应以另一种货币霸权来替代当前的货币霸权。未来体系或可通过技术手段构建,Libra也许就是可能性之一。
解锁
  • 1
  • 2
  • 3
  • 4
  • 5
推荐研报更多
摩根大通资管-长期资本市场假设2019
JPM资管
2019/10/14 10:30
IMF世界经济展望1910-第三章:重振低收入国家和新兴市场经济体的经济增长:结构性改革能发挥什么作用?
IMF
2019/10/11 11:24
IMF世界经济展望1910-第二章:相互靠拢还是渐行渐远?发达经济体国内的地区差异及调整
IMF
2019/10/11 11:24
PGIM_FI_Fourth_Quarter_Market_Outlook
PGIM
2019/10/10 11:14
摩根大通资管-市场指引手册图集19Q4
2019/10/02 1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