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4 15:01
圣路易斯联储美国联邦储备体系中的12个地区联储之一。
刨除住房成本,美国通胀水平远不及2%的目标 如果仅关注传统的总体CPI (headline CPI) 和剔除了食品和能源的核心CPI (core CPI) 两项指标,可以发现美国目前已经非常接近美联储设定的2%的通胀目标了 (图1)。 但如果我们去除了住房成本的话,答案就不太一样了。到2019第四季度,不包括住房服务的通胀指数仅为1.4%,过去5年年化上涨仅0.9%。这一项支出在过去五年平均拉升了通胀水平达0.8个百分点,说明潜在的通胀趋势其实非常疲软。 为什么要剔除住房成本呢?这需要从我们剔除食品和能源因素说起。 如图2所示,如果将时间维度拉长至10年以上,核心通胀率和总体通胀率的趋势几乎相同,但短期内由于食品和能源价格的高波动性,会在计算通胀中增加额外的噪音,因此在某一时刻考量潜在增长水平时应当被排除。 但剔除住房成本的关键考量则在于,住房成本每年的变化水平和CPI中其他部分的变动是不同步的,但其在CPI中的比重又相当大(图3)。举例而言,25年内,年化住房成本的变化与除住房成本CPI变化的相关系数是-0.11,而食品和能源对应的则分别是0.15和0.1。(图4)这说明去除食品和能源是为了去噪音使CPI更平滑,但去除住房成本则是为了去除和其他商品服务价格压力不相关的特异性因素。 近年来推动CPI住房成本中的核心部分可能是住宅建造成本和高企的房价,而非实际的商品和服务价格。自金融危机后许多的工人离开了建筑业,这使得住宅建造的生产率一直在负增长,抬高了住房成本。成本的上涨最终可能会因消费者需求的上涨得到缓释,房屋建造新科技的发展也会从供给侧降低住房成本。
评论
推荐研报更多
Bridgewater-Associates-2020-Strategic-Report
2020/02/18 10:27
纽约联储投资者顾问委员会会议(2020年2月)——贝莱德全球固收与全球配置基金CIO,Paul Tudor Jones
2020/02/15 07:02
Pershing Square年度投资者会会议材料PPT
2020/02/06 18:19
IMF世界经济展望2020年1月-中文
IMF
2020/02/02 15:44
IMF世界经济展望2020年1月
IMF
2020/02/02 1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