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堡严肃、透彻地对待全球宏观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金融时报》刊文发声,加快落实SDR普遍分配应对新冠疫情   7月16日,英国《金融时报》刊发易纲文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应利用SDR应对新冠疫情》。文章指出,疫情爆发以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已先后采取一系列救助措施帮助成员国应对新冠疫情。然而,有关SDR普遍分配措施,IMF虽然反复讨论,但始终未能落实。这是个错误。   特别提款权(SDR)是IMF于1969年创设的一种用于补充成员国官方储备的国际储备资产。2015年11月,IMF执行董事会决议自2016年10月1日起的五年期内,人民币与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一道,构成特别提款权篮子货币。其中权重为美元41.73%,欧元30.93%,英镑10.92%,人民币8.33%和日元8.09%。   此前2009年次贷危机时,G20伦敦峰会曾迅速就2500亿美元SDR普遍分配达成共识(图1),这对缓解危机、提振经济复苏起到了重要作用。   而面对新冠危机,易纲行长认为SDR普遍分配,可以广泛补充成员国的外汇储备,提升购买力。这也是应对这场百年不遇危机的快速、务实、公平和高效的措施。而面对资本外流、债务危机加重,但缺乏渠道和工具补充储备资产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收益良多。   易纲行长文中援引皮特森研究所模型指出,IMF若进行5000亿规模的SDR普遍分配,全球收入最低的76个国家将获得220亿美元的储备资产,其中22个国家的储备资产能提高20%以上(图2)。这远远超过了G20组织提供的140亿美元债务延期的成果。而考虑到一些不需额外SDR的国家也借出SDR,发达国家利用SDR支撑本国刺激措施,也能有更多资源履行国际义务,因此发展中国家获取储备资产的渠道得到极大丰富。   此外,对增加SDR普遍分配的批评之声,易纲行长也坚定地予以回应。   首先,业内关切的问题是SDR不如IMF贷款,不附带改革条款约束,会助长道德风险。但易纲行长认为新冠疫情是外生性冲击,对一些发展中国家也是外生的金融和经济危机,不宜在此时强调结构性改革。更何况,解决短期流动性短缺的问题,正是防止长期经济滑坡对经济结构造成永久性伤害的关键所在。   其次,有担心认为SDR是在凭空创造新的货币。易纲行长认为,SDR不是货币,而是补充性的储备资产,分配SDR不需要增发组成货币。而且SDR的使用范围多限于公共部门,私人部门并不接受,并非如货币般直接流通。   同时,有观点认为SDR主要作用是补充全球对储备资产的长期需求,但新冠疫情并非长期危机。易纲行长指出,这种对SDR的理解过于狭隘。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冲击超过了金融危机,持续时间长,长期影响正是难以估量的。SDR普遍分配,全面补充各国的储备资产,正是确保国际体系保持正常运行。   最后,易纲行长强调,SDR普遍分配的建议已经得到绝大部分国家支持。为应对疫情推动全球经济复苏,国际社会应尽快达成共识并落实分配。   备注:SDR不是信用货币,也非对IMF的债权。而是IMF成员国可自由使用货币的潜在求偿权(IMF原文:potential claim on the freely usable currencies of IMF members),因此SDR也通常被称为“纸黄金”。(图:IMF)
2020/07/20 14:30
评论
收藏
复制链接成功
评论
推荐研报更多
Economics of Money and Banking Mehrling_P6E4
2020/08/06 09:54
Economics of Money and Banking Mehrling_P6E3
2020/08/06 09:54
cgfs65 美元融资的全球视角
国际清算银行
2020/08/05 14:30
Economics of Money and Banking Mehrling_P6E1
2020/07/29 17:05
Economics of Money and Banking Mehrling_P6E2
2020/07/27 1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