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堡网 – 一个总是死不了却也总是成不了事儿的网站……
 
  可能是最好的中央银行学网站。微信公众号:investlism。捐助本站可获得米抠的硬盘访问权限。

影子银行的宏观视角(译文第一版 by Mikko)A Macro View of Shadow Banking

| 影子银行的宏观视角(译文第一版 by Mikko)A Macro View of Shadow Banking已关闭评论

正文部分:

在影子银行领域内,迄今为止的文献聚焦于影子银行有关批发融资以及私人货币(信用)创造两方面。本文扩展了有关影子银行的研究角度,将聚焦在杠杆贝塔(leveraged beta)以及超越固定收益基准(指数)的超额收益供应这两方面。将话题延展至总回购量以及净回购量,本文着重于经纪交易商(broker-dealer)作为匹配账簿资产负债表的(matched-book)货币交易商的金融中介角色,这些交易商在寻求安全资产(search for safety)的现金池以及追求收益(search for yield)的拥有各类杠杆型债券投资组合的资管实体之间“做市”(作为金融中介)。在更广扩的角度之下,本文展示了影子银行与资产管理之间的深层次联系(这些资管公司不仅包括对冲基金,还包括被认为是无杠杆的纯多头型共同基金)。


影子银行的货币视角(译文第三版 by Mikko)Shadow Banking:The Money View by Zoltan Pozsar

| 影子银行的货币视角(译文第三版 by Mikko)Shadow Banking:The Money View by Zoltan Pozsar已关闭评论

这篇论文提供了一个资产负债表的框架,并在该框架内测度全球金融生态体系短期融资的来源及流向使用。我们引入了一张全球融资资金流的动态图来展示交易商银行是如何在两类资产管理者的金融中介活动中应运而生的,这两类资产管理者分别是:通过有抵押现金投资来寻找安全资产的现金池以及通过其证券投资组合及衍生品融资后寻求投资收益的杠杆组合管理者。我们认为现存的货币总量(M0,M1,M2,等等)以及美国的金融账户(前资金流动统计)并不能完备地反应现代金融生态体系中金融机构的真实情况,所以决策者应当做脑补,来更好地分析和监测影子银行及该体系对金融稳定的潜在风险。货币总量通常被用于针对货币政策中的需求管理,并没有覆盖纳入资产管理者视为货币的一些工具——比如回购工具。资产管理者的货币需求并不受到实体经济交易需求的驱动,而是受到金融经济的驱动:在这个意义上,影子银行体系中基于回购的货币交易活动是有关于对资产管理者的营运资本供应的。这与150年前的白芝浩世界类似——实际票据(收入)提供给商人和制造商以营运资本。这些发展都应当系统地被纳入到新的一系列抵押物流动,风险流动以及离岸美元卫星账户的流动之中,以对金融资本账户做更好的补充。本文中的资产负债表框架展示并解释了美联储的逆回购工具如何降低金融体系内的交叉关联以及它们如何进化成为对于影子银行的最小流动性要求以及一种控制基于市场的信贷周期的工具。现实中全球宏观经济受到现金池及杠杆组合管理者崛起的驱动力与实体经济滞涨的驱动力类似。因此,一种对影子银行的诠释既是——金融经济只是实体经济失衡的倒影,而究其原因则是过剩的全球储蓄,降速的潜在增速以及国民收入中企业利润份额相对于工资的攀升。


影子银行故事的另一面:需求端的野蛮生长

| 影子银行故事的另一面:需求端的野蛮生长已关闭评论

过去三四十年以来金融领域发生的最深刻的变化之一,大概便是影子银行的崛起了。在诸多研究中,影子银行亦被视为酿成2008金融危机的重要原因。谈到影子银行,人们或许在许多情况下自然地想到影子银行的供给侧图景,即银行等金融机构为了逃避监管及追求更大收益而将一些表内转移到表外,并逐渐形成了影子银行。但是,正如其他经济学故事一样,影子银行的故事也同样是由供给侧与需求端两个方面构成的,如果从需求端的角度去看影子银行的生长逻辑,会得到一幅与供给侧下的影子银行迥然不同的画卷。为了从理论上回答该问题,我们找出了当代最顶尖的货币银行学家之一的Zoltan Pozsar于2011撰写的一篇论文,在本文中,Zoltan从需求端角度向我们展示了影子银行“野蛮生长”故事的另一面——什么样的主体,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将资金投向影子银行?而这又对联储的货币政策产生了怎样的影响?此外,他还论述了美国银行体系面临的“三元悖论”。文章内容信息量庞大,字里行间都能流露出作者对货币银行学及宏观经济学交相辉映的深刻理解。对此,我们尝试用了尽可能直白的语言,对Zoltan的这篇文章作了专题译介,如果您对影子银行生长的需求端逻辑及美国银行业的一般性图景感兴趣,欢迎一读!


伯南克-新时代的货币政策

| 伯南克-新时代的货币政策已关闭评论

2017年,分别在葡萄牙辛特拉和怀俄明州杰克逊霍尔举行的欧洲中央银行和美联储的旗舰研究会议有一些共同点:两次会议都与货币政策无关,甚至中央银行也被冷落。欧洲央行的研究会议(主题:发达经济体的投资与增长)确实包括了德拉吉在货币政策前景方面的开幕词,但其后会议就转向了技术进步对就业的预期影响等问题。联储的研究会议(主题:促进有活力的全球经济)则包括从财政政策到贸易到收入分配等方面的论文,几乎没有提及货币政策。无论是否是有意的,我认为这个信号是很明确的。经过十年的共同努力,央行首先恢复了金融稳定,其后通过大量的货币政策干预来实现经济复苏,欧美央行相信他们已经看到了隧道尽头的光芒。他们期待着一个相对金融和经济稳定的时代,比较紧迫的经济问题将与其他决策者的责任更相关,包括增长,全球化和分配等问题,而这不是中央银行的主要关注领域。


费希尔最新演讲:20年来英美央行独立性、政策工具与职责的变化

| 费希尔最新演讲:20年来英美央行独立性、政策工具与职责的变化已关闭评论

9月28日,即将卸任的美联储二号人物斯坦利·费希尔在纪念英格兰银行获得独立地位20周年的活动上发表讲演,从横向比对了20年来英美两国央行运作框架的变化,其内容覆盖央行独立性、央行的透明度/责任制/沟通策略、央行的常规货币工具与新型货币工具、央行的最后贷款人职能与金融稳定职能等。可以说,费希尔的讲话几乎覆盖了所有中央银行学研究者与爱好者必须了解的与央行有关的基本要素,从某种程度上可以作为央行学研究良好的入门作品。对此,我们全文译介了费希尔的这篇讲话,如果您对中央银行学感兴趣,或想再巩固一下关于中央银行学的基本知识,欢迎阅读!


直升机撒钱手册

| 直升机撒钱手册已关闭评论

在私人去杠杆周期中,如果旨在刺激私人信贷需求,货币政策将在很大程度上无效。重要的不是货币刺激本身,而是货币刺激是否与财政刺激协同(即直升机撒钱政策),以及货币政策的沟通策略是否可以在私人部门去杠杆期间帮助财政当局维持刺激。财政主导地位(Fiscal Dominance)与中央银行独立性(Central Bank Independence)在长周期中循环往复,并成为了私人部门加杠杆及去杠杆化周期的映射。(即财政主导时期,私人部门往往在去杠杆;中央银行维持独立性时期,私人部门往往在加杠杆)


1.1990年代初曾被斥为“欧洲病夫”的德国,如何再度崛起?

2.为什么说德国的此次崛起正如“德国模式”一样,存在某种不可调和的内生性矛盾?这种矛盾又是如何引发了后来的欧元区困局?

3.如果德国最终控制了欧元区,世界将会怎样?


在从人口结构角度探讨“日本病”的文章中,我们谈到在日前全球主要央行普遍开始趋于紧缩的大潮中,日本央行似乎“掉队”了。但如果回顾2000与2006年日本央行两次贸然退出通缩而引发严重后果的历史经验,我们有理由认为日本央行对退出宽松的时机保持如此的谨慎,是很有道理的。


而其他的成果则更是夸张到假设固收型共同基金是无杠杆的,并分析了基金赎回引发的市场波动,而不考虑内嵌在固收基金中的直接杠杆形式是如何放大赎回引发的市场波动的。最近,格罗斯在离职信中提到了“perceived” alphas”的概念,“Some Pimco funds are generating what I call “perceived” alpha. This seems to be nothing more than “leverage-enhanced” beta.”,这与我们前文提到的“杠杆BETA”之一个概念,与之相映成趣的是,PIMCO总回报基金的赎回也引发了利率衍生品市场的定价变化。


欧洲央行的量化宽松政策与美联储、日央行的量化宽松政策截然不同。这种差异性不仅仅体现在所购资产类别的区分之上,还在于各经济体独特的制度安排以及经济特征。最近,美联储Brainard、欧洲央行执委Benoît Cœuré、CFR研究员Brad W.Setser以及英国博主General Theorist分别就ECB QE政策进行了分析,并着墨于一下三大核心点:

非常规货币政策(QE)退出对汇率以及外部平衡的影响(Brainard/Brad W.Setser)
ECB QE政策引发的欧元区资本外流以及汇率问题(Benoît Cœuré)
QE政策引发的欧元区内部TARGET2失衡问题(General Theorist)


智堡网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