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市札记(1)

9月迄今以来,美债出现结构性动荡:一方面,长期美国国债收益率持续上升,而在收益率曲线前端则是有所下行。美债投资者的久期调整行为是相当明显的,更低的组合久期是一种对联储9月议息会议的潜在不确定性的回应,这确实也反应在了不同投资主体的久期选择之上。

下图为美债收益率曲线一个月以来的变化,6个月以上期限收益率全部上行。1个月以内到期的国债由于被视为HQLA(高质量的流动性资产),投资者买入短期债的行为可以被视为更偏好短期无风险资产。(持有HQLA与持有准备金的目的类似)
%e4%ba%85yiled

如下图:2Y10Y Spread自9月以来迅速上升

2y10

据彭博,从PIMCO总回报基金公布的数据来看,其持有的债券头寸的存续期从7月底的5.44年降到5.27年。

qq%e6%88%aa%e5%9b%be20160918125822

除了资产管理者对长期美债头寸进行削减以外,周五,美国财政部发布国际资本流动报告(TIC),中国7月减持220亿美元美债,减持规模创近三年来最大降幅,所持美债总规模降至三年低位,但仍维持着美国第一大海外债主;日本增持美债690亿美元,仍然稳居美债第二大持有国地位。另据统计,过去一年内海外央行抛售美债规模达3430亿美元,创纪录新高。

笔者:总量数据遗漏了一些细节,虽然在过去一年内海外央行抛售了美债,但是,这部分资金实际上转向流入了美联储向官方及央行对手方使用的隔夜逆回购工具。只不过联储一直未将该工具作为主要货币政策操作工具,且透露的信息相当之少。

从下图中我们可以很直观的看到,2015年至今,外国官方及国际账户的逆回购协议(逆回购同样会置入一笔联储资产端的抵押物)规模翻了1.5倍,从1130亿美元上升到了目前2520亿美元的规模。纽联储在今年发布的公开市场操作年报中提到了这个增量部分的问题:

The increase in the size of the pool was driven by some central banks’ preferences to maintain robust dollar liquidity buffers, by the reduced availability of alternative investments with private counterparties, and by the New York Fed’s removal over time of constraints on customers’ ability to vary the size of their investments.

我们可以很快地找到三个重点:一些央行需要维持足够的美元流动性缓冲,私人对手方的可选投资变得少(实际上对应美国有抵押与无抵押市场的交易规模缩减),此外则是多元化他们的投资规模(及久期)。

qq%e5%9b%be%e7%89%8720160918131618

这样做的好处在于,当海外央行抛售国债转入隔夜逆回购工具时,被抛售的国债可以回流到美国的私人部门供给到货币基金——事实上,近期导致Libor飙升的货币市场改革,包含Prime基金转为Government基金,转换为后者以后,货币基金的资产端需要短期国债作为其高质量流动性资产及流动性缓冲,故联储此举可能是为了将短期国债“内化”来服务本国货币市场。

我们将外国官方及国际账户进行的隔夜逆回购操作的变动量与他们持有的美债数量作对比,确实可以发现存在一些此消彼长的情况。下图中绿线为美债持有量,蓝线为隔夜逆回购使用量总量。

qq%e6%88%aa%e5%9b%be20160918135930

我们再来看看周度变化:

%e7%be%8e%e8%81%94%e5%82%a8%e4%bb%a3%e6%8c%81%e5%9b%bd%e5%80%bafonrrp%e5%af%b9%e6%af%94

虽然如此,不可否认的是,外国官方及国际账户的美债及美元持有量都在下滑,我们加总了美债持有量与隔夜逆回购的使用量,结果如下:

%e7%be%8e%e8%81%94%e5%82%a8%e4%bb%a3%e6%8c%81%e5%9b%bd%e5%80%bafonrrp

自年初以来,两者的累加规模在缩减,这同样伴随着美元的贬值。美元与美债(既美国货币当局与财政当局的双负债)离岸输出量的下滑在Libor市场当中体现得淋漓尽致,3个月Libor及OIS利差迭创新高,上升幅度与去年加息时期相差无几。

qq%e6%88%aa%e5%9b%be20160918140434

因此,9月是否加息这个问题,对于这些离岸投资者而言早已经不重要了,因为认定年内必有一次,是市场所认同的。

qq%e6%88%aa%e5%9b%be20160918141110

市场何时会再次趋于平静?也许……他们只是需要更鸽的点阵图。

 

美债与FONRRP

据见闻:http://wallstreetcn.com/node/263194

周五,美国财政部发布国际资本流动报告(TIC),中国7月减持220亿美元美债,减持规模创近三年来最大降幅,所持美债总规模降至三年低位,但仍维持着美国第一大海外债主;日本增持美债690亿美元,仍然稳居美债第二大持有国地位。

另据统计,过去一年内海外央行抛售美债规模达3430亿美元,创纪录新高。

根据TIC报告,中国7月减持220亿美元美债,减持规模创2013年12月以来最大降幅,所持美债总规模至1.2188万亿美元。而在今年6月份时,中国已减持美债规模至五个月最低水平,当时持美债规模达1.2408万亿美元。

继续阅读美债与FONRRP

好像很久没更新了的样子啊!发一点最近看的一颗赛艇的东西吧

首先是……Shin的:sp160506,主题是Market liquidity and bank capital,提到了银行和交易商银行的资本结构问题(负债偏好),这可是最近的研究重点,其实瑞信也在做相关的研究,这些金融机构的资产负债表为牵引联储的货币政策哒……so……他还有个PPT版本,是:Shin 2016 04 Market liquidity ground level and global views

我的小伙伴张鸿运做了一个简单的解读:别老想着放开杠杆率,乖乖增加资本

还有个一颗赛艇的PPT:LBS-Duffie-Liquidity-2016有缘人拿去看吧。

对啦,最近财政政策问题很火嘛……

发个这个直升机撒钱:前沿……(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