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抠的译作——影子银行:货币图景

本文由Mikko翻译,翻译行为得到作者许可。译文的使用请遵守Copyright Law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nd Related Laws Contained in Title 17 of the United States Code其中的「合理使用四項原則」。

第一、第二部分于2016年3月首次翻译,2016年10月修订。

原报告链接:https://www.financialresearch.gov/working-papers/files/OFRwp2014-04_Pozsar_ShadowBankingTheMoneyView.pdf
作者:Zoltan Pozsar

摘要部分

这篇论文提供了一个资产负债表的框架,并在该框架内测度全球金融生态体系短期融资(short-term funding)的来源(soruces)及使用(uses)。我们引入了一张全球融资资金流(funding flows)的动态图来展示交易商银行(dealer banks)是如何在两类资产管理者(assetmanagers)的金融中介(intermediaries)活动中应运而生的,这两类资产管理者分别是:通过有抵押现金投资(collateralizedcash investments)来寻找安全资产的现金池(cash pools)以及通过其证券投资组合及衍生品融资后(fundedsecurities portfolios and derivatives)寻求投资收益(yield)的杠杆组合管理者(leveredportfolio managers)。我们认为现存的货币总量(M0,M1,M2,等等)以及美国的金融账户(前资金流动统计)并不能完备地反应现代金融生态体系中金融机构的真实情况,所以决策者应当做脑补,来更好地分析和监测影子银行及该体系对金融稳定的潜在风险。货币总量通常被用于针对货币政策中的需求管理,并没有覆盖纳入资产管理者视为货币的一些工具——比如回购工具。资产管理者的货币需求并不受到实体经济交易需求的驱动,而是受到金融经济的驱动:在这个意义上,影子银行体系中基于回购的货币交易活动是有关于对资产管理者的营运资本供应(provision ofworking capital)的。这与150年前的白芝浩世界类似——实际票据(收入)提供给商人和制造商以营运资本。这些发展都应当系统地被纳入到新的一系列抵押物流动,风险流动以及欧洲美元卫星账户的流动之中,以对金融资本账户做更好的补充。本文中的资产负债表框架展示并解释了FED的逆回购工具如何降低金融体系内的交叉关联以及它们如何进化成为对于影子银行的最小流动性要求以及一种控制市场基准的信贷周期的工具。现实中全球宏观经济受到现金池及杠杆组合管理者崛起的驱动力与实体经济滞涨的驱动力类似。因此,一种对影子银行的诠释既是金融经济只是实体经济不平衡的倒影,而究其原因则是过剩的全球储蓄,降速的潜在增速以及国家收入企业利润相对于工资的比例失衡。

继续阅读米抠的译作——影子银行:货币图景

债市札记(1)

9月迄今以来,美债出现结构性动荡:一方面,长期美国国债收益率持续上升,而在收益率曲线前端则是有所下行。美债投资者的久期调整行为是相当明显的,更低的组合久期是一种对联储9月议息会议的潜在不确定性的回应,这确实也反应在了不同投资主体的久期选择之上。

继续阅读债市札记(1)

美债与FONRRP

据见闻:http://wallstreetcn.com/node/263194

周五,美国财政部发布国际资本流动报告(TIC),中国7月减持220亿美元美债,减持规模创近三年来最大降幅,所持美债总规模降至三年低位,但仍维持着美国第一大海外债主;日本增持美债690亿美元,仍然稳居美债第二大持有国地位。

另据统计,过去一年内海外央行抛售美债规模达3430亿美元,创纪录新高。

根据TIC报告,中国7月减持220亿美元美债,减持规模创2013年12月以来最大降幅,所持美债总规模至1.2188万亿美元。而在今年6月份时,中国已减持美债规模至五个月最低水平,当时持美债规模达1.2408万亿美元。

继续阅读美债与FONR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