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堡立场;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五年一度的欧洲议会 (European Parliament, EP) 普票选举,将于2019年5月23-26日举行。这是继2016年全球民粹思潮初露獠牙之后,对欧盟未来方向的第一次民意检验,因此今年的欧洲议会选举备受关注。

2014年5月上一届选举结束至今,欧洲政治格局经历了剧变,欧洲怀疑主义 (Euroscepticism,下称“疑欧”) 论调弥漫于欧洲大陆,反移民、反建制的民族主义 (nationalism)、民粹主义 (populism) 浪潮喧嚣直上。继英国全民公投脱欧、德国总理默克尔宣布不再寻求连任之后,在法国总统大选中胜出的马克龙,成了硕果仅存的泛欧主义 (Pro-Europeanism) “偶像”。

继续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堡立场;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美国阿肯色州布拉德福德健康服务中心是一家专门为阿片类药物(opioids)成瘾者提供康复治疗的机构,28岁的罗伯特·科尔作为其职员之一,就曾经是一名瘾君子。

罗伯特自幼丧母,因情绪低落而开始服用药物。“在17岁时,我第一次接触阿片类药物,学名叫氢可酮,这种药物在美国年轻人中非常流行,它甚至被叫做‘清醒茶’”。生活的不如意在服用这种药物之后迅速消失,而且,要得到这种药物简直如同探囊取物,只要他对医生说自己感到疼痛,医生就会开出一个月的剂量。

从氢可酮开始,罗伯特便陷入阿片类药物不可自拔,并逐渐尝试了药性更强的氧可酮以及盐酸羟可待酮等等,以至于后来变得“整个人身体极度虚弱,精神也萎靡不振。我开始封闭自己,也不敢出远门,因为一旦离家超过两个小时,我就会浑身不舒服,必须服用药物”。

阿片成瘾不仅给罗伯特本人带来身心上的磨难,更让其更难融入社会。大学最后一年,罗伯特每天的阿片类药物开支已经达到200美元,远远超出承受范围。“我开始偷窃朋友、室友的物品,把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拿去换钱。大学毕业后,我继续过着这种颓废至极的生活”。直到成瘾的第六年,罗伯特在父亲的帮助下才进入一家戒毒中心,经过两年时间才终于成功戒毒。

作为“阿片危机”的一个缩影,类似罗伯特的故事其实在美国各地都在不断上演。而“阿片危机”本身,正如一个三棱镜,亦折射出了美国学界、政府、医院、制药企业、保险公司之间的复杂纠葛……

继续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堡立场;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精要

  1. 缩表(点击可浏览我们的缩表分析视频)将在年内终结,年底将在3.5万亿美元的规模。
  2. 强调positive outlook,但担心外部环境以及全球经济同步下行(点击链接看欧元区有多糟糕)。
  3. 强调目前无需降息。
  4. 强调通胀的对称性(即现在不算达到目标,这影响了联储的政策可信度)。
  5. 提及美国劳动参与率低(点击链接查看美国的低就业参与率问题)的可怜,需要改变这个状况来支持经济增长。

继续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堡立场;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近日,著名大鸽派 James Bullard (圣路易斯联储主席,今年开始成为FOMC票委) 做了一番十分有趣的演讲。他想证明当下所谓的“量化紧缩”对宏观经济的影响要远小于当时的量化宽松。不过,Bullard这篇演讲真正有意思的地方在于,他似乎有意无意地承认了QE的真相:一个没有货币的货币政策。QE绝不是媒体口中的“放水”或是“印钱”,它的本质是一场货币性假动作

继续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堡立场;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人民币汇率是无论投资者还是决策者都非常关心的话题,而论及人民币汇率,就不得不谈及我国的汇率制度。自2005年开启汇率改革以来,我国的汇率制度在过去近15年里潜移默化间发生了很多变化,其越来越转向一个更加灵活的汇率制度,但是在此过程中,也面临着不少挑战。汇率制度的变化,对普通人与投资者会有怎样的影响?IMF的这篇论文便讲述了2005年以来我国汇率制度变迁史,我们对此作了专题译介,以期让各位读者更好理解人民币的现状与未来,欢迎阅读!

一、前言

在2005年7月宣布逐渐改变固定汇率制后,中国开始定期采取措施提高人民币汇率的灵活性,同时,汇率稳定继续发挥着重要作用。随着时间的推移,虽然汇率已变得更加灵活,但仍受到精心管理。当局需要一个灵活的、由市场决定的汇率,以帮助吸收外部冲击,并保持货币政策影响国内经济状况的能力。由于中国正处于向浮动汇率过渡的关键阶段,研究过去的发展和现状有助于理解未来的道路。本文概述了2005年以来中国汇率制度的演变历程,阐述了中国在实现浮动汇率的道路上所面临的独特制约,分析了顺利调整所需要的支撑条件和政策。对中国而言,提高灵活性的关键制约因素在于:寻求多样化(diversification)的巨额人民币储蓄、在面临大规模贬值事件时会激起脆弱性的羊群效应,以及人民币潜在的突然波动可能导致的地区溢出影响。

……

下载APP或前往智堡公众号(zhi666bao)小程序内阅读全文。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堡立场;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MMT口水战”:缘从何起?

近期,关注海外财经圈 (Twitter/Media/Blog) 的朋友应该已经被现代货币理论 (Modern Monetary Theory, MMT) 刷屏了,这个汇集了诸多“异端”经济学说的融合理论得到了美国学术圈和政经界的极大关注 (下图)。

这场争论的背景无疑是美国联邦债务突破22万亿美元,债务上限问题重燃,学术圈对政府债务的可持续性产生了忧虑。而MMT对政府债务的主要见解就是:政府不应该被财政平衡束缚了手脚,而应发挥“功能性财政”的作用。一些人据此判定MMT认为财政赤字根本不重要,政府应该直接“印钱”刺激经济 (显然片面)。但理论的纷争之所以能冲出象牙塔,得到铺天盖地的大讨论,主要还是因为政治,毕竟大众对经济问题和债务上限并不上心 (下图)。

继续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堡立场;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作者查尔斯·古德哈特 (Charles Goodhart),英国著名经济学家,伦敦政经学院金融市场系名誉教授,经济与政策研究中心 (CEPR) 常驻作者;罗莎·拉斯特拉 (Rosa Lastra),伦敦玛丽皇后大学国际金融与货币法教授。

本文首发于2017年5月22日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举办的伦敦金融监管研讨会上。

摘要

全球金融危机余波中民粹主义的崛起和央行职权的扩大,令围绕赋予央行独立性以实现价格稳定导向的货币政策的共识,面临严峻挑战。在考察了央行独立性的经济逻辑和三个D——分配 (distributional),定向 (directional) 和期限 (duration) 效应——之后,本文从当下辩论的三个不同维度,探讨了民粹主义的崛起——或者仅仅是对现状的普遍不满——是如何影响中央银行独立性的。最后,本文探讨了如何理解央行职权的合法性,以及央行是否存在权力僭越的问题。这些分析又促使我们去考察问责制,特别是针对央行行动与决策的司法审查。建立恰当的机制来“监护”货币与金融稳定的“监护人”至关重要。

关键词:央行独立性 (CBI),民粹主义 (populism),法定职权 (Mandates),问责制 (accountability),合法性 (Legitimacy),司法审查 (Judicial review)

下载APP或前往智堡公众号(zhi666bao)小程序内阅读全文。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堡立场;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随着近年来的增速放缓,中国经济正迈入一个“新常态”。然而,迈入新常态的,恐怕并不仅仅中国一家。

近日,纽约联储主席威廉姆斯在一篇演说中指出,由于不利的人口结构、较低的生产率增长以及颇具不确定性的外部局势,美国经济也正在迈入某种“新常态”。

那么,这个“美式新常态”又有怎样的特点?欢迎阅读!

继续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堡立场;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收益率曲线是几乎所有信贷产品和相关衍生品定价的基石。如今,央行不再仅仅控制短期利率,而且还通过资产购买影响长期收益率,因此,了解是什么推动了收益率曲线的变化变得尤为重要。例如,多少来自于央行的政策本身,多少是由于其他因素,如来自国外的溢出效应或增长预期改善。

欧洲央行执行委员会成员Benoît Cœuré在2017年5月的演讲中从央行视角解读了收益率曲线的变动,欢迎阅读!

继续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堡立场;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众所周知,当前美国的失业率处于50年来的最低水平,但另一方面,通胀率仍一直低于美联储2%的目标。近期,联储已经基本转向了中性政策立场,市场普遍认为今年将不会加息或只加一次。这种转变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通胀率以及通胀预期持续较低,美联储似乎都“不必担心”通胀超调的风险。甚至在美联储内部,对菲利普斯曲线是否还成立都存在争议。

近期,Peter Hooper、Frederic Mishkin 和 Amir Sufi 在芝大的重磅报告,激起了一些联储高官的响应。他们认为菲利普斯曲线在过去几十年一直处于休眠状态,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已经死亡。如果当前的失业缺口持续降至较低水平,则可能唤醒菲利普斯曲线,并最终导致通胀加速。美联储需要特别警惕这种风险,并坚定不移地贯彻通胀目标制。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