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语阅读

分解低PCE通货膨胀率

2019/11/01 10:29
收藏
对照中文英文原文
目前较低的PCE通货膨胀率很大程度上可以归因于能源、医疗保健和住房。

个人消费支出(PCE)价格指数是计算美国通货膨胀率的常用指标。该指数由美国经济分析局(Bureau of Economic Analysis,BEA)每月发布一次,反映了美国消费者为商品和服务支付的价格;PCE通胀率是指数随时间变化的百分比。自2012年以来,美联储的政策制定者将物价稳定定义为2%的PCE通胀率。然而,在当前经济扩张的大部分时间里,PCE通胀率都没有达到这一目标,也没有达到前一次扩张期的平均PCE通胀率。一些政策制定者担心这一被抑制的通货膨胀率反映了美国经济需求的疲软。

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将整体的PCE通货膨胀率分解成它的组成部分,以比较当前和以前的通货膨胀率,并找出当前低通货膨胀率的驱动因素。PCE的三个指数类别是耐用品,其中包括汽车和电视等寿命较长的产品;非耐用品,包括衣服和汽油;以及服务,包括医疗保健和住房支出。每个类别的通货膨胀贡献是用其通货膨胀率乘以其消费份额来近似计算的。每个类别的通货膨胀贡献的总和大约等于整个PCE通货膨胀率。

图1中的橙色条和蓝色条分别表示前一扩张期和当前扩张期中每个类别的通货膨胀贡献;灰色条显示了两者的差异。在这两个时期,服务类别对总体PCE通胀率的贡献最大。这一贡献既反映了服务(如医疗保健)较高的平均通胀率,也反映了消费者直接消费服务的比例较高。当前扩张的PCE通胀率比前一次扩张低了近1个百分点(percentage point,ppt):服务业通胀贡献(-0.58ppts)和非耐用品通胀贡献(-0.48ppts)的下降推动了整体通胀率的下降。与此同时,在当前的经济扩张中,耐用品的通胀贡献实际上略有增加。也就是说,耐用品的价格下降没有那么快。


接下来我们将非耐用品和服务类别分解成为其子类别的通货膨胀贡献,并进行比较(图2和3)。对于非耐用品,从以前到目前扩张的总通胀贡献的下降几乎完全来自于能源子类别(-0.42ppts),其中包括公用事业和汽油。在服务方面,贡献减少的原因多种多样,首先是医疗支出(-0.28ppts),其次是住房支出(-0.17ppts)。但是,请注意,这些类别的通货膨胀贡献减少并不意味着这些支出的价格下降。相反,当前的通货膨胀率只是比以前的通货膨胀率低。总之,这些结果表明,目前的低PCE通胀率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归因于能源、医疗保健和住房等领域的通胀贡献的减少。

尽管低于目标的通胀率可能反映出经济中对商品和服务的需求疲软,但它也可能受到商品和服务供应强劲的推动。在供应强劲的情况下,政策制定者的担忧通常较少。我们的分析无法确定所观察到的通胀下降是由供应面因素还是需求面因素造成的。然而,我们的分析确实提出了一个问题:究竟是什么因素在起作用?例如,过去十年里,水力压裂技术在美国的广泛采用可能会导致能源通胀率的降低。这项新技术可以降低石油生产成本,从而降低能源部门的通货膨胀率。需要更多的研究来确定是哪些特定的供给或需求方面的因素驱动了当前的低PCE通胀率。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
评论
微信扫一扫
问题反馈更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