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FOMC利率决议及发布会笔记(2019年9月,货币政策的终结)
联储决定降息25个基点,至1.75%-2%。
01:54
评估全球经济前景面临的挑战
全球经济面临10多年来最具挑战性的一年。政策制定者仍有选择,但他们能否有效利用这些选择?
来自Alliance Bernstein 联博
09/18 18:09
价值投资死了吗?
近期价值股业绩不佳让很多投资者持怀疑态度,但投资者不应该如此迅速地忽视价值因素。
来自贝莱德
09/18 16:39
美联储9月会议前瞻:降息板上钉钉、关注点阵图和回购市场
美联储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将于北京时间9月19日凌晨2点公布会议声明和经济预测摘要(SEP),新闻发布会将于凌晨2点半开始。目前市场普遍预期FOMC将下调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25个基点,至1.75-2.00%。
09/18 15:21
黄金能够避免负收益吗?
施罗德投资的多资产研究小组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随着负收益债券变得越来越普遍,黄金是否会再次成为主要的对冲选择?
来自Schroders 施罗德投资
09/18 14:08
古根海姆:降息是否足够?
考虑到金融市场、企业信心和消费者信心对贸易消息的反应是如此迅速和有力,货币政策的放松可能会被证明力度太小、为时已晚,无法抵消贸易带来的负面冲击。
来自古根海姆
09/18 11:17
美联储降息幅度会有多大?
Vanguard全球首席经济学家Joe Davis讨论了美联储在9月份会议上降息的可能性。继7月份降息25个基点之后,美联储会在9月17日至18日的会议上再次降息25个基点吗?降息50个基点可能安抚债券市场,降低收益率压力吗?或者鉴于仍然强劲的国内经济,根本不降息?
来自先锋领航
09/18 10:27
如今的亚洲保险公司就是08年时的欧洲银行?
亚洲保险公司和其他一些金融机构在过去20年里购买了超过2万亿美元的外国债券。
09/18 09:00
美联储近十年来首次启用正回购工具(附问答与点评)
据纽约联储公开信息显示,将执行10年来首次隔夜回购操作(Overnight Repurchase Agreement Operation),以帮助将联邦基金利率维持在2%到2.25%的目标区间范围内。
09/18 01:34
“降息”还会有吗?
如何理解央行“普遍降准”、不续做本月第一次到期MLF、“缩量不减价”续做本月第二次到期MLF等一系列超出市场预期的行为?原因或在于央行所面临的逆周期调控加码和维持货币政策稳健基调中的两难。
来自华创债券论坛
09/17 23:50
国际技术转移与经济增长
良好的知识产权保护和执法是促进国际技术转让的关键,这对经济增长,特别是发展中经济体的经济增长至关重要。
来自圣路易斯联储
09/17 17:49
欧洲央行的一揽子政策存在严重分歧
欧洲央行最新的刺激方案包括一系列广泛的措施,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将关键政策利率进一步下调至负值,并重启资产购买计划。每月200亿欧元的购买规模相对较小,这表明在这个问题上存在严重的分歧,同时也表明了管委会鹰派的强烈反对。正如预期的那样,欧洲央行下调了通胀和增长预期,尽管其增长预期在PGIM固定收益部门看来仍相当乐观。进一步令人失望的增长可能会引发另一次存款利率下调,可能在12月。
来自PGIM
09/17 16:19
沙特石油基地袭击加剧供应紧张,价格风险溢价上升
石油市场根本没有足够的灵活性来弥补额外的供应中断,这将增加油价的地缘政治风险溢价。
来自PIMCO
09/17 14:52
一图流:是时候投资价值股了
在过去的几周里,动能和成长股交易面临压力,自8月27日以来,价值股表现超过成长股4.1%。
来自JPM资管
09/17 13:26
布拉德讨论了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框架审查
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在播客中讨论了美联储货币政策框架的评估。
来自圣路易斯联储
09/17 12:00
美联储的政策工具比你想象的要多
随着全球经济面临更强劲的逆风,我们降低了全球增长和利率预期。但美联储有多种政策工具可以使用——有些是非常规的——我们认为,这些工具将帮助美国经济比其他一些国家表现得更好。
来自Alliance Bernstein 联博
09/17 10:25
负利率:不是必需的,也不是不可避免的
收益率为负的债券份额创下新纪录,目前占到全球可交易债券市场的30%。负收益率正在造成期限和信用风险定价方面的扭曲,还使得风险资产的风险溢价升高。除此之外,负利率还可能带来很多意想不到的后果。
解锁
美股趋势出现逆转
美国银行股自8月底以来已经上涨了10%以上,此外,上周动量指数经历了金融危机以来最严重的崩盘。虽然这在市场指数水平上是平衡的,但最近几天,一些已确立的趋势出现了剧烈逆转。
来自路博迈
09/16 17:41
金钱是如何左右大选结果的?
人们越来越担心金钱已经腐化了政治。法国历次选举数据表明,候选人花费的钱越多,他/她在第一轮投票中的份额就越高。由于边际效应巨大,限制支出可能会增加这种影响。投票的价格差别很大,对极右翼来说是最昂贵的。
来自VOXEU
09/16 16:42
全球化如何改变资本流动?
穿上了马甲也依然是美国“国籍”。
解锁
查看更多
智堡黑金会员
立即开通
推荐研报更多
摩根大通资管-市场指引手册图集
2019/09/12 03:08
惠灵顿资管-投资决策如何影响股价回报?
2019/09/12 01:28
贝莱德-2019年中投资观点
2019/09/12 01:28
PIMCO-财政政策是新的货币政策?
2019/09/12 01:28
西方资产-收益率曲线反转是否已到尽头?
2019/09/12 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