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会干预美元吗?

2018/10/10 14:45
收藏
美国财政部一位官员周一(8日)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密切关注”,且“非常担心”人民币的贬值。同时,白宫正考虑在下周公布的一份报告中,正式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

美国财政部一位官员周一(8日)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密切关注”,且“非常担心”人民币的贬值。同时,白宫正考虑在下周公布的一份报告中,正式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

我们有必要重读这篇今年8月份来自Winkler的报告……

在美元不断升值的情况下,美国政府最近试图口头压低美元汇率,但收效甚微。下一步措施会是威胁干预美元汇率吗?在这篇文章中,我们认为这将是美元的实质性尾部风险

美国对美元的干预并非史无前例。它在过去几十年里时兴时废。卡特、老布什和克林顿政府都采取了频繁而有意义的干预措施。在里根执政期间,第一届任期采取的“善意忽视”政策最终让位于第二届任期的广场协议和卢浮宫协议。克林顿政府则在第二任期避开了第一任期采取的干预主义“强势美元”政策。从历史上看,转向干预主义不会像转向保护主义那么激进。

国会已将管理外汇市场的法定责任交给了财政部。从历史上看,美联储也曾在自己的账户上执行并参与了财政部主导的干预措施。然而,财政部的干预将给美联储造成一个严重的两难境地。一方面,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不愿参与,因为市场可能会认为干预措施与当前的货币政策不一致,即使已经采取了对冲措施。另一方面,拒绝合作将有可能引发制度危机。我们详细叙述了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在干预问题上的冲突,以说明这种困境和不确定的结果。

美联储的两难困境可能反而使干预措施有效,至少是暂时有效。如果美联储像过去那样参与并同等匹配财政部干预的规模,美国政府的“战争基金”将达到约2000亿美元。除了流量效应,市场可能会认为美联储的参与是货币政策转鸽的信号,FOMC则需要花一段时间才能消除这种观念。而如果美联储拒绝合作,就会引发了与政府的公开不和,这也可能通过提高风险溢价来打压美元。

要想更长久地限制市场力量对美元的左右,目前的“战争基金”可能规模太小。当局需要向国会申请额外资金。由于美国财政部的外汇平准基金(Exchange Stabilization Fund)被排除在国会拨款程序之外,因此目前还没有捷径可走。不过,从长期来看,如果国会有政治意愿与中国展开旷日持久的汇率战争,ESF可能会被纳入拨款程序。

新人可获取14天免费阅读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