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税专项附加扣除执行猜想(下)

2018/11/21 15:11
收藏
房贷利息怎么抵扣?

在个税专项附加扣除执行猜想(上) 中,我们总结了扣除的执行要点,并对子女教育支出、继续教育支出和大病医疗支出进行了详细的分析, 本篇将对住房贷款利息、住房租金和赡养老人支出进行分析:

4.住房贷款利息

第十二条 纳税人本人或配偶使用商业银行或住房公积金个人住房贷款为本人或其配偶购买住房,发生的首套住房贷款利息支出,在偿还贷款期间,可以按照每年12000元(每月1000元)标准定额扣除。非首套住房贷款利息支出,纳税人不得扣除。纳税人只能享受一套首套住房贷款利息扣除。

第十三条 经夫妻双方约定,可以选择由其中一方扣除,具体扣除方式在一个纳税年度内不得变更。

第十四条 纳税人应当留存住房贷款合同、贷款还款支出凭证。

1).各地对首套的定义不一致

目前,各个城市的各部门在申请房贷环节、过户环节等对首套房的定义不完全一致。

以上海为例,在申请房贷过程中,银行目前实行的是“认房认贷”的政策,“贷”指房贷申请人家庭在人行征信系统中全国范围内的个人住房贷款记录,包括商业性住房贷款记录、住房公积金个人住房贷款记录,“房”指家庭名下在上海的住房,即房贷申请人家庭在上海没有住房、且在全国范围内没有住房贷款记录的,认定为首套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对首套住房的认定则略为宽松,家庭名下在上海无住房和公积金贷款记录的,认定为首套住房。在过户缴纳契税的环节,税务部门则是根据审税时申请人名下的房产数量来判断是否为首套。

北京则更为严格,在申请个人住房贷款时,首套房的认定标准为“认房认贷认离”,居民家庭名下无个人住房贷款记录且在北京无住房的,按首套房贷款政策办理,离婚一年以内的,买房也参照二套房信贷政策执行。在深圳,离婚两年以内的也参照二套房信贷政策执行。

2).个税附加扣除对首套的定义

各地的住房政策往往根据当地的房地产市场情况进行调整,如果以银行住房贷款的相关政策作为个税专项附加扣除的标准,可能会导致税务部门在个税征收方面陷入被动,也不利于体现公平。

如果机械地以契税税单作为首套的认定标准,则偏离了个税专项附加扣除的初衷,因为契税对首套的认定并不区分是否贷款,无法合理反映纳税人的真实负担。例如,过户审税时已有一套住房、贷款购买第二套住房的人群会被专项附加扣除排除在外。

整体而言,我们对”首套住房贷款“的基线理解为”第一套住房贷款“的利息支出,即以纳税人的征信历史为基础,只有纳税人历史上的第一套住房贷款的利息支出可以扣除,如果纳税人已经还清第一次房贷,那么就无法享受首套住房贷款利息支出的扣除。

当然,这可能将一些置换人群排除在外,例如,贷款买第一套住房,然后结清出售并贷款购买第二套住房的人。

更宽松的理解可能以某个时间点为起点(例如2019年1月1日),不考虑这个时间点之前已经还清的房贷次数,仅考虑时间点之后的未偿还房贷,把其中发放的第一套视为首套,可以进行贷款利息支出扣除。这存在两个潜在问题:第一,可能导致部分有多套房贷的人在该时间点之前集中提前偿还剩余期限较短的房贷,增加银行系统工作负担;第二,这对信息共享的要求较高,需要税务系统、个人征信系统和公积金贷款系统联网,并以时间点来识别个人的住房贷款。

3).是否以家庭为单位?

根据前文对于首套住房贷款的定义,如果夫妻双方的首套住房贷款为同一套,或者一方没有房贷记录、另一方符合首套住房贷款的认定,很显然,可以约定由其中一方扣除。与子女教育支出类似,由收入高的一方扣除较为有利。此外,如果夫妻一方(收入较高)有已经还清过的房贷(不符合首套住房贷款的认定),而另一方(收入较低)符合首套住房贷款的认定,那么夫妻双方也可以利用第十三条的规定,约定由其中收入较高一方扣除。

有一个特殊情况是,如果夫妻双方在婚前各自获得了首套住房贷款,在结婚之前,各自的首套住房贷款利息支出可以分别扣除,但是,在结婚之后,是否只有一套房可以进行贷款利息扣除?

从第十二条来看,并没有规定以家庭为单位的首套住房贷款,而是强调纳税人为本人或其配偶购买住房发生的首套住房贷款利息支出,我们倾向于认为,婚前购买的首套房是为本人购买的,结婚并不会改变婚前发生的这一事实。此外,后文还提到“纳税人只能享受一套首套住房贷款利息扣除”,而不是规定纳税人及配偶只能享受一套,因此,我们认为,首套住房贷款利息支出并不以家庭为单位,婚前发生的首套住房贷款利息支出,在婚后仍然是可以各自扣除的。当然,这样的家庭不适用“选择由其中一方扣除”,因为“纳税人只能享受一套首套住房贷款利息扣除”。

4).扣除依据

我们认为,住房贷款利息支出专项扣除的依据主要有以下几种:

贷款合同——难度:☆

根据第十四条,纳税人应当留存住房贷款合同。

还款支出——难度:☆

根据第十四条,纳税人应当留存贷款还款支出凭证。纳税人可以在贷款银行或公积金管理中心的网站、APP或网点获取扣款回单或还款计划作为还款利息支出的依据。

个人征信——难度:☆

根据我们在前文对首套的定义,纳税人需要提交个人征信作为首套住房贷款的依据。个人征信可以在人行个人信用信息服务平台在线下载https://ipcrs.pbccrc.org.cn/,也可以在人民银行的部门网点拉取。

婚姻登记证明——难度:☆

如果需要约定由夫妻一方进行扣除,纳税人可以提供结婚证复印件作为婚姻关系的证明。

约定书——难度:☆

纳税人夫妻可以自行书写约定作为依据。

信息系统数据——难度:★★★

如果税务部门与各商业银行及公积金中心的房贷信息、人民银行的征信信息以及民政部的婚姻信息没有实现联网,夫妻双方都就同一份住房贷款分别申请扣除有可能不会被税务部门发现,造成税款流失。

5).参考资料

《关于促进本市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有序发展进一步完善差别化住房信贷政策的通知》,http://www.shjjw.gov.cn/gb/node2/n6/n72/u1ai173951.html

《关于调整本市住房公积金个人贷款政策的通知》,http://shgjj.com/html/zcfg2014/albpl/dk/grdk/93021.html

《关于加强北京地区住房信贷业务风险管理的通知》,http://www.bjjs.gov.cn/bjjs/fwgl/fdcjy/tzgg/418182/index.shtml

《关于进一步促进我市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若干措施》,http://www.szjs.gov.cn/csml/bzs/xxgk/tzgg/201610/t20161010_4975857.htm

《深圳市人民政府办公厅转发市规划国土委等单位关于进一步加强房地产调控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通知》,http://www.szpl.gov.cn/xxgk/gggs/201807/P020180731692477001461.pdf

5.住房租金

第十五条 纳税人本人及配偶在纳税人的主要工作城市没有住房,而在主要工作城市租赁住房发生的租金支出,可以按照以下标准定额扣除:

(一)承租的住房位于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以及国务院确定的其他城市,扣除标准为每年14400元(每月1200元);

(二)承租的住房位于其他城市的,市辖区户籍人口超过100万的,扣除标准为每年12000元(每月1000元)。

(三)承租的住房位于其他城市的,市辖区户籍人口不超过100万(含)的,扣除标准为每年9600元(每月800元)。

第十六条 主要工作城市是指纳税人任职受雇所在城市,无任职受雇单位的,为其经常居住城市。城市范围包括直辖市、计划单列市、副省级城市、地级市(地区、州、盟)全部行政区域范围。夫妻双方主要工作城市相同的,只能由一方扣除住房租金支出。夫妻双方主要工作城市不相同的,且各自在其主要工作城市都没有住房的,可以分别扣除住房租金支出。

第十七条 住房租金支出由签订租赁住房合同的承租人扣除。

第十八条 纳税人及其配偶不得同时分别享受住房贷款利息专项附加扣除和住房租金专项附加扣除。

第十九条 纳税人应当留存住房租赁合同。

1).承租人身份是前提

由于第十七条规定了“住房租金支出由签订租赁住房合同的承租人扣除”,因此,我们认为,纳税人的承租人身份是扣除的前提。

举个例子,在同一城市工作、并且没有住房的夫妻双方,仅有一方以承租人身份签订了租房合同,那么只能由该方进行扣除;如果双方共同签订了租房合同,则可以选择由哪方进行扣除。

2).单身福利?

通常来说,大部分家庭都在同一个城市受雇或居住,在符合住房租金支出扣除的前提下,由收入较高的一方申请扣除较为有利。

不过,如果男女朋友共同签订了租房合同,反而两人都能够享受住房租金支出扣除。

3).依据

住房租赁合同——难度:☆

根据第十九条,纳税人应当留存住房租赁合同。

不过,征求意见稿中并没有提到租赁合同需要经过备案,扣除标准也和具体租金无关,因此有较大操作空间:对于租房并签订合同的人来说,可以凭租房合同享受扣除,对于没有自住房、也没有租房的人来说(例如和父母或朋友合住),只要和有房产的人签一份租赁合同(例如,月租金100元),也可以享受到扣除。

4).难点

由于在办法中没有提到经约定,可以选择由夫妻中的一方扣除(如子女教育、住房贷款利息等),因此纳税人享受租金扣除不需要向税务机关提供约定。

此外,办法中还规定了纳税人及其配偶不得同时分别享受住房贷款利息专项附加扣除和住房租金专项附加扣除。

这可能给税务机关的工作带来一些困难,例如,税务机关需要获取纳税人的婚姻信息,并判断夫妻双方是否在同一城市各自享受了住房租金支出扣除,以及纳税人和配偶是否分别享受了住房贷款利息专项附加扣除和住房租金专项附加扣除。(难度:★★★)

5).征税房产税、所得税的可能性

在未来,税务机关有可能会根据承租人提交的租赁合同,将租金收入作为出租人的财产租赁所得来征税,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的决定,“利息、股息、红利所得,财产租赁所得,财产转让所得和偶然所得,适用比例税率,税率为百分之二十。”未来房租也有可能因此上涨。

6.赡养老人

第二十条 纳税人赡养60岁(含)以上父母以及其他法定赡养人的赡养支出,可以按照以下标准定额扣除:

(一)纳税人为独生子女的,按照每年24000元(每月2000元)的标准定额扣除;

(二)纳税人为非独生子女的,应当与其兄弟姐妹分摊每年24000元(每月2000元)的扣除额度,分摊方式包括平均分摊、被赡养人指定分摊或者赡养人约定分摊,具体分摊方式在一个纳税年度内不得变更。采取指定分摊或约定分摊方式的,每一纳税人分摊的扣除额最高不得超过每年12000元(每月1000元),并签订书面分摊协议。指定分摊与约定分摊不一致的,以指定分摊为准。纳税人赡养2个及以上老人的,不按老人人数加倍扣除。

第二十一条 其他法定赡养人是指祖父母、外祖父母的子女已经去世,实际承担对祖父母、外祖父母赡养义务的孙子女、外孙子女。

1).最多每月2000元

纳税人赡养老人的支出不以实际开支为标准,而是采用有上限的定额扣除方法。此外,赡养岳父母并不在扣除的范围内。

独生子女每月可以扣除2000元,非独生子女视分摊方式,每月最多扣除不超过1000元。

2).扣除的依据

书面分摊协议——难度:★

作为非独生子女的纳税人,采取指定分摊或约定分摊方式的,需要签订书面分摊协议,并以此作为享受扣除的依据。

值得注意的是,第二十条中并没有规定平均分摊需要签订分摊协议。

户口本——难度:☆

最简单的情形是纳税人与父母或其他法定赡养人在一本户口本上,此时户口本复印件即可证明亲子关系。

出生医学证明——难度:☆

有些纳税人的户口并不和父母在一起,而纳税人的出生医学证明上记载了父母的身份信息,因此可以作为亲子关系的依据。

公证书——难度:★

如果纳税人与父母或其他法定赡养人既不在一个户口本上,也没有医学证明,纳税人可以去公证处进行亲属关系公证。

公安部门有关身份信息——难度:★★★

税务机关可以通过与公安部门的信息共享,核实纳税人提交的相关信息。

4).可能的问题

以非独生子女为例,目前的办法忽略了这样的情况:如果老人有多名子女,其中只有一名尚未退休(是个人综合所得的纳税人),其他几名都已经退休并且没有综合所得应纳税所得额(或者都已经过世),无论何种分摊方式,该纳税人都只能享受最高每月1000元的扣除额度,似乎并不合理。

总结

综上所述,个税专项附加扣除的执行存在较大想象空间,大部分专项附加扣除并不以发票和审核为前置条件,有助于减轻纳税人的个税税负。

对于子女正在接受教育、本人正在接受继续教育、有首套住房贷款或房租支出、有60岁以上的被赡养人的纳税人来说,每年可以享受到最大的个税专项抵扣达5.88万元。

附:《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http://www.gov.cn/xinwen/2018-10/20/content_5332914.htm

《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http://hd.chinatax.gov.cn/hudong/noticedetail.do?noticeid=1701567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的决定,http://www.npc.gov.cn/npc/xinwen/2018-08/31/content_206015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