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能否走出衰退?

2018/12/27 20:33
收藏
2018年对刚经历了严重经济危机的阿根廷来说格外煎熬,而明年能否走出衰退仍是个未知数。

对于新兴市场而言,2018年是格外煎熬的一年,而对刚经历了严重经济危机的阿根廷来说更是如此。此刻人们已经将目光聚焦在了明年的大选——一个将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关键节点。

简介

作为全球面积第八大的国家,阿根廷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GDP在南美洲排名第三,全球排名第21,是拉丁美洲乃至整个美洲重要的经济体之一。

根据阿根廷国家统计局2018年数据显示,阿根廷全国拥有4450万人口,除少数原住民外,大部分人口均由50年代的意大利和西班牙移民及其后裔组成,国家的官方语言也为西班牙语。此外,作为一个基督教世界的一员,约有76.5%的阿根廷人信奉罗马天主教。

阿根廷的人口分布相当集中,城市人口占到总人口的91%,其中约有39%左右的人口定居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及其周边区域,第二大城市科尔瓦多所占人口约为8.2%,其余区域人口密度相对较低。

积弱

阿根廷疲弱的经济增长由来已久,失衡的宏观经济政策为阿根廷带来的长达七年的快速增长期,但在2011年之后,潜力耗尽的阿根廷经济陷入了停滞和通胀的怪圈。2012-2015年间,外汇、贸易、资本以及劳动市场上的问题纷纷涌现,失衡问题愈发严重;2016年之后,上台的马克里政府试图通过解除资本限制、重启金融市场等手段解决问题,但面对长期失衡的市场起到的作用十分有限,阿根廷在三年不到的时间里经历了两次衰退

危机

迄今为止,阿根廷比索兑美元汇率今年的跌幅已经超过了51%,达到了1:38,跌幅位居主流货币中的首位。阿根廷政府于11月末表示,全国的经济活动已经连续六个月萎缩,整个11月同比下跌了5.8%之多,衰退幅度高于此前预计的4.6%。

尽管比索贬值的根源在于积弱已久的阿根廷经济,以及政府频繁更迭带来的政策不确定性。但次轮贬值持续之久、幅度之大还是让投资者们咋舌。回溯看去,危机爆发的节点正是去年末阿根廷政府决定降低政策利率的那一刻,马克里内阁为了经济正常化实施的一系列改革措施至直接导致了国内通胀高企以及经济增速的放缓;而其余波难消的原因主要则有两点:

首先是外部波动性的影响:全球流动性状况出现大幅逆转,美国十年期国债利率在五月份升值3%,对南美地区多数货币都造成了压力;在国内财政赤字和高通胀的双重影响下,市场避险情绪高涨。过去两年中,阿根廷的外汇储备大幅上升,然而储蓄准备金率却在安全线之下。

另一方面则是国内政局的影响:年中时反对派曾在国会上提案,意图将效用价格调整到去年十一月的水平,并恢复此前削减的政府补贴——而上述措施恰好是去年中期选举后,阿根廷政府在宏观经济正常化过程中踏出的重要一步——反对派的此举无疑是在动摇整个财政政策的基石,同时严重影响了国内投资者的信心。

关键

目前的阿根廷政府正在对金融和经济体系开始全面整顿,着力建设一个长期扩张周期——具体措施包括巩固长期增长政策以及供给端改革等——或许会在未来提供一个稳定的GPD和收入增长期。OECD预计,未来十年中,阿根廷将从产品市场改革,降低贸易壁垒,税改和劳动市场改革中获得13%的GDP增长

摩根大通分析师认为,尽管眼下困难重重,但马克里政府为了振兴阿根廷经济所做出的努力仍然值得肯定。而未来阿根廷经济的发展趋势很大程度上仍旧取决于马克里政府或者说变革阵线党能否在明年的大选中连任——如果胜利者是奉行“庇隆主义”的胜利阵线党,那么迄今为止改善宏观失衡的努力都将可能白费。

而2018年的这场危机无疑是对马克里了政府最沉重的打击,也将变革阵线与反对党拉回了同一个起跑线上。受比索贬值、经济衰退以及IMF援助等问题影响,眼下马克里的支持率相比去年立法选举时已跌至39%,比去年立法选举时下降了三成。但近期外汇市场的稳定使其支持率出现了小幅回升。

根据摩根大通调查数据显示,前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基什内尔(Cristina Fernandez Kirchner)将是马克里最大的竞争者;而布宜诺斯艾利斯省长玛丽亚·欧亨尼娅·维达尔(María Eugenia Vidal)或将在总统民调过低的情况下作为执政党的候补人选参加明年的大选。

未来

从发展潜力看,阿根廷拥有多样化的经济和相当规模的市场,其汽车、制药和石化产业都拥有广阔前景。而在贡献了近一半GDP的服务业中,诸如医疗和教育这类行业已能提供国际水平的服务,而从地缘角度分析,整个安第斯山脉都在阿根廷外包服务的辐射半径之内。

另一方面,作为全球最大的农业出口国之一,2017年阿根廷全国粮食总产量高达1亿2千万吨,预计2019年粮食产量将增至1亿5千瓦吨,全国农业产出占到了GDP的7.5%。此外,阿根廷还拥有丰富的森林和矿产资源,林业和矿业产出占到GDP的近6%;近年来,其页岩气储备也受到了北美国家的重视,阿根廷石油公司所拥有的世界最大的页岩气地层之一,瓦卡穆尔塔地区已经得到了包括BP旗下泛美在内多家能源公司的联合投资。

在近两年的磋商后,MSCI将于明年五月将阿根廷的分类从前沿市场归至新兴市场。如果阿根廷政府能够坚持市场化政策的实施,摩根大通预计阿根廷的基础经济将在2019下半年出现相当改观,通胀率也将降至30%以下;但反过来看,如果政策连续性得不到保证,则无论是进行中的结构性改革还是在2020年即将到期的170亿美元债务都将对阿根廷经济造成巨大的压力。最后,考虑到反对党执政时的形象并不比现任政府优越太多,且民众对于民粹主义的回归依旧抱着抵制的态度,摩根大通预计执政党连任——即阿根廷未来经济趋势向好的概率约在65%左右

来源:Diego Celedon, Emy Shayo Cherman, Nur Cristiani et al, Argentina 101-The 2019 Country Handbook, Latin America Equity Research,J.P.Morgan.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