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S季刊:新兴市场对外国银行信贷的依赖

2019/03/07 13:47
危机后,国内银行和非银债权人将业务拓展到新兴经济体贷款。外国银行提供的信贷总量基本保持不变,但随着一些债权人退出新兴经济体的贷款业务,而另一些债权人扩大了规模,债权人的构成变得更加集中。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智堡的立场和观点。

本文作者Bryan Hardy系国际清算银行 (BIS) 货币与经济部门(经济分析)经济学家。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一定代表国际清算银行的立场。

本文考察了外国银行在向新兴市场借款人提供信贷方面的重要性。它从两个方面记载了这一点:不同外国银行系统持有的债权在信贷总量中的份额 (share of total credit provided) 及其集中度 (concentration)。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外国银行在新兴市场经济体信贷总量中的份额已有所下降,但仍在平均15%至20%的水平,其余由国内银行或非银债权人提供。另一方面,外国债权人银行系统 (foreign creditor banking systems) 市场份额的集中度有所上升。与私人部门相比,官方部门对外国银行信贷的依赖程度往往更低,但其外国银行系统债权人的集中度更高。

前言

在国际上活跃的外国银行,是新兴市场经济体 (EME) 借款人的重要信贷提供者。它们跨越国境开展业务,因此可能为EME金融状况(从外向内或自内而外)的传导提供渠道。尽管外国银行可以为EME借款人提供所需的信贷并帮助提高金融体量,但对它们的过度依赖会使EME容易受到外国事件的影响,负面事件可能带来信贷收缩,而正面事件则可能在国内信贷热潮时火上浇油,一旦泡沫破裂可能招致严重的金融压力。

本文考察了外国银行在EME中的重要性,探讨了外国银行贷款的数量和格局如何随着时间推移而变化,并着重介绍了按债权类型和借款部门划分的区别。它引入了衡量外国银行依赖度的新指标,该指标旨在捕捉EME从外国银行获得的信贷总量。第一部分讨论和记载了这一指标。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对外国银行的依赖度一直在下降,国内银行和非银信贷有所增加,但各国和各部门之间差别很大。第二部分记载了最近向特定EME放贷的外国债权人银行系统市场份额集中度的演变情况。集中度很高,并且自危机以来一直在上升,以本地货币贷款尤甚。最后一部分探讨了外国银行集中度与对外国银行依赖程度的相关性。平均而言,对外国银行的依赖程度与外国债权人银行系统的长期集中度呈负相关。

关键发现

  • 自全球金融危机 (GFC) 以来,新兴市场借款人对外国银行信贷的依赖程度一直在下降。外国银行信贷停滞,加之国内银行和非银债权人信贷增加,是依赖程度下降的驱动因素。

  • 截至2018年第二季度,新兴市场借款人平均从外国银行获得15%至20%的信贷,其中逾一半是以本币发放的本地贷款。

  • 在新兴市场经济体,外国债权人银行系统高度集中。自GFC以来,从一国的前三大债权人银行系统发放的外国银行信贷份额一直在上升,到2018年二季度已超过75%。

  • 在对外国银行的依赖和外国债权人银行系统的集中度方面,各个新兴市场经济体和各部门之间存在巨大差异。

新人可获取14天免费阅读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