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选举结果出炉:泛欧力量仍居多数 投票率创20年新高

2019/05/27 15:11
收藏
在民粹政党借助经济和移民问题煽动舆情、夺得更多政治话语权的同时,这一严峻社会现实所带来的反作用,派生出了另一批与之针锋相对、凭借左右逢源的中间路线崛起的新生政治力量。

本文由智堡原创,支持智堡请下载智堡APP并订阅我们的黑金会员

随着5月26日投票截止日的过去,令整个欧洲屏息以待的2019欧洲议会 (European Parliament) 普票选举终于落下帷幕。此次选举中欧盟选民的投票率 (turnout rate) 高达50.5%,创下20年来新高,是自1979年以来欧洲公民政治参与度连年下滑颓势的首次逆转,也正说明了本轮欧洲选举的重要意义。

这是继2016年全球民粹思潮初露獠牙之后,对欧盟未来方向的第一次民意检验... 今年的欧洲议会选举,为泛欧和疑欧政党提供了“串连”整个大陆的终极角斗场。在欧盟已不短暂的历史中(欧盟的前身欧洲经济共同体由1957年罗马条约签署成立),普通民众一人一票的代议制政治参与,又一次被推上了风头浪尖。

——更多有关欧洲选举的背景信息和名词解释,请参见智堡深度研究《2019欧洲议会选举全知道

据欧洲选举官网,截至东二区当地时间5月27日凌晨2:07,

  1. 传统执政联盟 (由中间偏右路线的EPP和中间偏左路线的S&D组成) 锐减72席(至329席),失去了2014-2019年间享受的议会多数席位,意味着新一届议会的政治格局必然要发生改变;

  2. 但与此同时,泛欧中间路线 (centrist)、支持推进欧洲一体化的欧洲自由民主联盟 (ALDE&R) 异军突起,拿下107席(暴增38席),成为新一届议会的第三大党,稳住了泛欧力量在新一届欧洲议会中的阵脚,同时也意味着ALDE&R将是组建新执政联盟的关键;

旧执政联盟 (EPP+S&D) 和ALDE&R必须携手执政,才能保证议程的顺利推进 来源:election-results.eu

  1. 以反移民、反建制、争取脱欧为主要方针的疑欧 (Eurosceptic) 党团,并未如多数观察家所担心的那样上演颠覆欧盟建制的戏码,欧盟选民罕见的高投票率并没有转化为民粹主义的全面反扑。以英国、波兰等国右翼政客组成的ECR席位数量从第三退居至第五(58席),而极右翼民粹党团ENFEFDD的席位数量创历史记录(58席和56席),但远不足以撼动泛欧力量的主导地位。提倡中止新自由主义货币政策、推翻现有欧洲政治秩序的极左翼党团GUE/NGL更是一落千丈(38席);

  2. 非常有意思的是,以积极应对气候变化、呼吁捍卫社会正义为主要方针,但在欧盟结构改革上并无特定立场(“我们认为欧洲一体化进程是一项伟大的历史成就”)的左翼党团绿党 - 欧洲自由联盟 (Greens-EFA) 夺得70席,较上届大增18席,成为仅次于三大中间路线党团的第四大党。Greens-EFA希望“更新欧洲的承诺” ("renew the promise of Europe"),围绕《巴黎协定》重启限制温室气体排放的行动计划,保障作为“欧洲人”所享有的多边主义、基本人权和可持续发展价值观,对“反欧”的极端主义、民族主义和排外主义思潮发起反扑

上届欧洲议会 (2014-2019,左) 到本届欧洲议会 (2019-2024,右) 的政治版图变化 来源:election-results.eu

  1. 结合ALDE&R对“稳步推进欧洲一体化、创造一个有利于增长与中小企业的监管环境”的承诺,以及Greens-EFA的社会正义(民权、女权、多元文化主义、身份认同政治)论调,我们可以发现一个趋势:在民粹政党借助经济和移民问题煽动舆情、夺得更多政治话语权的同时,这一严峻社会现实所带来的反作用,派生出了另一批与之针锋相对、凭借左右逢源的中间路线崛起的新生政治力量。传统中左(社会民主主义)、中右(经典保守主义)建制党派失信衰落留下的空白,并没有一边倒地为左右两翼的极端民粹势力所侵蚀;螺旋向上的欧洲民主制度内生的制衡力量,再一次显示出其价值。

2019-2024新一届欧洲议会的席位划分,扇面按从极左到极右的政治立场排序 来源:election-results.eu

  1. ALDE&R提名的欧盟委员会主席候选人、现负责欧盟竞争与反垄断事务的执行委员玛格丽特·维斯塔格 (Margrethe Vestager) ,在本轮选举前就已因其对谷歌、亚马逊、VISA、MasterCard等跨国巨头的反垄断调查与重金处罚,在欧盟乃至国际舞台上崭露头角。选举结果出炉后,维斯塔格表示:“对权力的垄断已经被打破。有想法做出改变的人们将会组建一个新的(执政)联盟。”在新一届议会的政治版图中,维斯塔格所属的ALDE&R,未来将在单一市场监管改革、自由贸易协定谈判、碳排放和环境标准等诸多议题上,起到一言九鼎的作用。

欧委会主席一职的强力角逐者——玛格丽特·维斯塔格 来源:欧洲议会

  1. 欧洲议会新的权力格局,将首先反映在几位欧盟高级官员的人事任命中,包括欧洲央行行长。欧盟机构的几乎所有关键职位都将在2019年“辞旧迎新”。本届欧洲央行行长的任期与欧委会主席一样,将于今年10月31日结束;今年换届的其他职位,还有欧洲议会主席(今年7月31日任满)和欧洲理事会主席(今年11月30日任满)。欧洲议会对这些职位任命中的绝大多数拥有否决权,对欧洲央行行长的任命则保有质询权;新一任行长的推举流程将于本周二(5月28日)欧盟各成员国领导人在布鲁塞尔召开特别峰会时开始。


作者:张一苇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智堡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