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贸易战的赢家原来是越南?

2019/06/03 09:00
收藏
越南越来越多地扮演亚洲电子产品供应链上“总装厂”的角色。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确实可以让越南成为新的中国。即使大部分制造业增加值来自其他地方,美国自然会在亚洲供应链的最后终点产生巨大的双边赤字。

本文由智堡翻译,支持智堡请下载智堡APP并订阅我们的黑金会员

免责声明:以下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智堡的立场和观点。

本文作者Brad W. Setser系美国老牌智库外交关系协会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国际经济学高级研究员,专攻宏观经济学、全球资本流动、金融脆弱性分析、主权债务重组等。

越南对美国的出口增长迅速。 越南的整体经常账户也处于盈余状态。如果该国重又在外汇市场上购入美元以阻止本币升值,那么将可能很快成为特朗普“货币操纵国”政策杀鸡儆猴的对象。

正文部分

我想我现在明白为什么在特朗普政府内部会围绕越南的货币做法(外链)吵的不可开交了。

特朗普政府非常在乎双边贸易余额;而美国对越南的双边贸易逆差正在迅猛增长。

和中国一样,越南向美国出口大量的制造品——而今年一季度,部分越南产品的出口额出现激增。

图:美国对越贸易余额(以十亿美元计)

想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吗?

还是和中国一样,越南从美国进口不了多少制造品。这部分缘于越南的增加值往往很低,因此买不起最高质量的美国资本品(至少目前如此)。但同时,这也与为美国企业产生大量(离岸)利润的全球价值链,并未给美国带来更多生产订单有关。至少现在看来,没有迹象表明亚洲价值链有延展并纳入美国工厂和工人的迹象。专事设计芯片的无晶圆厂半导体企业 (fabless semiconductor firms) 可能会将其设计出口到低税司法辖区(譬如爱尔兰这样的避税天堂),再向亚洲合约制造商授予生产许可。越南出口的快速增长,与美国对越出口的持续低迷并不相称。

图:美国与越南的制造品贸易(黄线为美国对越出口,红线为美国自越进口,以美国GDP占比计)

越南和2000年代初的中国一样,或多或少实行着固定汇率制。大多数固定汇率制需要一定程度的国家干预。就越南的情况而言,虽然一般来说干预是为了阻止越南本币升值,但实际所需的干预力度还是取决于全球环境。

要让我说,当前的越南并不会被归为“货币操纵国”。

美国财政部(被推迟公布的)外汇报告涵盖的是2018年下半年,而这恰恰是过去几年中越南央行在外汇市场上相对不那么活跃的一段时期。

图:越南的外汇储备总额(以十亿美元计),可以看到2018年越南外储出现下降

换做是2017年或2018年初的情况,越南很有可能被“点名”。而在2019年接下来的时间里,越南也有被点名的可能性。我可以理解美国财政部为什么想要了解更多有关越南央行今年早些时候在市场上活动的信息。

考虑到2018年下半年越南似乎没有必要进行干预,我并不认为越南现在会被“点名”为货币操纵国。当时在特朗普对华贸易行动的冲击下,亚洲所有的浮动(“管理浮动”)汇率纷纷下跌,也减轻了亚洲干预力度最重的货币  (新加坡、泰国和越南,也许包括中国台湾) 所面临的升值压力。

此外还有一个变数。

越南人可以争辩说,在某种意义上,他们不断增长的贸易顺差是美国造成的。近来越南 (以及许多其他东亚经济体) 的经常账户盈余增长,几乎可以肯定是特朗普对中国征收关税的结果。

图:可以看到越南(红)对美暴增的制造品双边顺差(以十亿美元计),在特朗普任内甚至已甩开其他亚洲国家

越南越来越多地扮演亚洲电子产品供应链上“总装厂”的角色。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确实可以让越南成为新的中国。即使大部分制造业增加值来自其他地方,美国自然会在亚洲供应链的最后终点产生巨大的双边赤字。

但从更深层次的意义上讲,并不存在一个“新的中国”。

中国完全是另一个维度上的存在。越南的出口增长看来令人印象深刻,但美国自越进口与自华进口相比,还是小巫见大巫。

图:美国对中国和越南之间的制造品贸易(以美国GDP占比计),美国自华进口全然处在另一个维度上

从数据上看确实存在“中国冲击”——2002年到2006年间,美国对亚洲的制造品贸易净逆差增长约1个百分点,而这几乎全部可以算到对中国的制造品贸易逆差增长上。

上图清楚地表明,中国自2002年加入世贸组织后的出口增长,并不仅仅是从其他亚洲经济体的重新分配。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后,美国对亚洲的进出口都出现下滑。但是,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之前,科网泡沫的影响在数据上已然消失。而从2002年开始,(美国对) 中国的整体制造业贸易逆差与对全亚洲“制造业”的逆差实际上是同步上升的。在“中国冲击”的高峰期 (2002年至2006年的制造业双边赤字攀升),美国服务业出口也并未出现爆炸性增长——美国服务业增长要来得更晚,得到2005-07年间美元贬值开始产生更大影响之后。

(对农业和能源生产商的“中国冲击”是积极的,所以我专注于制造业数据) 。

而现在看来,美国的终端需求从中国向少数几个亚洲经济体转移的重新分配迹象,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图:美国对少数几个亚洲经济体的贸易余额(以十亿美元计)


译者:张一苇

来源:Setser, Brad W., Vietnam Looks to Be Winning Trump's Trade War, CFR - Blog, May 24th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