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教育的问题:仅仅满足于毕业率目标

2019/07/08 17:28
收藏
对照中文英文原文
像90%毕业率这样的艰巨任务,一味追求任务进度是不可取的,因为这对于边缘学生来说可能产生空洞的胜利。

近期,美国希望联盟(Americans Promise Alliance)发布2019年“建立高毕业率国度”的报告,该报告调查了美国公立高中毕业率达到90%的过程。报告提到了2011年至2017年的进步,在这期间,每年的毕业率都达到创纪录水平,非毕业生比例下降了四分之一。报告还呼吁加大关注力度,指出要实现到2020年的目标,学校必须加快进程。

要达到90%毕业率任务艰巨,因为这意味着十年内使美国非大学毕业生的比例减少一半以上。美国希望联盟想让更多的学生——尤其是那些辍学风险最大的边缘学生——在离开学校时“准备好立即开始高等教育或工作”。我们所有人都是这样认为的,但像90%毕业率这样的艰巨任务,一味追求任务进度是不可取的,因为这对于边缘学生来说可能产生空洞的胜利。

90%毕业率这个任务存在问题的一个原因是,所有的毕业要求并不相同,因此,毕业率也不会一样。肯塔基州是一个很好的例子,2017年的毕业率为89.7%,在全美排名第四。如此接近90%的毕业率,教育专员Lewis最近在提高该州的毕业要求,这似乎有些奇怪,因为这将不可避免地降低毕业率。问题在于,肯塔基州的毕业要求非常低,以至于超过三分之一的毕业生拿到了一份毫无意义的文凭,这份文凭不具备“在大学或工作中取得成功所必需的技能”。Lewis准备放弃肯塔基州在90%毕业率这个任务上令人羡慕的领先地位,这一点很明智,因为这将让更多而不是更少的毕业生毫无准备地离开学校。

当然,大多数州的毕业要求比肯塔基州更严格,毕业率也更低,我担心这些州会为了学习困难的学生降低学术标准,以达到毕业率目标。美国希望联盟的报告作者提出了一个新的中学改善指数(SSII),该指数结合了各州在全国教育进步评估(NAEP)和进阶考试(AP)中8年级数学和阅读能力的提高,同时也将毕业率是否同时上升纳入考虑。他们发现很少有证据表明“高中毕业率的提高是以学业成绩和为高等教育作的准备为代价的。”

不幸的是,他们的结论并不令人信服。SSII充满了问题。这些分数与他们的毕业率增长基本一致,相关性为0.6,但这完全是因为毕业率是指数的一部分。如果该指数将毕业率的增长从其指数中剔除,它与考试分数和AP通过率的相关性将降至0.1以下。

现在,8年级的NAEP是一个糟糕的高中水平评估指标,选择它更多是因为它容易得到(12年级的NAEP分数在州一级是无法找到的的),而不是它的价值。然而,如果美国希望联盟使用NAEP,SSII应该采用分数在“初级”以上的学生数据,(“熟练”是一个相对较高的标准)这个分数更接近大多数州的毕业要求。用熟悉的话来说,在NAEP分数为“熟练”,意味着你至少是一个B+的学生,而不是我们通常担心会退学的边缘学生;得分为“初级”意味着你是C等级的学生。最后,各州可以把更多的边缘学生推向C等级,从而合法地提高毕业率。

从2011年到2017年,大多数州的八年级学生达到“熟练”的比例都有所提高。只有8个州在阅读方面有所下降,而有30个州在数学方面有所下降。然而,如果SSII把重点放在边缘学生身上,使用更合适的基准,情况看起来更糟糕。在阅读方面,28个州达到“初级”的学生较少,44个州在数学方面也如此。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八年级的考试反映了高中的进步,使用针对于边缘学生的“初级”基准,使得毕业率增长看起来很空洞。

如果希望毕业率提高,并且看到更多的学生为未来做好准备,关注这些边缘学生是至关重要的。这些边缘学生最需要帮助,并且教育成本最高。更重要的是,这些学生集中在一些特定高中。报告指出,12%的高中毕业率极低,占非毕业生的30%。90%毕业率的压力主要落在这些学生和学校身上。

值得赞扬的是,该报告确实表明了对毕业率快速增加的担忧,建议我们“对补休学分计划进行更深入的调查”——加快补休那些长期懈怠的课程。这种担忧是合理的,因为补休学分最高的学校显示出一系列的学生劣势和成绩不佳,但与补休学分较低的学校相比,它们的毕业率连续4年实现了增长。

尽管警告很简短,但该报告试图大力推动提高毕业率存在问题,它向更高的指标施加了压力,却没有认真考虑这些数字意味着什么。为了使学生在高中对未来做好更充分的准备,像美国希望联盟这样的崇尚分数者需要更认真地关注学校如何让更多边缘学生为高中毕业后的生活做好准备,否则他们仅仅满足了数字指标,却达不到真正的目的。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