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语阅读

关于在线数据产权的三个误解

2019/08/06 10:14
收藏
对照中文英文原文
推动在线数据产权,产生了一些关于在线行为产生的数据本质的一些误解。

解决在线隐私问题的一个提议是,政府授予互联网用户其自身在线数据的产权。在线数据产权(ODP)已经出现在学术研究中。ODP的观点是,当某人在网上做某事时,该行为产生的在线数据就成为私有财产,这个人就获得了私人产权和对它的控制权。因此,如果我在网上购买一条新领带,我就拥有私人产权,并能控制别人对我的行为的了解。

所有权授予只适用于在线活动。如果我也在实体店购买新的领带,销售人员可以通过观察来学习,并在未来利用这些知识来为我和其他顾客服务。

这个提议的动机是什么?显然,ODP的支持者是在回应人们的情绪,他们认为这是对隐私的侵犯。这些情绪可能是害怕其他人看到自己(注视恐惧症)、害怕技术(技术恐惧症)或害怕新情况(新奇恐怖症)。我在AEI的同事Jim Harper指出,有时这种情绪实际上是对公平、安全、入侵、失去自主性和人格物化的担忧。

也有可能ODP的支持者是出于其他原因攻击今天的技术平台。但如果这些倡导者是真诚的,那么他们有三个误解。

误解1:个人信息是他(她)的固有财产

事实1:所有权来自于创造、购买或赠与

ODP以这个误解作为假设,因为当法律授予互联网用户所有权时,提案没有规定补偿其他人。共和党众议员Collins在他为ODP撰写的原则声明中公开表示对这个误解的支持:“消费者的在线数据应该被视为他们的财产,而不是其他人的。”

误解1为什么是错误的?原因有三:(1)对于离线数据来说,这个想法显然是不合逻辑的;(2)线上线下是一种错误的信息二分法;(3)任意授予产权与市场经济运行相矛盾。

在现实世界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由B写在纸上或存储在B头脑中的关于A的信息,必须由A控制,这非常不合逻辑:这让A能够控制B的有形资产和思想。一个自由的社会不可能以这种方式运作。但这将是ODP中的未来,因为数字化消除了线上和线下信息之间的差别。

政府不能武断地授予私有产权,同时又指望经济有效运转。在私有产权经济中,获得产权的正确方法是创造资产,从其所有者手中购买财产,以及由其所有者赠与财产。其他一切都是偷窃行为。甚至版权法也没有赋予事实上的财产权。

误解2:科技公司不公正地获取人们的数据

现实2:在线服务会补偿那些泄露自己信息的人

在误解1的基础上,ODP的支持者得出结论,科技公司使用收集的数据在道德上等同于盗窃。

除了误解1,OPP支持者还有哪里是错的呢?由于在ODP提案中消费者没有购买或赠与数据,所以ODP的支持者认为在线用户是数据的唯一创造者。他们错了。知识创造是用户与在线平台的共同工作:该平台创建了一个环境,在该环境中,用户可以自由进行在线行为,而平台观察、记录和管理用户的行为信息。平台完成了大多数的工作。

不仅如此,经济研究发现,平台经常通过提供折扣价格(包括零价格)来补偿用户。如果ODP成为法律,对这种补偿有两种可能的影响。一种可能性是,补偿将结束,在线服务的价格将上涨,在线体验的质量将下降,因为平台无法创建针对个人喜好的服务。

另一种可能性是,为了遵守新法律,在线平台只需在条款明确规定补偿金额。在这种情况下,使用这些平台的用户体验可能不受ODP法律的影响。

误解3:只要有机会,消费者就会管理自己的信息

事实3:消费者认为不值得花费精力管理个人信息

消费者很少充分利用他们的网络隐私设置。原因似乎是,消费者学习和调整设置的成本超过了让平台学习带来的负面情绪。

如果消费者拥有关于他们的在线信息,他们会怎么做?大多数消费者管理数据的时间可能比管理隐私设置的时间还要少。这可能会导致:(1)一些消费者不允许平台获得其数据,从而错过了个性化服务的好处;(2)将出现第三方将买下数据产权,成为数据垄断企业,再向平台出售数据。很难想象这些结果会让消费者比现在过得更好。

ODP还可能导致美国网上创业的下降。对于许多新兴的在线公司来说,与个人客户或第三方数据垄断公司签约的成本将过于高昂。

应该做些什么?数据应该像其他类型的财产一样被对待,即人们可以拥有数据拷贝的专有权和控制权,而不是数据本身。拷贝的方式应该和原来一样的:购买,被赠与,或者通过平台和用户之间的互利合作来创建它们。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