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语阅读

欧洲需要改变思维模式来抵御衰退

2019/09/05 12:00
收藏
对照中文英文原文
在德国、法国和美国,对衰退的搜索在过去几周达到了顶峰。经济衰退是否真的在发生,很难实时评估。

衰退是欧洲和美国的新担忧。简单看一下谷歌趋势就会发现,在德国、法国和美国,对衰退的搜索兴趣在过去几周达到了顶峰。在意大利,峰值已经出现在1月底。经济衰退是否真的在发生,很难实时评估。但毫无疑问,存在贸易战和无协议退欧等重大风险。

对欧洲各国财长来说,这种情况代表着一个新的挑战。当过去发生重大衰退时,财长们知道,央行将是第一道防线。但由于利率为零,欧洲央行的降息空间非常有限。不过,欧洲央行仍可能将超额准备金利率进一步推至负值,并重启某种资产购买计划。

欧洲央行的所有这些举措可能都有一定的用处,但现实情况是,在现阶段,央行控制通胀和管理商业周期的能力可能极其有限。欧洲央行前副行长Vitor Constancio最近承认,“在任何情况下,仅凭货币政策就能随心所欲地控制通胀,这是一个理论上的神话”。同样徒劳的是,美国前财长、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萨默斯(Larry Summers)辩称,结构性和财政政策现在是关键的政策工具。

这把难题推向了欧洲财长们。但要想取得成功,各国财长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心态:

正如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Jens Weidman)刚刚建议的那样,仅仅依靠自动稳定器是不够的。问题在于,自动稳定器在工人失业后才开始发挥作用。自动稳定器只能抑制经济下滑。单凭这些措施不足以抵御经济衰退。

欧洲各国财长是时候从被动应对转向主动防范经济衰退了。他们应该制定具体的支出计划和减税措施,一旦经济衰退的担忧成为现实,这些措施可能很快被启动。应急支出计划现在应该已经列入2020年预算。

鉴于前景风险和实际负利率,一些措施应该已经到位,以缓解长期投资不足。事实上,最近对低均衡收益率的估计表明,欧洲在投资和储蓄过剩方面存在弱点。因此,理想情况下,财政政策措施应针对长期存在的投资缺口。我想到两项具体措施:

首先,德国可以为企业在德国的投资制定一项为期5年的全额折旧免税额。这不仅会立即刺激企业进行新的投资。它还将解决德国经济长期以来的弱点:企业投资率低。与公司税削减相反,这一举措将不是对企业的赠予,而是对投资的限时激励。更好的资本存量也将有助于提高工资。

其次,如果欧洲想要实现气候中立的目标,就需要一项重大的公共投资计划,以实现绿色经济。为一个可持续的欧洲经济提供融资将需要非常重大的投资,因此被称为“绿色新政”。事实上,仅仅依靠更高的碳价格是不太可能被接受的。公民和企业需要看到可靠的替代方案,以取代他们现有的生活方式和经营方式。只有得到公众支持的大规模投资才能填补这一空白。它还将为欧洲提供提振,在零利率的世界里,它的融资成本实际上为零,甚至为负。

那么,问题是如何为欧洲的此类投资提供资金。仅仅依靠国家预算可能是不够的。不仅一些国家的预算受到严重限制。但在发展基础设施方面,各国也将倾向于依赖欧洲伙伴国家承担大部分重任。显然,气候变化理应得到欧洲资金的回应。欧洲投资银行将是欧洲一级的合适机构,能够发行大规模主权债券,为整个欧洲在绿色基础设施方面的必要投资提供资金。

欧洲和德国的许多银行,例如德国的储蓄银行,都在抱怨低利率。但这些利率自然很低,因为投资如此之少,储蓄却如此之多。欧洲央行无法解决这个问题。欧洲的财政部长们可以。是时候改变心态,从被动的财政政策转向积极的财政政策了。是时候为经济衰退提供财政保险,以零成本为绿色投资提供资金了。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