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语阅读

对于软银来说,WeWork更像是一只黑天鹅,而非独角兽

2019/11/07 14:45
收藏
对照中文英文原文
愿景基金的回报更有可能来自小型初创企业,而不是知名企业。

软银集团在WeWork上的溃败不太可能重演。这也意味着,愿景基金要实现风险资本规模的回报,就需要依靠单人赛和双打赛,而不是全垒打。

这并不是因为孙正义吸取了教训。他在周三的投资者会议上的挑衅,包括花了近一个小时为WeWork的投资辩护,告诉我软银的董事长没有变。

但简单的数学计算表明,WeWork不会再次出现。愿景基金有970亿美元,其中已经部署了超过850亿美元,并且已经停止了新的投资。它有88个投资组合成员,这意味着它向每个成员发放了大约10亿美元。在软银接受非救助之前,愿景基金和软银共同向WeWork投资了105亿美元,估值470亿美元。

愿景基金向叫车公司滴滴出行投资53亿美元,价值560亿美元;向Grab Holdings Ltd.投资35亿美元,价值约143亿美元;另外还向视频平台字节跳动有限公司投资了不到30亿美元,价值约750亿美元。

愿景基金不会将剩余的120亿美元投入到任何一个大型独角兽公司的后续投资中,而是将这些资金投入到小型创业公司中可能会获得更好的回报。从理论上讲,给一个无名小卒10亿美元比给一个人100亿美元有更多的好处。

这意味着,无论是规模(承诺的巨额资金)还是规模(近30%的股份),WeWork和它的倒闭更像是一只黑天鹅,而不是愿景基金更广泛投资组合的独角兽代表。Nassim Nicholas Taleb在2007年出版的《黑天鹅:极不可能事件的影响》(The Black Swan: The Impact of The Highly)一书中,描述了罕见且不可预测的异常事件的极端影响。尽管可以说WeWork的衰落是可以预见的,但几乎没有人预料到它会如此大规模地崩溃。

WeWork混乱局面的独特性在软银去年9月的季度业绩中得到了体现。它对WeWork的46亿美元减记是软银14年来首次亏损的重要原因之一。

根据其目前的投资,只有对滴滴的全面冲销,才能盖过这家办公室租赁公司造成的浩劫。但如果我们要在投资组合中看到另一个巨大的损失,那可能是WeWork的又一次演出。

这一分析有两点需要注意:愿景基金很可能会把120亿美元左右的资金投入到字节跳动、滴滴或Grab,从而增加曝光率。或者,愿景基金2号可能会出现,投资于现有的投资组合公司,甚至找到新的巨型独角兽来支撑。后者虽然有可能,但似乎不太可能,因为大型初创企业的跑道相当有限。

风险敞口如此之低的另一面是,愿景基金投资组合中的其他公司规模太小,无法带来巨额回报。我设法追踪了该基金投资组合中64家公司的名称和估值,发现根据软银声明和CB Insights独角兽榜单的数据,只有7家公司的估值在100亿美元或以上,10家的估值在50亿至99亿美元之间。超过一半的公司标价不超过20亿美元。

我想你可能会说,这给了愿景基金很大的增长空间。然而,这些初创公司中有很大一部分实际上什么都不是。风险投资的本质是,你押注的大多数公司在你看到一毛钱回报之前就倒闭了。也没有证据表明孙正义和他的团队比其他人更善于选择创业公司(也许恰恰相反)。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