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语阅读

如何明智地使用债务

2019/11/07 22:24
收藏
对照中文英文原文
债务水平从未如此之高。由于许多借款人可以获得较低的利率,他们正采取更多的杠杆手段。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克里斯塔利娜 • 格奥尔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在第20届年度研究会议上的讲话。

1. 介绍

女士们,先生们,早上好,欢迎来到雅克·波拉克年度研究会议。

今天是大会召开20周年,我要感谢许多现任和前任同事的启发和不懈努力。

年复一年,杰出的学者和政策制定者聚在一起,讨论有助于改变世界的前沿思想——不仅是在智力上,而且在人们的生活中。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我们将讨论债务的重要性。这一主题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关键,因为债务水平从未如此之高。由于许多借款人可以获得较低的利率,他们正采取更多的杠杆手段。

全球公共和私人债务都达到了历史最高的188万亿美元。这相当于全球产出的230%。这种增长的一个主要驱动力是私人部门,目前占总债务水平的近三分之二。但这只是故事的一部分。

发达经济体的公共债务处于二战以来的最高水平。新兴市场的公共债务处于上世纪80年代债务危机期间的水平。低收入国家的债务负担在过去五年里急剧增加。

这就是为什么政策制定者面临着棘手的问题:

什么时候债务水平过高?我们如何以公平和有利于增长的方式减轻债务负担?我们如何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债务的基本效益?

我期待听到关于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和许多其他问题的新想法。

2. 债务的光明面

让我们先来关注一下债务的“光明面”。首先,我们为什么需要贷款和其他形式的信贷?

简单地说,他们允许我们现在做一些事情,然后等我们有更多的收入时再支付。

这是一个非常古老的想法。早在公元前3000年,就有购买种子的贷款。这些种子将被播种,收获的果实将偿还债务。

当然,贷款人需要对借款人的偿还能力有信心。“信贷”这个词本身来自于拉丁语,意为“信任”——这是经济和金融体系的命脉。

今天,银行贷款和信贷市场在播下未来繁荣的种子方面继续发挥着重要作用:帮助家庭购买住房,帮助企业投资于新思想,帮助国家筹集额外资本以支持增长和就业。

事实上,有预算空间的国家应该利用当前的低利率或负利率来扩大生产性公共投资。

在德国、荷兰和韩国等地,增加支出——尤其是在基础设施和研发方面——有助于促进需求和增长潜力。

只要有财政空间,借贷也可以帮助国家扩大支出,以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这反过来又需要通过健全的宏观经济政策和友好的商业环境来建立信任。

其目标是产生对借款人和贷款人都有利的经济成果。

3. 债务的阴暗面

然而,历史告诉我们债务的阴暗面。想想不可持续的信贷繁荣的破坏性影响,包括在全球金融危机前夕。

我们如何才能避免这种不计后果的冒险行为?我们能抑制私人信贷周期吗?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工具的作用是什么?今晚晚些时候,将在蒙代尔·弗莱明演讲的杰里米·斯坦将对此发表更多的看法。

解决这些问题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因为目前创纪录的高债务水平对经济和金融稳定构成了风险。

记住:公共债务的累积与2008年金融危机的政策应对有很大关系——当时私人债务转移到了公共资产负债表上,尤其是在发达经济体。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近的研究显示,在2008年危机期间,仅对金融机构的直接公共支持就达到了1.6万亿美元。

在发展中国家,这种增长反映了更广泛的因素——从大宗商品价格的大幅下跌,到自然灾害和国内冲突,再到对非生产性项目的高投资支出。

要点是,高额的债务负担使许多政府、公司和家庭容易受到金融状况突然收紧的影响。

没错,全球金融状况依然宽松,部分原因是发达经济体的低利率持续时间长于预期。但世界也面临着越来越多的不确定性——贸易紧张、英国退欧和地缘政治风险。

如果投资者情绪发生转变,那些更脆弱的借款人将面临财政紧缩和更高的利息成本——偿还或展期债务将变得更加困难。这进而可能放大市场回调,加剧新兴市场的资本外流。

当然,高债务不仅仅是金融稳定的风险;它还可能成为增长和发展努力的累赘。

在低收入国家,高债务负担可能危及发展目标,因为政府将更多资金用于偿债,而较少用于基础设施、卫生和教育。我们估计,43%的低收入国家要么面临陷入债务困境的高风险,要么已经陷入困境。

4. 播下正确的政策种子

那么,各国如何才能更接近债务的光明面呢?他们如何才能播下正确的政策种子?

让我强调有助于在发展中国家发挥作用的三个优先事项。

首先,我们需要确保借贷更加可持续。这意味着要小心处理新的债务,更多地集中于吸引基于股权的投资,如外国直接投资;提高税收收入;加大打击官僚主义和腐败的力度。

这意味着把重点放在回报率高的投资项目上。这意味着增加贷款人的责任,在提供新贷款之前,贷款人需要评估新贷款对借款人债务状况的影响。

债务可持续性也是IMF支持项目的一个关键目标。国际金融研究所(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最近的分析显示,IMF支持的计划中位数在5年内实现了大幅债务削减。

其次,我们需要确保借贷行为更加透明。在许多国家,有很大的空间来加强记录、监测和报告债务的机构。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正在与世界银行密切合作,帮助成员国加强债务管理能力和治理框架。

我们还利用债务可持续性分析来揭示潜在风险,帮助借款人建立或重建信任。

第三,我们需要鼓励借款国和贷款机构之间更好的合作。这意味着共同努力,改善债务合同的披露,这有助于降低风险,增加问责。

我们还需要更好的合作,为涉及非传统贷款人(包括巴黎俱乐部以外的债权国)的债务重组案例做准备。这意味着要建立新的方式来进行官方债权人的协调。

这些问题——从债务可持续性、透明度到合作——对发展中国家的福祉至关重要。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更多的努力、更多的对话和新的想法。

发达经济体也是如此,这些国家的政府正在考虑正确的政策种子。

事实上,一些高赤字国家的低利率和低通胀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有些人甚至想知道“长期低迷”是否会变成“永远低迷”。

因此,看到发达国家对财政政策本质的争论日益激烈,也就不足为奇了。

过去被认为过高的债务水平现在有可能被接受吗?人口老龄化会改变财政政策吗?是时候重新评估传统的财政规则和假设了吗?

5. 结论

我当然期待从我们世界级的参与者那里听到更多关于这些问题的信息,包括两位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首席经济学家奥利维尔·布兰查德和肯·罗格夫。

他们不仅是各自领域的领军人物,还体现了学术开放和永不满足的好奇心的精神。这种精神也是我们年度研究会议的核心。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我们可以从音乐剧《汉密尔顿》中获得灵感,其中亚历山大·汉密尔顿思考了一个关键问题。“什么是遗产,”他问道。“这是在一个你从未见过的花园里播种。”

我相信,这一代经济学家的遗产将与我们在债务问题上的政策建议紧密相连。

我们的共同责任是帮助各国现在就播下正确的种子,使后代能够共享更大的收获。

非常感谢。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