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FOMC利率决议及发布会笔记(2020年1月)

2020/01/30 02:57
收藏
在2020年的第一次议息会议上,美联储决定维持利率不变,符合市场预期。鲍威尔对新型冠状病毒带来的潜在风险保持谨慎,或许美联储将在之后的几次FOMC会议上考虑其经济影响。

本次会议核心内容摘要:

  • 美联储将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IOER)提升5个基点,至1.6%,隔夜逆回购利率(ONRRP)亦提升5个基点,至1.5%,2020年1月30日生效,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是美联储政策框架中重要的政策利率之一,目前高于美联储整个利率下限体系的下限利率10个基点。此举是为了保证联邦基金利率在美联储可控的区间内交易。目前联邦基金利率处于1.55%位置,正好位于美联储新利率区间上下沿(IOER/ONRRP利率)的中轴。
  • 重申短期国债的购买将维持到2020年的二季度,延长隔夜正回购操作至2020年4月(先前为至2020年1月)。
  • 表态框架审查进行中,提到了“平均通胀目标”。重申通胀目标是对称的2%,而非2%以下。
  • 表态对常备回购工具的设立仍在研究中,且对回购市场波澜的结构性因素仍在学习中。
  • 认为新兴冠状病毒的风险是切实存在的,但仍需要观察。
  • 对经济保持乐观,但仍需观察新的不确定性。

声明对比:

几乎没有任何变化,仅将居民部门的支出力度从“强劲”调整为了“温和”。

图:美联储持续购买短债,并进行隔夜正回购操作

发布会细节:

鲍威尔在接受提问前表态,美国居民部门支出增长温和,且相当稳固。去年以来,出口和商业投资的疲软影响了经济增长,贸易谈判也使得全球经济处在不确定性中。但最近,这些不确定性正在褪去(指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定),全球经济增长可能开始回暖

此后,鲍威尔直指新的不确定性——新型冠状病毒。

利率的技术性调整只是复位到了9月时的状况,当时货币市场波动很大。

回购操作将会保持准备金的合理充裕,直至今年4月,但此后联储将转向更小规模的(准备金管理原因导致的)资产购买,来保证准备金在不使用正回购工具的前提下保持合理充裕。

第一个问题:有关美联储通胀措辞的变化,从“接近2%”到“触达2%”

答:措辞的变化是为了避免市场的误解,主要是接近2%容易被理解成不达2%也OK,所以需要做出这个调整。我们向表达的是2%的通胀目标不是我们的目标顶部,不达2%我们不满意,我们追求的是对称的2%的通胀目标。而且失业率已经处于低位很久了,通胀理应上行。

第二个问题:多少准备金才叫充裕(ample)啊?现有框架需要多少准备金对美联储而言才算充裕呢?

答:我们在去年以来的诸多举措,包括正回购和短债买入,都是为了促使政策可以平稳地传导到我们的政策利率——联邦基金利率,保证货币市场运作良好。这不意味着我们要抚平掉回购市场的所有波动。在一个运作良好的市场中,有些波动也是正常的。

需要强调的是,这些操作会为了保持充裕的准备金,确保货币市场运作良好,并保证联邦基金利率位于我们的管理区间以内。目前我们预计二季度会触达充裕的水平,随后我们将削减购买量来使之与我们负债端规模增长匹配。准备金一旦回归充裕,回购操作也会淡出。

回到问题本身,准备金的充裕水平受到我们的负债端,比如通货和财政部存款的影响。目前我预计充裕水平在1.5万亿美元以上的规模。

第三个问题:5个月3900亿的规模你还说不是QE呢,你心中有确切的数字(扩表规模)吗?很多人觉得这就是QE,而且你们就是这样交易的,很多人怕你们退出的时候重现Taper Tantrum,你担心吗?

答:重申一下,我们需要把准备金提升到至少1.5万亿美元的规模,这就是确切的数字。这么做只为提高准备金量,和QE有实质区别,就此问题我们已经翻篇了。而有关市场影响,很多事情都会影响市场,我们的目的就是准备金回到充裕水平,之后再做调整。(没有正面回答记者的疑问)

第四个问题:有关劳动力市场和工资。

答:劳动力市场状况良好,工资之前2%的增速现在3%左右,劳动参与率提升或许可能压低了工资,但是这也是健康的现象。

第五个问题:有关通胀问题的延续,是否会允许通胀超调(超过2%)

答:正在进行这项政策调整的审查,以应对新常态(全球化的低通胀、菲利普斯曲线平坦化、低利率)。一旦我们决定了我们会宣布的。没有正面回答记者提问,提及了Fed Listens(详情请见智堡深度文章)。

第六个问题:全球经济增长的新不确定性,比如冠状病毒。福特、丰田停工一周,美国经济风险在当下有多大?

答:冠状病毒是个大问题,会影响中国和全球经济增长,非常严重。目前还处于初级阶段,传播程度难以预料,对中国和贸易伙伴的影响也很难讲,由于不确定性很大,目前我不想就此进行推测,我们审时度势,需要评估其对美国经济的潜在影响。回顾过往,经济到2019年底都比较疲软,但目前对经济我保持谨慎乐观,制造业PMI可能触底了。但这些都不能保证。

第七个问题:有关IOER的技术性调整。是不是IOER不再加息就意味着准备金已经非常充裕了呢?

答:只是为了保持联邦基金利率(政策利率)处于我们的管理区间内。

第八个问题:有关常备回购便利工具。

答:即便准备金水平回归充裕,回购工具也可以在我们的框架和体系中扮演一个重要角色,我们只是还没决定回购应该最终扮演什么角色。我们尚未就此作出决定。6月和10月时我们就考虑过了,我们需要考虑这项工具的成本和回报。

第九个问题:有关气候风险。

答:公众期望我们保证金融体系具有弹性,且有强大的抵御气候变化风险的能力。与其他央行一样,我们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全世界其他央行和美联储都有很多工作要做,但我认为,从这个意义上说,这必须成为我们角色的一部分。

第十个问题:第一阶段中美经贸协定完成了签署,这会对商业投资带来什么正面效应?

答:协定的签署对市场和经济的影响都是正面的。不确定性的消除会改善商业情绪和投资,从而支持经济复苏。但记住贸易政策的风险仍然是很高的。还有两三个事宜留待讨论,因此贸易风险没有消失。正如我刚才所提到的,制造业PMI在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中已开始持续上升,但我们尚未看到决定性的复苏。金融状况可能会刺激进一步的经济增长。

第十一个问题:9月的回购动荡是临时性因素所致还是结构性因素所致?

答:我们会仔细研究这个问题,将调整一些规则来鼓励资金更容易地流动,只要不破坏金融体系的安全和稳定。目前我们没什么可以宣布的,但我们学到了不少东西。

第十二个问题:临时性的回购操作和资产购买究竟帮到了谁呢?你说是说为了保证联邦基金利率处于目标区间,但是回购市场的参与者都是对冲基金和华尔街的一些机构,这个政策是在帮助华尔街吗?

答:9月是个一次性的事件,所以我们才要作出政策反应,回购市场至关重要,是基于国债的融资市场,交易商买入国债来分发。我们关心的仅仅是回购市场的市场活动,而不是特定的参与者。回购市场的波动和对利率的传导才是我们关心的。

第十三个问题:有关中国。FOMC有人说中国经济会影响美国经济,还有不良贷款的问题,你对中国金融业的问题了解多少,这些问题会冲击到美国吗?

答:中国的债务问题确实存在,也影响了经济增长和全球的经济增长。在去杠杆的同时他们还面临着贸易谈判。我们认为不存在火烧眉毛的重大风险。但冠状病毒确实是可能在短期对中国经济产生重大影响的,中国对全球经济至关重要,一旦中国放缓,我们都能切实感受到,更别说一些邻国和西欧国家了。美国经济的外部性不高,85%为本土。

第十四个问题:还是和回购有关,重复问题。

第十五个问题:和框架审查有关,参见上面有关通胀目标的回答。

第十六个问题:股市估值非常高,你们考虑了这个风险吗?

答:估值风险只是金融风险中的一种,我们的金融稳定框架有四大支柱,不仅仅考虑股市估值。目前杠杆合适,家庭部门和债务适中,企业部门债务有所上升,我们在观察。资产估值确实很高,但权益风险溢价处于很低的水平,估值高但并不极端。此外,融资风险也很适中。综合来看,金融稳定状况目前非常温和。

第十七个问题:有关Brainard的社区积极主义改革。

第十八个问题:副主席Quarles的演讲提到了修改监管制度的建议,你认同吗?

第十九个问题:有关超低利率,美联储降息导致储户获得利息变少,你怎么看?

答:国会给我们的工作是双重使命,很多人从低利率受益,中低收入的社区群体不支持加息。如果你有资产,低利率导致了你的资产价格上涨。

评论
186******10
2020/03/16 03:13
Hi, Mikko! 有木有听文章的功能
150******12
2020/02/20 01:52
您好,可否好奇下,两天前看到我们发布的一篇“中国经济将走向何方? ”,当时没有看完就下架了。。很想继续读完,可否好奇是否还会重新发布么?如果没有的话,可否请问下哪里能看到原文不?
150******12
2020/02/20 02:39
找到了 感谢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