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债三部曲之二:美国的财政破产与世代后果

2020/03/26 16:17
收藏
“很荣幸和大家探讨我们国家的财政状况。开门见山地说,美国已经破产了。换句话说,我们在当下就已经破产了,而非10年、25年、50年甚至75年以后……”

美国的财政破产与世代后果(于2015年2月25日)

参议院预算委员会前的证词

作证人:Laurence J.Kotlikoff 波士顿大学经济学教授

Enzi主席、各位尊敬的参议院预算委员会的成员们,

很荣幸和大家探讨我们国家的财政状况。开门见山地说,美国已经破产了。换句话说,我们在当下就已经破产了,而非10年、25年、50年甚至75年以后。事实上,美国的财政状况或许比任何发达国家都要来得糟糕,甚至包括希腊

毫无疑问,这样说毫无疑问会让那些使用官方报告的联邦债务量作为衡量我国欠款准绳的委员们感到震惊。目前,公众手中所持有的联邦债务仅占GDP的74%。 没错,这个数字是10年前债务/GDP比率的两倍。但这与意大利的135%或希腊的175%相比仍然相去甚远。

不幸的是,联邦债务规模对包括美国财政状况在内的任何事情都不具有经济意义。相反,联邦债务及其年度变化(赤字)纯粹是咬文嚼字的产物,它所反映出来的,不过是你们这样的国会议员所选择的记录政府收支的方式而已。

要阐明这一点,试想一下政府今年在“社保工资税”和这些FICA缴款所保障的未来社保转移支付所向工人们收取的近7500亿美元。这7500亿美元换个讲法实质上就是政府的借款,未来财政的转移支付也可以被称为这部分借款的本金加上借款的利息加上未来税款(正或负),如果未来的支付与本金加利息不完全一致的话。

如果我们沿用上面的这一段修辞。那么今年所报告的联邦赤字就会翻倍。事实上,如果回溯所有的社保税,并将之视为政府的借款,公众持有的官方联邦债务可不仅仅是13万亿美元,而是38万亿美元,是美国GDP水平的211%。

缘木求鱼

经济理论并不会告诉我们应该用哪种“语言”来探讨经济等式。无论是英语、法语还是汉语也好,数学预测的实际经济结果都是一样的。财政上的修辞传统也是类似的,只是语言的选择而已,并不能改变结果。所谓的联邦债务是一种文字游戏,不足以作为财政政策的度量衡。把它应用在对财政可持续性以及世代政策的理解中可谓缘木求鱼。

就通过语言修辞来掩盖事实这一点上,经济学并非唯一的学科领域。在物理学中,时间和距离曾被视为基本概念。但时至今日,人们对它们的本质有了理解,这是对我们的物理参考框架的反映,而物理参考框架本身就是一种语言。就像有无数种时间和距离的替代度量一样,联邦债务也有无数种替代度量。选择正确的词,你就可以玩弄联邦债务的数字,无论为正为负。

此外,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选择了特定的财政修辞这一事实并没有使这些修辞在经济上比任何其他内部一致的修辞更为有效。我们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制定自己的修辞惯例,并制定出完全无用的政府债务度量。

我老妈的财政部支票

要揭示出标准的财政会计核算的空洞只需要用一个我身边的例子,我母亲已经95岁高龄了,她会从财政部收到两种类型的支票支付。这两种支票在外观上一模一样:尺寸、颜色、甚至文字和字体。唯一的不同就是数量。其中一种是社保福利支出的支票,另一种则是财政部国债的票息支票。

虽然它们的样子类似,但却只有财政部发行国债的现值才被纳入政府债务中。但每个月我妈收到的社保支付却没有纳入其中。

为什么呢?

是的,财政部发行的国债上写有“美国政府的充分信任与信誉”。但这漂亮话并不能将这些债券在经济意义上变成“安全的”。我们的政府周期性地通过施加通胀来不断地对官方债务的实际价值施加“违约”。举例来说,在1946年,通过解除物价管控,战争债实际价值的四分之一就被抹掉了。而到了1970年代,通胀抹掉了联邦债务实际价值上千亿的规模。

所以,我妈收到的国会称之为“债务支付”的东西根本就不安全。相反,她的社保福利,不仅锚定通胀,还由美国退休协会5000万成员的游说力量支持,足以对抗通胀和立法变动。然而,国会却对这部分显然的联邦政府欠款视而不见,根本没有计入一个子。

经济学告诉我们的是我们根本无法选择把什么东西呈现在书本上。所有的承付款项和所有的政府收入,不管被称为什么,都应该考虑到这一点,在当下进行适当估值。

做假账

国会在账本上的决策可没那么冰清玉洁,历届国会,无论是由共和党人还是由民主党人所主导的,都在战后积累了大量的净财政承付款项,而所有这些债务都没在账本上体现

净财政承付款项不仅指对未来高额转移支付的正式和非正式承诺,还指对未来低税负的正式和非正式承诺。

美国用了60年的时间增加并扩展了转移支付,并且削减、限制了税收,以帮助国会议员连任。但这使我们的子孙后代受到了财政达摩克利斯之剑的威胁,严重危害了他们的经济未来。

财政缺口

经济学理论明确地告诉了我们在财政可持续性和世代政策上不该度量的部分。也非常明确地告诉了我们需要度量的那部分,那就是永续的财政缺口。永续的财政缺口告诉了我们,随着时间的推移,政府是否有足够的收入来负担其预计的支出。它等于所有预计的未来支出的现值减去所有预计的未来收入的现值

永续的财政缺口有五大重要特性。

第一,没人能逃出这个账本。所有的支出,无论是用于债务的还本付息、转移支付,还是其他的自主性支出,都要在计算未来支出的现值当中体现出来。收入也一样,包括政府的实际资产和金融资产的收入。

第二,无论你用什么内部一致的修辞惯例来描述财政支出和收入,永续的财政缺口都具有相同的价值。相反,有限的财政缺口,比如对社保和医保项目所计算的75年的财政缺口,就像联邦债务一样,只是某种文字游戏而已。只要选对了财政修辞,你总能找到自己想要设定的数值

第三,财政缺口如果为正,那说明政府倾向于入不敷出,这样做就违反了经济学家口中的政府代际预算约束。因此,一旦财政缺口为正,这就意味着当前的财政政策不可持续

第四,消除永续财政缺口是世代间的零和游戏。因此,财政缺口会告诉我们,如果现在的成年人不支付更多(税收)或收取更少(福利),则财政负担会降临在我们的子嗣上。通过财政缺口理解我们的子嗣将面临的财政负担就被称为世代会计核算。

第五,财政缺口的会计核算机制告诉了我们平衡政府跨期预算约束所需的调整规模,以及必要调整的幅度如何取决于调整在何时展开

美国的财政缺口

美国目前的财政缺口为210万亿美元。这个数字是我根据国会预算办公室(CBO)在2014年7月所发布的75年替代性财政情景(AFS)中的预测得出的。

只需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你就能根据CBO的AFS预测来建立永续的财政缺口。只需要将CBO的预测扩展到未来,并通过Excel做一些高中代数,以形成恰当的支出现值和收入现值。然而,国会预算办公室拒绝对永续的财政缺口进行计算,并继续将注意力几乎完全集中在官方债务上。我认为,国会预算办公室这样做是在故意误导公众和国会有关我国的真实财政状况

美国210万亿美元的财政缺口是巨大的。它是美国官方债务的16倍,这恰好说明了官方债务数据对理解我们国家的真实财政状况是多么没用。

美国的GDP目前处在18万亿美元的水平。因此,财政缺口的规模几乎达到12年的美国GDP。财政缺口还可以与CBO永续的GDP预测的现值进行比较。据此计算,财政缺口占GDP的10.5%。这意味着我们要么需要将政府支出(在时际上)减少GDP的10.5%,要么将政府收入(在时际上)增加GDP的10.5%。另外,我们可以制定削减支出和增加税收的组合,并使之规模等于年度GDP的10.5%。这项调整需要立即启动并永远维持下去。对调整扭扭捏捏将使当前的成年一代完全地或部分地摆脱困境,但会使年轻一代和后代的财政负担更大。

如何才能收窄财政缺口?

210万亿美元的财政缺口占到了预计未来税收现值的58%。 因此,要通过提高税收来消除财政缺口,就需要立即永久性地将联邦税收提高58%

换句话说,整个联邦政府资金不足的比例为58%。相比之下,社会保障体系本身的资金不足比例为33%。 (即,在2014年《受托人报告》表VIF1中报告的其永续的财政缺口是预计的社会保障税现值的33%。)

另外一提,底特律在宣布破产之前,其资金不足的比例约为25%。 因此,与底特律破产之前的状况相比,美国的财政状况要差得多。

还有一个选项是削减除偿还官方债务外所有支出的支出额,以缩小财政缺口。这样做需要立即且永久地削减38%的支出。

拖延的代价

下表1所呈现的是若将此类调整推迟到未来,所需要实施的必要的增税或削减支出以消除财政缺口。例如,要在十年内永久增加收入,则需要从那个时间节点开始将税率提高64.4%。另外,从2025年开始,支出可不仅仅需要削减37.7%,而是必须削减40.4%。显然,我们拖延调整的时间越长,对我们的子孙后代的影响就越大。例如,如果我们等到2035年才通过加税进行调整,那么我们相当于宣告了今天的新生儿的终身纳税比现行法律多70.4%。

我们国家的真实赤字

2013年的财政缺口为205万亿美元。2014年为210万亿美元。因此,我国2014年的真实赤字(财政赤字的增加)为5万亿美元,而不是国会预算办公室所报告的4830亿美元的官方债务增加。

为什么财政赤字如此急剧地上升了?一个主要的原因是婴儿潮一代的社保、医疗补助、医保福利支出又临近了一年(40000美元/每人每年)。因此,这些承付义务(承付义务/承付款项,指联邦政府已经明确需要承担的转移支付所带来的未来的付款)的现值因利息而上升。换句话说,财政缺口实际就是我们的国家信用卡的账单,就像我们自己的信用卡那样,缺口(负债)会有利息。如果无法付息,缺口就会越来越大。

美国财政缺口的增长

美国财政缺口的增长如下表所示,过去十二年来,财政差距急剧扩大。这反映了应计利息。但是,导致财政赤字从2003年的60万亿美元增长到今天的210万亿美元的主要原因是减税,医疗补助和医疗保险福利水平的提高,额外的国防开支以及医疗保险(Part D)的引入。2013年的税收和支出立法导致美国的财政赤字已经收窄了一些,从2013年的222万亿美元降至205万亿美元。

其他发达国家的财政缺口

图2是美国与其他主要欧洲国家的财政缺口(2012年数据)对比。数据由欧洲委员会计算。显而易见,相比之下美国的财政状况是最为恶劣的。另外,官方债务/GDP比率和财政缺口/未来GDP现值比率之间也没什么关系。2012年,美国和荷兰的债务/GDP比率都处于70%。而根据GDP的现值所测度的财政缺口,美国是荷兰的两倍。而我们再来看意大利,虽然其债务/GDP比率高达127%,但财政缺口仅为未来GDP现值的-2.3%。

永续的财政缺口会计核算获得了经济学家们的全面支持

正如我所说的那样,美国已经破产了!官方的政府债务数据在经济上没有任何意义,国会和国会预算办公室以及政府其他部门使用联邦债务数据来指导财政政策是被严重误导了,而“永续的财政缺口核算是评估一个国家的财政状况的唯一有意义的方法”这一观点很容易因其被视为极端经济学家用力过猛的观点而很容易被忽略。

不幸的是,事实并非如此。在www.theinformact.org网站上,超过1200名美国经济学家表态为《The Inform Act 》背书,这是一项两党法案,要求国会预算办公室,管理和预算办公室以及美国审计总署同时在永续的基础上进行财政缺口和世代核算。在这份名单中,排名前25位的经济学系榜上有名。此外,有17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亦赫然在列。除经济学家以外,该网站还记录了前政府高级官员的背书,如前财政部长,前国务卿,前管理和预算办公室主任,前商务部长乔治·舒尔茨。此外,这份名单上还涵盖了政治谱系中两端的经济学家。

国会预算办公室,管理和预算办公室以及美国审计总署就都不应该一直轻视整个经济学专业都公开且非常强烈地支持财政缺口会计核算的这一事实。这些机构不需要国会行动就可以开始对我国的财政状况进行度量,而这些测度结果贻害了我们的子孙后代。

战后一代政策引致的经济衰败

美国战后世代的政策可被描述为"你尽管拿"。几十年来,共和党和民主党的国会和行政部门从年轻工人手中拿走了越来越多的资源,转移支付给了老的退休人员。从年轻人手中拿来给老人的资源,被称为"税收"。年轻人被告知不用担心。我们现在称这些资源为"税收",但当你也变老时,你也可以收到大量的转移支付,这比你现在支付的款项还多。

这项政策的影响是可预见的。老一辈人消费了更多,年轻一代没有或根本没有理由少消费,国民储蓄率下降。下图2记录了1950年以后我国国民储蓄率的下降,几乎所有的储蓄率变化都可以追溯到私人消费的增长。如图表3所示,家庭部门中消费最多的是老一辈。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Ronald Lee教授提供的图表显示,随着时间的推移,老年人的绝对和相对消费急剧增加。

图表2不仅显示了美国国家净储蓄率在战后的显著下降。也显示了战后净国内投资率的显著下降。鉴于投资是导致实际工资增长的关键因素之一,美国工人的平均实际工资近几十年来增长甚微也就不足为奇了。显然还有其他因素——小学和初中的教育相对较差,与外国工人的竞争,以及智能机器/机器人的竞争。但国内净投资率为4%,而非15%,足以解释实际工资的有限增长。

总结:皇帝的新衣

毫无疑问,衡量财政过剩和代际政策的标准测度——政府债务——在经济上是非常空洞的。因此,坦率地说,在Hans Christian Anderson所讲述的皇帝新衣的故事中,“裁缝”包括CBO、OMB、GAO、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以及经合组织。

在故事中,说服国王他实际上没穿衣服被证明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事实上,在故事的结尾,当一个年幼的孩子对带领游行庆祝新衣的国王喊道,“你没穿衣服时”,人群停止欢呼,并开始喃喃自语。但是,当国王选择忽视,继续他的游行时,人群再次欢呼了起来。

尊敬的参议院预算委员会的成员,你,就是这个故事中的人群。你可以继续用联邦债务这一指标来指导美国的财政政策,无论是左派、右派还是中间经济学界,都响亮而清晰地说,这是一个空洞概念的数字。或者,你可以组织通过《the Inform Act》,并采取必要的痛苦步骤来消除我们国家巨大的财政缺口。

www.thepurpleplans.org网站上,我提出了一系列非常简单的可以缩小我们国家的财政缺口的财政改革和其他改革。这一改革建议再次得到了具有广泛不同政治信仰的经济学家的认可。他们被称为紫色计划,因为他们的目的是同时吸引红蓝两党。

正如这些计划所表明的那样,我们不需要放弃任何一代人,我们不需要取消社会保险,我们不需要抛弃穷人来扭转局面。我们确实需要了解我们给自己和子孙后代所制造的财政漏洞,并开始以明智、高效和人道的方式来解放我们自己。

评论
江户川乱布
2020/03/27 00:05
那是否新冠病毒减少大量老年人口,养老金的缺口被补上了,是不是变相解决了这个财政缺口?
Vant
2020/03/27 09:43
算一下目前死了1000多,根本补不上
186******90
2020/03/30 16:35
可不可以多多分析一下国内的情况啊
Leo
2020/03/27 22:14
日本算破产了吗?
187******44
2020/03/27 09:42
真棒
教授
2020/03/27 01:42
上帝通过无形的手调节社会
废土行者
2020/03/26 21:41
如果智堡可以把图片也翻译一下,我就忍不住充会员了。美国破产,但至少现在还能撑住,毕竟群猪不能无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