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资本遭遇政治:绘制CEO的政治学肖像(三)

2019/09/30 09:01
收藏
在所有阈值设定下,CEO偏好都是压倒性地偏向共和党。具体而言,共和党CEO对民主党CEO的压倒性多数介于2.6倍到3.1倍之间。

本文由智堡翻译,原文为公开版权内容,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智堡的立场和观点,译文仅供教育及学术交流目的使用。

原文标题:The Politics of CEOs,作者:Alma Cohen, Moshe Hazan, Roberto Tallarita, David Weiss,发表日期:2019年5月,原文链接:https://www.nber.org/papers/w25815,译者:张一苇

本文作者Alma Cohen, 来自哈佛法学院和全国经济研究所 (NBER);Roberto Tallarita, 来自哈佛法学院;Moshe Hazan, 来自特拉维夫大学Eitan Berglas经济学院和经济政策研究中心 (CEPR);David Weiss,来自特拉维夫大学Eitan Berglas经济学院。

本文隶属于NBER工作论文系列,发表于2019年5月。

篇幅等原因有删节。目录与绪论请见《(序)》;CEO影响公共政策的渠道请见《(一)》;CEO政治资助的数据库与分析请见《(二)》;CEO亲共和党倾向的深远影响请见《(终)》。

4. CEO的政治学

本节中,我们将展示在CEO政治偏好上的实证发现。4.1节提供了CEO政治偏好的总览,并在党派支持 (partisanship) 的各种定义下展示共和党CEO显著多于民主党CEO的证据。而后我们指出,这种亲共和党偏好普遍存在,在大市值、中等市值和小市值子指数成分公司CEO中(4.2节)、在整个考察时期中(4.3节)、在所有12个法马-佛伦奇 (译者注:Fama-French,一种对上市公司股票的常用行业分类方法) 行业部门中(4.4节)、在全部四个美国人口普查区域中(4.5节)、在男性和女性CEO中(4.6节)均是如此。

不过,在分析市值规模、行业部门、地理区域和CEO性别的影响时,我们发现结果中存在实质性离散。共和党偏好在特定地理区域、产业部门以及男性CEO中明显更加普遍。

4.1 CEO政治偏好:大局观

如前文所述(见3.4节),大部分CEO同时在向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捐款。不过,即便是这些同时向两党捐款的CEO,从他们在两党之间分配资助的占比中,也能表现出其党派偏好。

下面的图1展示了CEO捐款中党派偏好的全部概率分布。图中生动地展示出,在仅支持一个大党(分布的最左和最右端)的少数CEO中,仅支持共和党人的占比远高于仅支持民主党人的占比。通常来说,在向共和党人捐款的人中,分布严重偏向右端,即集中在对共和党人的高水平支持上。

图1: CEO党派偏好的概率分布

图注:本图展示的,是样本中CEO按照不同党派偏好水平的分布。X轴的中点代表党派偏好的完美平衡(对民主党人的资助占50%,对共和党人的资助占50%);最左端代表CEO将其资助的100%分配给民主党候选人;最右端代表CEO将其资助的100%分配给共和党候选人;中间点代表党派偏好的中间配比。虚线表示25%/75%的偏好配比,实线表示33%/67%的偏好配比。本图以CEO做出超过10次资助的观测项为基础绘制(资助次数的不同不会改变分布情况)。

在2000-2017年标普1500指数成分公司CEO数据集的所有观测项中,对共和党人捐款的平均比例为66.1%,对共和党人捐款的中位比例为75.0%。

在下文中,如果CEO对某一大党的资助比例超过一定阈值,我们就将其视为支持该政党。如果对共和党人或对民主党人的捐款均未超过阈值,则将CEO归为“中立人士”。下面的表3分别将50%、60%,66.7%和75%设为阈值,提供了CEO支持在两个大党之间分配比例的结果。

表3: 不同阈值设定下CEO政治偏好的表现

从图1中展示的概率分布中,其实已经可以预计到表3中得出的结果,即在所有阈值设定下,CEO偏好都是压倒性地偏向共和党。具体而言,共和党CEO对民主党CEO的压倒性多数介于2.6倍到3.1倍之间。

当然,设定的阈值越高,被归类为“中立”而不是支持两党之一的CEO所占比例就越大。在下文呈现的结果中,我们将把66.7%的阈值作为基线场景。根据此定义,如果CEO对某一给定大党的资助是其对另一大党资助的两倍以上,则将该CEO视为该大党的支持者。值得说明的是,尽管在下文中我们使用的是66.7%,但即便使用其他阈值,同样会得出定性相似的结果。

4.2 共和党人的长期主导地位

到目前为止呈现的结果,使用的是2000-2017年间的所有观测项,因此从中确定的亲共和党倾向,代表了这一时期的平均趋势。接下来要考察这种规律在整个时期中是否持续存在,即是否在某些时间点上民主党CEO或中立CEO占据主导。

为了考察这一问题,图2展示了标普1500指数成分公司CEO的完整样本,列举了2000-2017年间每年CEO按共和党人、民主党人和中立人士划分的情况。该图显示,尽管共和党/民主党比例稍有波动,但在任一时间点上共和党CEO的占比均大大超过民主党CEO。

图2: 随时间推移,标普1500指数成分公司CEO政治偏好的变化(红为共和党CEO,蓝为民主党CEO,白为中立CEO)

4.3 CEO政治偏好与公司规模

接下来要考察的,是这种亲共和党倾向是否由构成标普1500指数的子指数之一驱动(“子指数”定义请见3.1节)。表4分别列出了按市值规模划分的三类上市公司集团(大市值Large-Cap,中等市值Mid-Cap和小市值Small-Cap公司)中CEO政治偏好的分布。从表中可以看出,在每个子指数中,共和党/民主党比例 (Ratio Rep/Dem) 都至少为2.7,在大市值公司中的占比最高,为3.6。在每个子指数中,共和党CEO的占比 (Republican %) 都超过了54%,在小市值公司中占比最高,为59.8%。在每个子指数中,民主党CEO的占比 (Democrat %) 都低于22%,在大市值公司中占比最低,为15.4%。

表4: 按照公司市值规模划分的CEO政治偏好

图3分别为每个子指数展示了2000-2017年间每年CEO按共和党人、民主党人和中立人士划分的情况。该图显示,在我们考察期间的每个时间点上,在每个子指数当中共和党CEO的数量都大大超过民主党CEO。

图3: 随时间推移,按照公司市值规模划分的CEO政治偏好的变化(红为共和党CEO,蓝为民主党CEO,白为中立CEO)

我们注意到,尽管共和党/民主党比例在整个样本期间都很大,但中立CEO的占比却呈上升趋势,在大市值公司CEO中尤其显著。中立CEO的增加是以共和党CEO的减少为代价的,而民主党CEO的占比总体上一直很少,稳定于一个较低的水平。

4.4 所在行业和CEO政治偏好

接下来要考察的是CEO政治偏好在各个行业之间的差异。我们使用的法马-佛伦奇行业分类法 (Fama-French classification),将上市公司划分为12个行业部门(法马-佛伦奇12行业分类法可参见Kenneth French的网站。这种分类方法最早是在1997年法马-佛伦奇的论文中提出的)。

下面的表5的第一列 (FF-Industries Freq %) 提供了与12个行业有关的观测项占比。货币/金融 (Money)、商用设备 (Bus-Equipment)、制造业 (Manufacturing)、零售 (Shops) 和其他 (Other) 行业的观测项最多,都占到了观测项总量的10%以上。耐用品 (Durables)、能源 (Energy)、化学品 (Chemicals) 和电信 (Telecoms) 行业的观测项最少,总量占比均不到5%。

表5的其余各列提供了每个行业CEO政治偏好的相关信息。该表中的结果适用于我们在2000年至2017年间的所有考察样本。该表表明,在每个行业中,共和党CEO的占比都大大超过了民主党CEO。但是,亲共和党倾向的失衡程度在各个行业之间差异很大。

亲共和党倾向最强烈的行业是能源。在该行业中,有89.1%的CEO支持共和党候选人,而只有4.7%的CEO支持民主党候选人,这导致共和党/民主党比例高达19。另外还有两个行业的两党比例至少为5:制造业和化学品行业;这两个行业分别有72.7%和63.5%的共和党CEO,而民主党CEO分别只有11%和12.7%。

商用设备和电信这两个行业中,共和党/民主党比例低于2。然而,在这两个行业中,共和党CEO的数量仍然大大超过民主党CEO:商用设备行业的共和党CEO占比为48.6%,而民主党CEO占比为30.2%;电信行业的共和党CEO占比为37.1%,而民主党CEO占比为22.8%。

表5: 按行业划分的CEO政治偏好

图4显示了随时间推移,每个行业CEO政治偏好的变化情况。图中表明,在我们考察期间任何年份的任何特定行业中,共和党CEO的占比都大大超过了民主党CEO。唯一的例外是2016年和2017年的商用设备和电信:在此期间的这两个部门中,共和党和民主党CEO的占比相似。

图4: 随时间推移,按照行业划分的CEO政治偏好的变化(红为共和党CEO,蓝为民主党CEO,白为中立CEO)

4.5 公司总部所在的区域

现在我们要考察的,是美国各地CEO的政治偏好是否存在差异。众所周知,美国各个地区对两党的支持程度不同。因此,接下来我们要研究CEO的偏好与公司总部所在地区域的政治偏好是否相关。

为了研究这个问题,我们使用美国人口普查局 (the United States Census Bureau) 将美国划分为四大地理区域的分类方法:

  • 东北部:康涅狄格州,缅因州,马萨诸塞州,新罕布什尔州,新泽西州,纽约州,宾夕法尼亚州,罗德岛州和佛蒙特州;

  • 中西部:爱荷华州,伊利诺伊州,印第安纳州,堪萨斯州,密歇根州,明尼苏达州,密苏里州,内布拉斯加州,北达科他州,俄亥俄州,南达科他州和威斯康星州;

  • 南部:阿拉巴马州,阿肯色州,特拉华州,哥伦比亚特区,佛罗里达州,乔治亚州,肯塔基州,路易斯安那州,马里兰州,密西西比州,北卡罗来纳州,俄克拉荷马州,南卡罗来纳州,田纳西州,德克萨斯州,弗吉尼亚州,西弗吉尼亚州;和

  • 西部:阿拉斯加州,亚利桑那州,加利福尼亚州,科罗拉多州,夏威夷州,爱达荷州,蒙大拿州,内华达州,新墨西哥州,俄勒冈州,犹他州,华盛顿州和怀俄明州。

下面的表6的第一列 (Region Freq %) 展示了四大区域中属于每个区域的观测项占比。如表所示,每个区域的观测项均介于20%至31%之间。观测到最多的是南部(30.9%)。中西部,西北部和西部的数量则较少,分别为24.5%,24.5%和20.2%。

表6的第2列至第5列按照每个区域提供了CEO政治偏好的两党划分。从表中可以看出,在每个区域中,共和党CEO的数量都超过了民主党CEO。但是,各地区在亲共和党倾向上的差异很大,反映出CEO的偏好与总部所在地区域的政治偏好之间的关联。

具体而言,东北部和西部的共和党/民主党比例仅在1至2之间,共和党CEO分别占40.2%和45.3%,民主党CEO占29.5%和27.0%。相比之下,在中西部和南部,共和党CEO的数量大约是民主党CEO的7倍,在这两个地区,共和党CEO占68.2%以上,而民主党CEO占比不超过10%。

表6: 按照公司总部所在区域划分的CEO政治偏好

最后,图5显示了随时间推移,按地区划分的CEO偏好的变化。图中表明,在所有地区,共和党CEO的占比都大于民主党CEO的占比。但是,这些百分比上的差异在不同地区之间存在很大区别。在中西部和南部地区,在我们考察期间的所有时间点上,共和党CEO的占比都大大超过民主党CEO。相比之下,在东北部和西部,共和党人与民主党人之间的百分比差异本来就很小,而随着考察时间的推移这点差异也几乎消失不见。

图5: 随时间推移,按照地理区域划分的CEO政治偏好的变化(红为共和党CEO,蓝为民主党CEO,白为中立CEO)

4.6 CEO性别

在上市公司CEO中,女性只占极少数。在我们的样本中,女性CEO的占比在考察时期中仅为2.8%(2000年为1.2%,2017年为4.4%)。

表7考察了2000-2017年间,男性和女性CEO是否表现出不同的政治偏好。从表中可以看出,明显的亲共和党倾向是男性CEO的特征,而不是女性CEO的特征。虽然共和党男性CEO的人数是民主党男性CEO的三倍以上,但共和党女性CEO的占比仅略高于女性民主党CEO,比例仅为1.1。此外,共和党CEO占男性CEO的58.3%,但仅占女性CEO的34.3%。

表7: 按照性别划分的CEO政治偏好

女性CEO中对民主党的显著偏好在多大程度上受到特定时间点的驱动呢?为了回答这个问题,图6为男女CEO分别绘制了在我们考察期间的每个时间点的政治偏好划分。该图显示,女性CEO在整个考察期间都更倾向于支持民主党。对于男性CEO,描绘共和党人占比的红线比描绘民主党人占比的蓝线高出许多。对于女性高管,两条线始终彼此相邻,每条线都在某些时间点上出现过超出另一条线的情况。

图6: 随时间推移,按照性别划分的CEO政治偏好的变化(红为共和党CEO,蓝为民主党CEO,白为中立CEO)

4.8 共和党和民主党CEO控制下的资产

上市公司CEO具有的对政治和政策制定的影响力,可能取决于其公司的规模和资源。如果是领导着大市值公司的CEO,在决定政治支出时可能会有更多的资源可供动用,而若这位CEO决定公开倡导某项政策,也可能会受到更多关注并产生更大影响。因此,尽管以上分析为所有上市公司隐含地赋予了同样的权重,在将权重与公司规模相关联的前提下比较CEO的政治偏好,可能同样值得研究。因此在本节中,我们分析和比较共和党、民主党和中立CEO领导下的上市公司的总市值,以百万美元计。表9给出了我们的分析结果。

表9: 按照CEO政治偏好划分的总市值比较(2017年)

截至2017年底,在数据集中的公司的总市值约为21万亿美元。在这一数字中,共和党CEO领导下的公司的总市值为8.3万亿美元(39%),而民主党CEO领导下的公司的总市值仅为4.8万亿美元(约23%),中立CEO领导下的公司的总市值则为8万亿美元(约38%)。因此,共和党CEO控制下的市值规模比民主党CEO要多近70%。

(未完待续)


译者:张一苇

来源:Cohen, A., Hazan, M., Tallarita, R., Weiss, D., The Politics of CEOs, NBER Working Paper No. 25815, May 2019

© 2019 by Alma Cohen, Moshe Hazan, Roberto Tallarita, and David Weiss. All rights reserved.

评论
微信扫一扫
问题反馈更及时